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60.

一个一个来吧。。。。还能有什么办法呢。。。。_(:з」∠)_


正文:2905




60.

 

许一霖到了老龙头火车站接货,火车还未进站,燕林凑到许一霖身边说了句:“掌柜的,那边来了帮人,不是冲咱们吧?”

“怎么会呢,咱们又没——”许一霖跟着看过去,领头的确实有些眼熟,他皱了皱眉,燕林惊讶地呲着牙:“真是冲咱们?”

确实有几个穿着绸布褂子的人冲着许一霖来了,许一霖看着躲不过,只能转身等着几个人走近,他先拱了拱手:“解四爷,久违了,承蒙照顾生意,解四爷有事?”

领头的确实是解四,拱手道:“难为许掌柜记得!二哥让我们来提货!”

许一霖微笑了下:“二哥是……”

“鲍爷。”

许一霖点了点头,正要回话,火车鸣笛进站了。几个人不再客套,迎着火车跟了过去。点货卸货都有人置办,许一霖只是查看货物有没有破损,开始还并没有在意,只是越看越觉得奇怪,卸货的脚夫被压得走路极慢又不稳,他催促了几次就发觉不对。

都是些胭脂水粉花油之类的,哪能就重成这个样子了?

他上前去说了句:“哎,你们停一下,我要看一下——”

“许掌柜!”解四连忙拦了下来,“掌柜的,这批货都是二哥跟荣大少订好的,交过了定金了,你就不用费心了吧!”

“掌柜的!”远处有人喊了声。许一霖看过去:“小五,你来了?”

小五跑近了,喘着气说:“掌柜的,这批不用查了,让鲍家春直接运走。”

许一霖看了眼货物,又看向解四点了点头,回头问小五:“荣石……大少爷来了吗?”

小五愣了下,摇头说:“没有,押货这种事大少爷怎么会来。”

“哦,”许一霖扯了扯嘴角,“你一直跟着他的,我以为……”

“说的就是啊,”小五皱着眉头,“本来我也不该来的,这不是我的事啊,大少爷非让我来,”他笑了下,“说是看看您哪不习惯,让我告诉您别委屈自个。”

许一霖浅笑了下,眼神垂了垂,轻声说:“没有,哪会啊。”

小五把银行本票掏出来递给许一霖:“这是渣打银行本票,大少爷让给您的。”

许一霖长叹了口气,接过了收进口袋,突然想到:“小五,那个伤员怎么样了?”

小五道:“你说二小姐?我没见着,不过听大少爷和索爷聊,应该是救回来了。”

许一霖手指攥着侧襟紧了紧:“受伤的不是大小姐,是二小姐?”

“不是,大小姐陪着下来了,毕竟是亲姊妹嘛。”

许一霖眨了眨眼,喃喃道:“二小姐……”

 

回了店里,小五给家里挂电话,许一霖听着小五叫了声:“耿宇哥,我到了,您给大少爷回个信,货物全到,我后天回去,哎,哎……好,掌柜的!”正在盘算清单的许一霖抬头看着他,小五说,“电话。”

许一霖走过去接过了听筒:“耿宇?我听着,你说吧。”那边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许一霖又叫了声:“耿宇?”

“……是我。”

不是耿宇在听了。

“啊……”许一霖惊讶的出了声,“大少爷?”

“嗯。”

许一霖咬了咬唇瓣,等着荣石说话,可是那边一直迟迟没有动静,许一霖看了看伙计,靠近话筒轻叫了声:“荣石?”

“哎,我……”

许一霖垂着眼睫轻笑了声:“怎么又结巴了?”

“不是,是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突然真的……就,就,就不知道,该说,说什么好了。”

“那就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荣石笑了声,“许掌柜真是冰雪聪明。”

“别以为说好听的就算了……你去照顾的伤员怎么样了?”

“嗯没事了,现在只是养好伤,能走路就能转移回山上。”许一霖抿着嘴唇没有回话,荣石叫了声:“一霖?”

许一霖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轻声说了句:“……你舍得啊?”

“嗯?”荣石疑惑地问,“我为什么舍不得,等等,我舍不得什么?”

“你现在……不是尽享齐人之福呢吗?”

“什么?啊……不是,我,我,你听我说……”

“心虚啊?”

“一,一霖,你别闹——”

“我闹?我不是已经躲到天津来了吗?”

“许,许,许一霖!你明知道不是,瞎说什么呢!”

