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彻璞】一个《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的印调

这是一个与天抗争,追求自由恋爱的故事……【啥?

这是一个男主从遇到男主开始就注定没有结局的故事……

这是一个人渣男主被遭报应的故事~

这是一个天真可爱小道长死活都要生孩子的故事——

【哔——这个故事我不看,再见——】

【不行,我编不下去了……

其实本来只是想问问朝夕,为什么突然这么多人问上天啦!上天本来没有想出本子嘛,因为……没什么因为,大概是我懒……

所以,这里是一个《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的印调。

没有看过这篇的宝宝们,请点击↑,关爱千年空巢老龙和单纯chu男小道长彻璞的故事~~

请青龙文玉夫夫的信教群众们这里排队,有花生瓜子矿泉水的了解一下?

谢谢大家~~~

另,日...

【彻璞】上天 番外小段

 @浮川 送给我烧昏了头的发发~

谢谢你的短小♂精悍,期待更多的作品哟~


2.


“是谁站在我的宫墙外……”


石太璞心中一震,回头时眼前就已经模糊了,那个身形如此熟悉,可是脸却看不清了。

明明是铭心刻骨的记忆,却因为太长的等待,连这人的相貌都要模糊了。

刘彻挪动了一步,便像是用尽了力气,全身灌满了铅一样,仅有几步的距离都再难走动。

石太璞看着他动也跟着动了下,如同这两百年白活了一样,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嘴唇抖着却发不出声音来,只是傻愣着扑扑簌簌的掉泪。

以为世间已经再无任何可以牵动他的人事,却是一碰上这人,他就立刻变成...

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番外。

其实不完全算是番外,应该算补完,交代未尽事宜。

算是复健,练练手。


石太璞是在半夜突然惊醒,感觉自己浑身滚烫,血流飞快,耳朵里嗡嗡直响。他感觉到牙齿发痒,慢慢的变长,指甲也簌簌的生长起来。他的眼白变红,耳尖变长,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吱咯吱的响。

他佝偻在地面上,紧紧抱着双臂,尖尖的指甲扎进肉里,长长的牙齿让他合不拢嘴,口中的涎液混着鲜血流了出来。

“……啊……”石太璞低吼着。


他带回的大兔子从远处跑了过来,跳在他的身上,温热的毛皮贴着他的脸颊,又跳到他的手边,石太璞能清楚的闻到这新鲜的血气。

“滚开……”石太璞推开了兔子,“滚远点……小心我吃了你……”

那兔子又跳...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42。完结。

尾声

 

石太璞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几天,只睡到屋外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才醒了过来。他起身看着屋外的大雨,分不清身在何处,桌上放着一篮果子,拿起一个便啃了下去,靠着桌子看着门外的大雨。

忽然旁边跳上了一只兔子,蹲在桌子上看着他。石太璞看着兔子,认出这是他无意间抓的,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石太璞咬了一口果子递给它,兔子上前便吃了。

石太璞笑了下,“恐怕今后就是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他走到檐下看着大雨,“三百年……”

 

一百年后。

 

长亭收势睁开眼,看向身边的小狐狸,“让你去前方打探,可有消息?”

“回禀师父,听人说那个姓刘的仙人便在积山脚下。”...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41

3.


我受之苦,必百倍千倍还复于他……


若我心痛一分,他便心痛百分……


若我受一分苦,他今后便受千分万分之苦……


刘彻轻咳喷出满口血沫,喃喃道,“千分万分之苦……千倍万倍之痛……”

石太璞跪在旁边,看着刘彻浑身是血,根本不知刘彻哪里能碰哪里受伤,他似乎已经发不出声音来,只有气声颤抖着问,“刘彻,刘彻?”

刘彻闭着眼睛,像是并不知道石太璞就在旁边,他嗤笑一声,“我青龙即便一死,也绝不让你得逞,绝不……”

刘彻翻手作法,手边忽然显出一把长剑,此剑泛着红光,正是当初白泽手中的赤霄神剑。

天地间唯一能杀东方青龙的剑。

白...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40

你们有没有听过《问明月》


谁在弹着世俗情爱,任谁都想要个淋漓痛快


2.


司命星君下凡历劫并非此时回天庭,玉衡星君硬是将他的生魂抓离了肉体带回天庭。

司命一路听了玉衡转述,满脑子疑虑惊诧,纳闷说,“我不过才走了这半个多月,天上就闹成这般样子?”

到了灵霄殿外,已见到玉清真王南极仙翁在此等候,司命连忙上前,“拜见真王,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仙翁摇了摇头,“听闻东方朔拒不招供,玉帝无奈只得召你回来。”

司命点头,“我在路上已经听说了。”

仙翁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东方朔成仙不易,能救得还是救一下。”


三位仙君上殿行礼,玉帝道,“...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9

第十五章


1.

