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30天)。1。

作为首页唯一凌赵的 @浮川 ,她今天还给我个BE,实在是吐血三升。

我必须要来甜一下~~


XX三十题,就算是拯救现实主义的前传吧。


1.年龄差


凌远被韦天舒拦住时就一口回绝了,随后又在出电梯门时遇见了凌欢,凌欢装哭拖着凌远不让走说:“你不是妹控吗,我说的你为什么不听啊啊啊!”

凌远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控,就是不控这个!”

“哥!”

“明天有人来咱们院开会呢,我走不了,你们去玩吧。”说完拍了拍凌欢就走了。

结果最后只能使出杀手锏,李睿被韦天舒推着挡住了刚从会议室出来的凌远。

凌远哭笑不得:“怎么着?连你也来?”

“凌老师,”李睿说,“我听说,你最近过得不太好——”

“什么叫过得不太好,那叫非常不好,”秦少白跟着从会议室出来就接了句,“凌远,你看你这脸色青的,你再熬两天就能直接进组拍聊斋了!”

“嘶……”凌远看了眼秦老虎,又看向李睿。李睿接着说:“而且小郁大夫不是你熟人的女儿吗?她请咱们您也不好意思驳她面子啊。”

凌远摆了摆手:“得得,走走,你们其实就是想找个付钱的吧?”

李睿笑了出来:“不是,是看您因为那个事,好久没有笑过了。”

 

穿西装进酒吧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啊?凌远看了看自己,正准备回头说没有合适衣服,就被韦天舒推了进去。

脱了外套,解了领带,刚把袖子挽上小臂,早就来了的凌欢已经蹦蹦跳跳地凑了过来:“哥!”

凌远笑了笑:“什么?”

凌欢喊了声说:“你这发型也太像院长了!”

凌远刚一笑,凌欢伸手就去抓他的头发,凌远急忙站了起来,“哎哎,干什么呢!自己玩去!”

凌欢追着凌远跑,凌远躲了几步,看见她不追了,才坐在了吧台边,想着一会还得回医院,就只要了个气泡水。

 

旁边的座位被拉开,叽里咣当地坐上了个人,听动静就知道喝了挺高。那人趴在吧台上,脸埋在臂弯里喘着气,抬起头转过来看向凌远:“哥哥,做个好事,请我喝口水呗?”

凌远扭头看向他,昏暗的灯光下是一张年轻闪烁的脸,就是字面的意思,面上的闪粉使颧骨更高,鼻梁更挺,脖颈一直领口深处都是细小的光点。

凌远随口回了句:“你这年龄得叫我叔叔吧?”

那人歪着嘴笑了下:“那叔叔……给我买瓶水吧,我回家让我爸爸还你的钱,嗯?”

凌远要了水给他,说:“你爸爸知道你来这吗?”

他伸出手指挡在唇上:“嘘……”歪着头眨了下眼睛,接过了水一口气喝了下去,随即又趴在了台上,看向凌远:“谢谢叔叔。”

“不客气。”凌远看向他,微笑了下。

那人的下巴抵在手臂上,醉眼朦胧地看向凌远:“你就坐在这喝水啊?那有什么意思啊?”

凌远说:“我一会还有工作,只是陪着同事过来玩。”

“啧,听起来就是个又无趣又工作狂的老男人。”那人笑了下,“我告诉你,连我爸爸都不像你这么说话了……”

凌远抬了抬眉毛:“所以……你这么小来这儿,是家学渊源,还是言传身教啊?”

那人一下坐直了:“你这个人!我不过就是让你——”他说着向后靠,结果一时忘了吧台椅的靠背低,差点仰过去,幸好凌远伸手扶住了他。

凌远急忙说:“小心!是我的错,我言语有失,对不起,我跟你道歉。”

那人穿的是拉链运动外套,凌远扶住他,拉链扯开了些,凌远不由自主看了眼他胸前锁骨,又看向他的喉结,可人的下颌,带着水泽的嘴唇,最终看向了他的眼睛。

那眼睛既天真又魅惑,既清澈又勾人。

他眨了下眼睛,随即便了然的笑了出来,低声说:“叔叔……你是不是不知道有什么有趣的事?我可以告诉你啊……”



来来我来告诉你啊

评论(33)

热度(315)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