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35。

今宵月,直把天涯都照彻,清光不令青山失。《归自谣》

 

35.

 

齐勇差不多是最后一个进门的。

胡八一已经站在最前面了,没法跟他打招呼,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进了门。齐勇走到了王凯旋的身边勉强地笑了笑,然后向前看过去,终于跟胡八一对上的目光。胡八一询问式的看着他,齐勇错开了目光没再看过去。

王凯旋扭头问齐勇,“一会打猎去不去?”

齐勇想了下,“行啊。”

“让你看看我百步穿杨的神技!想吃什么跟哥哥说,前山的虎后山的狼,全都不在话下!”

齐勇笑着点了点头,“你就吹吧!”

“我向主席保证!”王凯旋说,“今儿晚上得改善改善伙食了……”说着抹了抹嘴。

 

吃饭的时候,齐勇只是闷头吃,兴致也不高,胡八一也不敢问,只能没话找话跟王凯旋说,“胖子,圆圆呢?”

齐勇一听也抬头看着王凯旋,“对啊,它笼子都不见了。”

王凯旋嚼着窝头笑着说,“在女知青宿舍呢!”

“嚯!”胡八一笑了下,“你可够下本的!”

“难得人家小丁喜欢,你别那么小气!”王凯旋撞了下胡八一,“回头再抓一个呗!”

“现在都快冬眠了,我上哪抓!”胡八一说。

“松鼠是你抓的?”齐勇问。

胡八一看着齐勇,微微笑着也不应声,王凯旋说,“对啊,你不知道我们老胡,那跟动物搞外交得是乔冠华级别的!”

齐勇低头笑了下,瞪了他一眼低头接着吃饭。胡八一这才放下心,“燕子说——”

“我问过了,齐勇说他去!”王凯旋说。

“你……”胡八一瞪着王凯旋,“你能不能管好小丁!”

“对啊,我得去问问她,谢了,哥哥。”

 

齐勇正在给马喂草,感觉到了背后有人正看着他,他扭头一看,胡八一像是吓了一跳,目光赶紧移上来看着他,尴尬地笑了下。齐勇皱了皱眉,“看啥呢?”

胡八一搓了搓脖子,“没啥……”

齐勇也没多问接着喂马,然后摸着马头看着它们吃。胡八一走近了说,“齐勇,你生气了?”齐勇没回答,胡八一咽了咽嗓子,“那我……我以后不敢了……”

齐勇索性转到了马棚里面,拿着门板要把马棚封起来,胡八一连忙也帮着封马棚,一边干活一边说,“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敢了,我以后要是再敢,你,你把我——”

齐勇扭头看着他,带着笑意说,“把你怎么着?”

胡八一呲牙咧嘴的为难了半天也说不出来,“那个……”

齐勇笑了出来,把门板上好,叹了口气,“我没生气,你别一副要被骟了的表情!”

胡八一笑了出来,靠近了齐勇,“没有就好,我这吓得,以为我一夜回到解放前了呢!”

齐勇摇了摇头,推开胡八一准备去抱麦秸放进马棚,“别挡道!”

胡八一抓着他的手腕推着他到了门板上,按着他的手放在胸前,“你知道我吓成什么样吗!别管马了,先管管我!”

“我不铺好马棚,你兄弟晚上要挨冻的。”齐勇冲着烈风扬了扬下巴。

胡八一又贴近了些,凑到齐勇耳边,“冷了就跟乌云挤挤,它得感谢我……”

齐勇笑了出来,斜眼瞪着胡八一,胡八一低头亲了上去。

 

齐勇闭着眼睛仰起下巴感受胡八一在脖颈上细密的啃咬,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叫了他一声,“齐勇!”

齐勇有些反应不过来,倒是正舔着他喉结的胡八一抬起头来厉声问了句,“谁?”

“我!”外面人答了声,“八一?齐勇呢?”