一种灭顶的绝望压了下来。

就算是曾经亲眼看着父母惨死,也不曾感觉到的绝望。

一种永远再也看不到刘彻的绝望。


石太璞全身都在打着抖,他紧攥着拳头,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崩溃的时候,他必须要上天宫。

石太璞转身看向半空,白泽正要离去,石太璞连忙喊了声,“白泽使者留步!”飞身而起,向着白泽腾云处而去。

白泽见到石太璞来到近前,有些惊诧地眨了眨眼,上下看了看随即微笑着点头,“石公子。”

石太璞躬身施礼,“白泽使者——”

白泽抬手忙扶起石太璞,“不可,你穿着龙袍,只可拜娲皇玉帝,拜我可要损我修为的。”

石太璞低头看了看龙袍,又看向白泽,白泽...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8

3.


灵霄殿上,一时四方震动,玉帝忙派人去探,千里眼顺风耳来报,四方神兽在青丘为祸,降天火,起风雷,青龙集结水军似要摧毁青丘。

玉帝蹙眉道,“青丘?”

李天王启奏,“那四方神兽早有不臣之心,此番集结水军恐有异动。”

斥候又来通报,“白虎等三人往三方而去,集结军队。”

“陛下要早作安排!”

玉帝沉思不语,南天门又来通报,“有青丘九尾狐上天宫状告孟章神君,滥杀无辜,有违天道,集结军队,意欲反叛天庭!”

玉帝斥道,“天猷元帅携北斗星君,点兵十万,即刻捉拿孟章神君上天!”

饶是下界斗过了天昏地暗,于天庭也不过一瞬之间,天猷元帅已回朝复旨,捉拿了青龙归案,只是损失惨重,望...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7

2.


原本一肚子的火被生生地骂了回去。

刘彻原本张嘴要开骂的,被石太璞瞪着又闭紧了嘴,捂着脸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听着石太璞骂完最后一个字。

石太璞好好出了这心中一口恶气,喘着气死瞪着他。

焦木味充斥着青丘上空,石太璞转身看到火光冲天,喊了声,“快救火!”

“管不了!”刘彻怒气冲冲地喊了声。

石太璞扭头瞪着刘彻,又喊了声,“快救火!!”

刘彻嘟着嘴,向天作法,顿时风雷滚滚,大雨滂沱而下。天火虽盛,到底水至火灭。


只是二人被淋得一身湿透。

刘彻站在太璞身边看着那火苗一点点的灭了,他却仍旧气鼓鼓的嘟着嘴,好半天才说了句,“朕是天地灵根,坐拥四海。”石太...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6。

第十四章


1.


长亭死盯着刘彻,眼白发红,她的獠牙已露妖性尽显,大吼一声,“青龙!你可以杀尽我青丘的人!可我绝不会受你侮辱!”

刘彻铁青的一张脸,咬着牙说,“我就是要杀光你青丘!”

“你——”

“可是!”刘彻逼视着长亭,“我不能让石太璞留下来!”

长亭目光有变,歪了歪头,刘彻道,“如今之势,青丘倾国只是一瞬之间,他那个石头样的死硬性子,我托付给谁他都能找回来,除了迷幻之术别无他法,”刘彻紧握着长亭的肩膀,“你以为不是这样我会来找你!”

长亭怒道,“你既是知道这是错的,为何还不收手!”

“收手?”刘彻瞪着她,“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你现在只有两条...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5。

3.


白虎、朱雀、玄武,一时竟无人应声。

刘彻睥睨天下之状,竟让几人想起了亘古大战之时,这是那个敢斗女娲、杀獬豸的凶神之首,这是那个斩螣蛇、擒白矖的龙族始祖,这是那个吞吐风雷、水淹七军的四海之王,这是那个天上地下,唯吾独尊的东方青龙!

朱雀率先笑了出来,尖叫了一声,“得令!”顿化原形,带着火光冲天,向着东方青丘之国而去。

白虎弯着嘴角,拱手道,“得令!”

玄武眨了下眼,“青龙,你一定是疯了!”刘彻看向玄武,玄武朗声大笑,“你老子我就喜欢疯子!”

刘彻冷笑一声,“忍了他们这千年,早就该出了这口恶气!”

白虎大笑起来,“杀不红眼,就莫再提你是四方之首!”

三人化为黑...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4。

2.

 

石太璞掂量着手上砍柴刀的分量,然后把铜钱递给了打铁匠,转身时刘彻已经不知道晃到哪去了。石太璞摇着头叹了口气,把刀放进身后背篓里,想着自己还需要采买什么农具。他在集市里跟着人群慢慢走,垫着脚前后寻找刘彻的身影。

刚才一个渔夫非要用两条大鲤鱼换他的兔子,刘彻吼了声,“敢动我水族,我看你——”话没说完就被石太璞急忙拉走了。

刘彻黑着脸不说话,石太璞可是结结实实笑了一路。

他觉得这时的刘彻特别真实,真实的像个人。

像个凡人。

 

太璞转身时,看见刘彻正递过来一根糖葫芦,他睁大眼睛眨了眨,看向刘彻,“你干什么?”

刘彻歪了歪头,“你不是爱吃这个?”

“我...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3

好啦好啦你们乖!摸摸头!


