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30天)。7

7. 脏话 (其实是DT233333)


赵启平上午安排的有两个小手术,做完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他早上就没吃,这会眼前冒金星,刚才生怕手里没准,硬撑着把手术做完回办公室就去翻箱倒柜的找巧克力。

“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呢啊?”赵启平一边找一边念叨,念叨完就想起来了。

最后一个放在院长办公室了。

赵启平呲了呲牙:“早知道不给他!”说着换了衣服,出去补给。

 

肚子饿的赵启平是仅次于缺觉的赵启平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带着一脸厌世出大门往停车场走,正碰上凌远和早上那花姑娘有说有笑的往回走。赵启平咬牙暗骂了一句,这老天怎么回事,怎么处处跟我作对!

赵启平转身要绕路走,没想到身后却听到人叫:“赵大夫!”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站着不动却也不转身,喘着粗气咬牙切齿地想要咬人。肩膀被人拍了下,赵启平终于转身,看着凌远和身边的女人努力扯出了个笑脸。

凌远微皱着眉:“你没事吧?你脸色不好。”

“院长,我刚做完手术,现在要去吃饭”赵启平说。

凌远点了点头:“我是想给你介绍一下新来的苏纯,苏医生。”

“苏医生?”赵启平看向女人,“你好,凌院长招待地挺到位吧?”

“嗯。”苏医生微笑着点了点头。

赵启平假笑着说:“我姓赵,不过你也不用认识我,反正我都是要走的,你认识凌院长就行了。”他又看向凌远,“院长,那我就先走了,我从昨晚就没吃什么,现在饿得不得了。”

 

凌远点了点头,赵启平戴上墨镜,绕过凌远离开了。凌远看向苏纯说:“这是六院来的骨科专家。”

“挺傲的。”苏纯看了眼说。

凌远笑着说:“段老师临退休还说让我把他挖过来。”

“那不是给你自己找事吗?他这么难管。”

凌远没有正面回答,伸了伸手,两个人向院里走。进了大门,凌远想了想说:“你先回办公室吧,我有东西落车上了。”

凌远跑回停车场看见赵启平的车要开出来,两个人正对上,赵启平看着他按了下喇叭。凌远没动,赵启平接着按。

“滴滴滴滴!”

停车场人来人往,赵启平这么按法简直如同黑夜里的明灯。

凌远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车边,赵启平头都不回地开车走了。凌远看着车开走的方向,自嘲地笑了下,你既无心吾便休,只是他觉得散的有些难看想来弥补一下,可人家就乐意这么难看,他也仁至义尽了。

 

吃饱喝足的赵启平提着零食往回走,路过护士站时趴在桌上问了句:“饿不饿啊?”

凌欢正好值班,仰头看见赵启平笑着说:“赵大夫,进屋了你还戴什么墨镜呀!”

赵启平摘了镜子,扔给她一个奇趣蛋:“这会没人,歇会吧。”

“谢谢!”凌欢接着笑嘻嘻地道谢,赵启平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凌欢说:“你没班啊?”

“下午没有,晚上。”

“到底还是照顾你们点,要是我们院大夫肯定就连排了。”

“那是,真当我们来给你院长打工的。”

两个人坐着吃幼儿零食,苏纯路过看见说了句:“凌欢,你还真是小孩子!怎么还吃这个啊!”

凌欢放下起身说:“苏大夫!”

“怎么这么叫啊!”苏纯哭笑不得。

凌欢说:“我哥说不许叫你苏纯姐,说不专业。”

“没事,你哥管不着咱俩。”苏纯摸了摸凌欢的脸,“别这么叫了,叫得我怪难受的,我走了!”

凌欢坐下准备再吃时发现剩下半个奇趣蛋凭空消失了:“哎?我的蛋呢!”

赵启平一下笑了出来:“你是母鸡吗!我这个就是,人家不是不让你吃吗!”

“哎哟赵大夫你怎么这样啊!”凌欢嘟着嘴,“她说是一回事,那我吃都吃了!”

赵启平笑着又递给她个新的,看了眼桌子外面问了句:“那女的谁啊?”

“就新来的苏大夫啊,你不知道啊。”凌欢说。

“你们很熟啊?”

“嗯,小时候住在学校家属院。”凌欢突然看向赵启平,“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赵启平哼哼地笑了下没搭腔,凌欢说:“那你估计没什么胜算,她喜欢我哥。”

“喜欢你哥我就没胜算了?”赵启平说,“我比你哥差哪了?他是院长我不是,那我还是初婚呢!”

“你怎么知道——”凌欢瞪大眼睛:“你,你真喜欢苏纯啊?”

“什么?”桌子外面有人接了句。两个人一起看向外面,凌远正看着赵启平。

赵启平看了眼凌欢,起身笑了下:“怎么怕我抢你女朋友?”

“她不是我女朋友,”凌远皱着眉说,“而且你们不合适。”

“你怎么知道不合适,”赵启平手臂搭在桌子上贴近凌远,“你又了解我什么?”

凌远张了张嘴却终是没再说什么,赵启平说:“我回办公室。”就离开了。凌远向着反方向也走了。

 

晚上夜班,赵启平查完房出来,正看见凌远巡查,墨菲定律谁说的,真想把他的大腿卸了。

他正磨磨蹭蹭地跟在凌远身后不远处,不想跟他说话,却看见凌远停了下来扶着墙弓着背,赵启平疑惑地看了眼才意识到,这是又胃疼呢!

让你好好吃饭,都说给鬼听了!赵启平挂好听诊器,向前跑了几步,就到凌远身边时,突然听见前方跑过来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喊:“凌远?”

凌远抬头看过去急忙站直了身,勉强笑了下:“没事。”忽然意识到背后也有人,看过去才发现赵启平离自己更近,“你怎么……”

“凌院长,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你这个情况要是让人知道,对医院名声也不好吧,万一英年早逝在任上——”

“赵大夫,”苏纯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你了,从今天我见到你,你说得话都是针对凌远的,也都不怎么好听,你对他有什么意见吗?”

凌远伸手拦了下:“苏纯,你别误会——”

“我说话自然没有凌院长那样八面玲珑,”赵启平看向凌远,“我对您也没什么意见,毕竟我也不认识您,对吧?”他笑了下,绕过苏纯就离开了。

 


==

怎么没有链接?

对,今天米有。因为说难听话根本不用链接了啊~~哈哈哈~~

评论(38)

热度(260)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