“支书吧?”齐勇轻声说。胡八一这才叹了口气放开了齐勇。齐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扯开了,衣服被拽得里长外短,急忙往裤腰里掖,对胡八一说,“你出去接一下!”胡八一点了点头向外走,齐勇一把抓着他,“哎。”抹了抹他嘴上的口水,胡八一笑了出来,齐勇瞪着他,“笑个屁!快出去!”

 

支书站在院子里看见胡八一从马棚里走出来,“你们干嘛呢?”

“封马棚呢!昨晚上风太大了,一会得多抱点麦秸。”胡八一问,“咋了?”

“让齐勇跟我去趟镇上,他赶车快!”支书看见齐勇走了出来,“齐勇,你套上车,我去村口等你,咱去趟镇上!”

齐勇点了下头,“哎,知道了。”支书就急急忙忙走了。

胡八一皱着眉头,“你去镇上,回来得晚上了吧?”

“嗯。”齐勇点了下头,就回屋去收拾。胡八一跟了上去,“那我不得一天都见不着你?”

齐勇扭头看着胡八一笑了下没说话,胡八一想了想,“要不我跟着一起去吧!”

齐勇犹豫了下正想答应,就听到院子里又有人来叫,“老胡!好了没!走了!”

“等会!村口等我!”胡八一答了声。齐勇笑了下,“去打猎吧,你都闲着好久了,都不想出去玩玩?”

“玩?我都想跟你长一块了!”胡八一叹了口气,“你是真不知道现在一分一秒对我有多重要啊!”

齐勇推了他一下,“行了,你多大了,还离不开人怎么的?”转身就去找帽子大衣,灌水壶。

胡八一在柜子里翻出条毛线围脖,走到齐勇跟前,“戴着吧,路上风大。”

“我自己有,”齐勇抬了抬眉毛,“而且……这不是你定情信物吗?你舍得啊?”

胡八一点了下头,“那算了,我还是留着吧——”

“喂!”齐勇喊了声,“胡八一——”

胡八一笑了起来,给齐勇围在脖子里,“你又不是那小心眼的人,就别自己找不痛快了,让你戴就戴着。”

齐勇也跟着笑了出来,点了点头,“那你呢?哦,那你拿我的吧!”

“行,”胡八一又找着匕首给他挂好,“路上小心。”

齐勇想了下,“你自己小心点,黄大仙那档子,你不当成事,人家可不会轻饶你。”

胡八一点了点头,“哎,知道了。”

齐勇穿戴好了,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革命同志们,我现在要出发了,等着我胜利的消息吧!”

胡八一敬了个礼,“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胡八一和王凯旋跟着老秦头和燕子翻山越岭走了老远,这一天下来倒是收获颇丰,王凯旋提议大伙晚上改善伙食,把这几只野鸡兔子给烤了,燕子当即就说好。老秦头是村委,摆了摆手说,“只当我没听见,你们什么也没说啊!”

胡八一皱着眉看着王凯旋,“王凯旋同志,这可严重违反纪律!”

“我让你一只腿!”

“两只!”胡八一比了比。

“呸!”王凯旋斜眼鄙夷地看着胡八一,“臭显摆什么啊!别看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你大爷的!”胡八一骂了句,“你别跑!”

晚上回了屯子,又宰又洗地烤上天就黑了,风起得越发冷冽,胡八一看着表生怕路上出什么事,王凯旋宽他的心说,“能出什么事啊,就他那样,不化妆都能上威虎山,该担心的是别人!”

胡八一嘶了一声,“怎么说话呢!”打了王凯旋一下。

“你是真觉得他好看啊?”王凯旋问。

“嗯。”胡八一点了点头,“起码……比丁思甜好看!”

“胡八一!你大爷的!”

胡八一和王凯旋在院子里拿着柴火打来打去,江卫东和沈大志跟着出来看热闹,燕子喊叫着“哎呀!你俩别闹了!快烤好了!赶快去叫人来吃!”

胡八一挑了挑眉毛,“还不赶紧得!去叫女知青来!”

