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30天)。2

2. 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XX

(与原意有出入,猜猜是什么~)


凌远有点尴尬。

仅仅是有点而已,这位赵启平看起来并不是拎不清的人,应该明白不论他说什么,凌远都不会承认的。

他现在穿着白大褂,安安静静地坐在对面,眼神下垂,敛起了那魅惑的光,绷着脸,认真的看着手中第一医院提供的材料说明,足足显得比昨天大出了十多岁。

凌远微皱了皱眉,他到底瞎成什么样才能把赵启平看成十几岁的孩子?

不对,赵启平这什么人啊?怎么随随便便的就能变大变小?

赵启平绷着脸看起来又倨傲又冷漠,他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水渍沾在了唇瓣上,他的舌尖舔了舔。

“叔叔……”

 

“凌院,凌院?”金院长回头看着凌远正发愣,“凌院长!”

所有人都看向了凌远,凌远惊了下,看向金院点了点头:“我觉得这几位专家大夫只是跟着咱们看,这太大材小用了,浪费资源可是极大的罪过,于情于理都过不去,咱们不如,前三天先熟悉,然后就直接排班进去,跟着咱们走,不知道几位怎么想?”

凌远瞟了眼赵启平,赵启平只在金院叫他时看了眼凌远,接着就面无表情低头接着看材料,也不知道这材料谁编的,这么好看?

六院的刘副院侧头跟赵启平说了句话,赵启平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回了句,刘院说:“那我们就入乡随俗吧,凌院。”

 

凌远的担心是多余的,赵启平并没有向他暗示过什么,甚至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这几天他们只遇见过一次,还是在查房的时候因为普外病房爆满挪在了骨科片区一张床偶然碰上了,赵启平干脆对他点了点头就过去了。

夜深人静时,凌远坐在医院长廊里都觉得自己可笑,他真的笑出了声来,他觉得自己特别像他的母亲,绝望又疯狂,又觉得他无比地像许乐山,狭隘又现实。

总之就是,令人恶心。

 

凌远查房出来时,看见韦天舒和郁宁馨正在护士站跟凌欢说话,他走近了些就听到韦天舒说了句:“那不能!你看他那桃花眼,要不怎么说长得帅就是最大的才华!”

“谁长得帅啊?”凌远靠着护士站写病历,顺嘴说了句。

“哎?你查完了?”韦天舒扭头看见他,“就六院那个骨科专家。”

凌远不动声色地问:“他怎么了?”

“咱妹妹听骨科的护士说,最近去骨科挂号的白富美明显增多。”

凌远咽了咽嗓子:“哦。”

“哥,吃糖!”凌欢拿一盒子薄荷糖给凌远磕出了一块,“赵大夫同款。”

凌远低头写病历没搭腔,半晌才说了句:“你们很熟了?”

凌欢笑嘻嘻地说:“他人可好了,看我游戏过不去还帮我过了,顺手还扔给我一盒糖,是不是棒棒哒~还长得那么帅,完美~”说完噘着嘴,“就是不知道便宜给谁了?”

韦天舒问了句:“你知道什么八卦你别控制啊?憋坏了怎么办!”郁宁馨笑了出来。

“我看见他脖子上有块红,特别,特别得,你知道吗,就特别像那个那个!”凌欢比划着说。

郁宁馨低声说:“吻痕啊?”

“嗯!”凌欢点了点头,“结果我问他,他说是蚊子咬的。”

“那要真的是蚊子咬的呢!”凌远插了句。

“凌远!你不要像是活在大清朝好吗!这年头蚊子能干的事可多了你知道吗!所有的吻痕都是蚊子咬的!”韦天舒鄙视他。

凌远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是不是闲得!要不要考核一下你们,绩效一下才舒服是不是!还有你,凌欢,你怎么又打游戏!我听爸妈说你到家捧着手机都不放,你还要不要眼睛!你们——”

“干活!”韦天舒喊了声,“小郁,咱们快去为第一医院俯首甘为孺子牛吧!快!”

 

凌远做完手术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他走出手术室浑身都僵硬了,揉着肩膀去阳台活动。拉上阳台门正晃着脖子,忽然闻见了一股烟味,向旁边一看却发现赵启平正坐在阳台的长椅上,仰着头吹出了股烟气。

凌远下意识就像推门回去,可是脑子里另一个小人却在嘲笑自己,他跟着笑了下:“不打扰吧?”

赵启平扭头看向他:“凌院。”他也穿着手术服,想必也是刚出来。他的声音没有刻意的拔高去装年少,很是醇厚:“你不怕吸二手烟就行。”

凌远没再说话,活动着咯吱咯吱响的脖子和后背,关节的酸痛让他抽了口凉气。赵启平说了句:“空余时间做做普拉提或者瑜伽,拉伸一下关节,你现在身材好可架不住你造,中年发福可是要年轻化了。”

凌远扭头看着他,突然笑了声:“那你呢,又抽烟又喝酒,你是真以为你十八岁啊?”

赵启平看了会凌远,又直视前方,抽烟不说话。凌远觉得自己大约又是无趣和不好玩的中年男人了,转身正想离开,忽然就听见赵启平开口了:“我以为你不会提了呢。”

凌远笑了下:“我以为我认错了呢。”赵启平跟着笑了下,瞟了眼凌远。

凌远低头想了想又说:“我还挺开心的,这些天……难得这么开心。”

他又看向赵启平,赵启平正饶有兴致得看着指间的烟,仿佛过滤嘴上有什么令他神往的人一样,他伸出舌尖轻舔了下才将它吸进唇间,重重地抽了口,眼神看向了凌远。

这一刻仿佛是慢动作一般。

凌远咽了咽嗓子,拉开了阳台门看了眼走廊,没有人。转身看向赵启平歪了歪头,赵启平微笑了下,碾灭了烟头,跟着凌远出了阳台。


救护车也请刷卡



评论(34)

热度(251)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