“还不是呢,就已经开始冲我喊了?”许一霖忍不住笑了出来,听着那边荣石气得喘着气,想象着他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笑得不能自己,“我逗你呢。”

“你逗我!我看你是想上家法!”

“家法?家法是什么?”

荣石舔了舔嘴唇:“你想是什么?”

许一霖轻叹了口气:“我想你。”

 

荣石摩挲着手里的怀表:“我只要能动,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去天津。”

许一霖轻笑了下:“好了,太没出息了,不说了,就这样吧,我还得去算账呢。”

“一霖。”

“嗯。”

“我也没出息。”

 

许一霖拐到前面准备接着算账时,又见到店里坐着个穿长衫,戴礼帽的男人。许一霖走了过去:“客人想喝点什么茶?店里都是女人用的,您需不需要我给您介绍一下?”

那个男人起身摘下了帽子,抬眼看向许一霖。许一霖愣了下,总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可却想不起在哪见过,他点了下头微笑道:“客人贵姓?”

“免贵,姓叶。”那人弯着菱角似的唇瓣,轻声细语的说。

许一霖垂眼想了想:“呃……您不会就是,红老板吧?”

“不敢当,叶霜红。”他点了点头,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许一霖,“我来看看他们说的‘艳荣坊’的掌柜的。”

“他们说的?”

“有人告诉我,二哥这几天没事就爱上‘艳荣坊’呆着,连戏园子也不来了,我就来看看到底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让他那么乐不思蜀。”

许一霖眨了眨眼,连忙开口想要解释:“红老板——”

叶霜红抬手捏着许一霖的下巴,像是看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一样:“倒是长得不错。”

许一霖推开了他,退了几步:“您恐怕是多虑了,鲍先生到这是因为跟我们东家荣大少有生意往来,今天他的货到了,他已经派人提走了,以后就不再来了,您尽管放心。”

叶霜红笑了下:“声音很高啊,会唱戏吗?”

“不会。”许一霖说。

“那我怎么听二哥说,让我教你《长生殿》呢?”

“这您还是去问他吧!”许一霖拱手笑道,“时候不早了,您得扮戏了,听说今天是您的虞姬,别让人久等了。”

叶霜红挑了挑眉毛,没多说什么,戴回了帽子:“回见。”

“再会。”

 

下一批货过了十天以后又到了,许一霖这次没去接,晌午时分店里就他一个,他正撑着头浅眠,偶然抬眼,却看见桌子对面一个人也撑着头正在看他。

“啊!”许一霖吓了一跳向后挪了下,椅子擦地发出尖锐的响声。

鲍家春笑了出来:“怕什么?做噩梦了?”

“做噩梦就是看见你啊!”许一霖瞪着他,“你怎么都不出点声音啊?”

“我不是看你睡着呢吗?好心当成驴肝肺!”鲍家春指了指他。

许一霖起身倒了杯茶喝下:“今天收货你去了吗?”

“去了,我看你没在啊,就来转转看你干嘛呢。”鲍家春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抿了口:“凉的?再去给我泡杯热的。”

许一霖蹙了蹙眉:“你先坐,我去泡茶。”

许一霖回来时,看见鲍家春站在书案里面看他写的字,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鲍家春抬头看他笑了下:“睡不着啊,怎么不来找哥哥我啊?”

许一霖摇了摇头,将茶水放下,突然想起来:“哦……前几天,红老板到我店里了,他好像是误会我,你是不是跟他胡说什么了?”

鲍家春走近了,皱着眉:“他怎么会到这?”

“你没有跟他说过吗?”

“我没有跟他说过你任何情况,一个字都没有。”鲍家春坐了下来,咬着牙说,“他妈的……”

许一霖觉得这过于私人,没有搭话,静静地倒茶端给鲍家春。

“荣石怎么不来?放心你一个人在这?”

许一霖皱眉道:“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不放心我?他有别的事要做。”

“那你也放心他?”

许一霖怔了下,咽了咽口水:“我干嘛不放心他……”

鲍家春哼哼哼地笑了出来:“你这模样一看就是不放心啊?”

许一霖咬了咬唇瓣,鲍家春歪头看着他,突然笑了下:“怎么着,想不想试试他?”

“啊?”许一霖眨了眨眼看着他。

鲍家春说:“我有办法让他立刻就过来,你要不要试试?”


评论(67)

热度(30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