 

一大帮年青人围坐在男知青宿舍里,燕子把烤好的鸡子热气腾腾的端了上来,拿刀把鸡子剖开,香味慢慢散开了,大伙都开始不住地咽口水。一块一块的分开后,一只鸡马上就只剩下碎渣了,屋子顿时只有又吃又嚼的动静了。

王凯旋咽下了这口对燕子说,“小燕子,你这手艺是真不错!这可太好吃了!”王凯旋看了眼胡八一,“你是不是吃不下,要不然给我?”

“你大爷才吃不下呢!”胡八一捡了块鸡肉吃,“确实不错……”

宿舍门被敲了下,沈大志喊了声,“对暗号!”

王凯旋喊了声,“天王盖地虎!”

外面笑着说,“宝塔镇河妖!”

“我操!”胡八一急忙起身去开门,齐勇正在门外风尘仆仆地站着,看到他开门笑了下,“我回屋看见你的字条了。”

“快进来!”胡八一赶紧把齐勇让进了门,齐勇走进里屋看见一屋子人都正吃得满嘴油花,看着他笑,江卫东说,“齐勇,这拨没赶上啊!”

燕子笑着说,“没事,我正烤着呢!”

齐勇摇了摇头,“同志们,你们这么吃有什么意思啊!”说着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瓶酒,“朋友来了必须得有好酒啊!”

“我操!”王凯旋喊了声拿过了那瓶酒,齐勇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掏出一瓶,江卫东一下拿了过来,“齐勇!”

王凯旋起身拍着齐勇的肩膀,“勇哥,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亲你!”说着抱住了齐勇。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有酒有肉一下肚,这兴致顿时就高昂了起来,几个知青又唱又跳,十八般武艺都使全了,胡八一让人人都要表演节目,丁思甜唱的《英雄赞歌》,最后大伙一起合唱完成了。

到王娟了,她摆了摆手,“我可没有小丁那么多文艺细胞!别难为我了!”

丁思甜说,“你不是之前学过一首苏联歌吗?唱那个!”

王娟也没有扭捏,直接说,“唱得不好,大家多批评!”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

 

胡八一一听就低下了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齐勇扭头看着他想要安慰几句,可是歌声却停了,王娟唱着唱着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是王娟和田晓萌一起跟丁思甜学过的,之前田晓萌也唱过。

丁思甜看着胡八一,“班长,田晓萌到底是怎么了啊?”

胡八一看了看齐勇,齐勇也不知该如何说起,胡八一摇了摇头,“我们见到她,就已经昏迷不醒了。”大伙都沉默了,一时间只剩下女知青的哭声。

胡八一拍了拍手,“既然小田喜欢唱这歌,我们来把它唱完。”

 

河边红莓花儿已经凋谢了,少女的思恋一点没减少……

 

两瓶酒喝干,男知青都醉倒了,两个女知青和燕子一起结伴回了宿舍,就剩下一堆老爷们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胡八一强撑着起身推了推齐勇,“齐勇,回屋睡……”

齐勇起身看着那仨都趴在桌子上,“他们怎么办?”

“管不了……拿被子盖上吧……”胡八一拿着被子给王凯旋盖上。

两个人关上门往回走,屯子里的人家都睡下了,四周黑漆漆的,可天上的月亮却明晃晃地照下来。

胡八一抬头看了眼,“明天是个好天。”

齐勇抬头看了看笑了下,“我本将心向明月?”

胡八一歪了歪头,“那明月想怎么样啊?”

齐勇打着晃看着胡八一,“明月说以后不照沟渠……只照你……”

胡八一扶着齐勇,“明月说话算话吗?”

“那你得问它啊?”齐勇扬了扬头,看着天上。

胡八一拉着齐勇的手十指扣紧,“那你……”说着他顿了顿,摇了摇头,“走吧!”

“怎么不问了?”齐勇晃了晃手。

胡八一看着齐勇的眼睛,映着月光,清醒坚定,“我的明月不在天上,在我心里,我就心满意足了。”

 

 


评论(54)

热度(45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