仍然不忍心开大我一定是亲妈


所以为什么青龙不想生孩子,因为很麻烦啊╮(╯_╰)╭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2

红豆长席宴~~


这个周末三天我就不再更文啦,最近上班下班打字太多手有点受不了了……

这个周末大家就……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

下周回来可就没有辣么好次的红豆饭啦~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1

2.


刘彻抚着太璞的脸颊,皱着眉看着太璞脸上的伤口问道,“这是谁伤得?”

“我与人切磋,失了手。”太璞侧过脸。

“何人所为,我现在便去——”刘彻怒道,太璞抓着他的袖子,“是我精神不济,被误伤的,怨不得别人。上了药便好了,无妨。”

“不行!”刘彻甩开了袖子,太璞叫了声,“不许走!”刘彻扭头看着他,太璞眨了眨眼,“我才见你,你便要走?”

刘彻道,“我即刻便回!”刘彻脚还未踏出,便被拉了回来。

 “不行,”太璞斩钉截铁,“从现在起,你一刻都不许离开我!”

刘彻吃惊地圆睁双眼,走到太璞面前,“你说什么?”

“我动了情爱,已经无法再修炼了,”石太璞看着刘彻的双眼,“我想着你...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30

第十二章


1.


刘彻再见石太璞,犹如隔世,他方才还感觉不到的心跳与疼痛一点一点的苏醒过来。

没有用,他就算再死上千次万次,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再见石太璞还是会疼。


石太璞从未见过刘彻如此颓唐虚弱,连起身还要人搀扶,面色如土,只有那眼神,看向自己的眼神,才能分辨这是那个与他孽缘深厚的刘彻。


真人见二人情状,轻叹道,“神君?”刘彻这才看向真人,真人看向翼火蛇二人,“还不道明实情?”

刘彻侧身道,“你二人……”

真人侧脸对太璞说,“太璞,过去吧!”

刘彻看了眼太璞,对翼火蛇道,“你二人可还记得上一辈子你们生了个男孩,你取名...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9。

你们应该相信我们陛下啊!人家说祸害遗

陛下是祥瑞!祥瑞!怎么会辣么容易死嘛!


3.


重阳真人一去已是一月,终南山的雪从未停过。


石太璞再也无法静下心来,无论白天黑夜,只要闭上眼就是父母被蛇妖杀害的场面,不停地在眼前上演。石太璞在梦中见到刘彻化身为蛇,缠上他的双腿,裹紧他的双臂,轻抚他的脸颊,亲吻他的额头。他醒来时却是惊恐万分的喘着粗气。


曾经如何的缱绻,到如今都是噩梦。


他身上盖得还是刘彻留下的斗篷,太璞垂目,攥紧那黑色皮毛。

因为值得。

因为天地间只有一个石太璞……


重阳真人到得未央宫,...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8.

发的时候忘了说,配合BGM食用更佳。

这酸爽~


BGM


2.


“……什么叫杀我父母的妖怪是谁?”石太璞道,“你知道什么吗?”

刘彻紧攥着拳头,像是全身都在打抖,他竟然在怕。

他从不知道怕是什么,可此时,他在怕。

石太璞眼见刘彻眼中流露恐惧和愧意,他转身看向长亭,“你把话说清楚!若是你血口喷人,我今后不会再信你一句话!”

长亭忍痛起身,看着太璞,“杀你父母的妖怪不是别人,正是这位青,龙,神,君。”


天色晦暗,阴风怒号。

刘彻咬牙瞪着长亭,恨不得将长亭每段骨头都咬碎。

石太璞面对长亭,刘彻不知他表情是何,只听他压...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7

第十一章


1.


时日如流水。


石太璞看着手上的灵符燃烧殆尽,看了眼四周却没有人出现。他裹紧了斗篷想着自己可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如此贪恋私情,就是老君来了也点化不了。又想刘彻离了这清修之地,不管何处去都是莺莺燕燕有情有趣,忽然便想起他撞破刘彻与一陌生男子酒醉那夜,那情形便像是烙在脑海里一样抹不去了。

石太璞皱了皱眉,转身便要回房,却突然感觉脚踝有异,低头一看才知腿上已盘上一条蛇,他瞬间转怒为喜,笑着叫了声,“刘彻!”

那蛇顿时便化为人形,刘彻搂紧了石太璞,蹭着他的头发,“太璞……”

太璞怔了下,抬手想要推开,却终是抓紧了龙...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6。

周末快乐!


3.


长亭摇了摇头,“我不……我不能告诉他。”长亭眼中含泪,“他若是得知……太璞……他若是知道会有多难过……我不能告诉他!”长亭的泪珠扑扑簌簌落了下来,“恒娘,我不能告诉他!”

恒娘抬眼看着夫君,长言点了点头,“正是如此,长亭,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你的道行高悟性也高,千万不要因此走上邪路!”

长亭忍痛点头,恒娘起身抱着长亭抚着她的后背,对长言说,“那怎么办?就任由我族人被欺负吗?”

长言叹了口气,“既是无缘——”

“怎么无缘!红线你没看到吗!”恒娘道。

“红线?”长言皱了皱眉,长亭也看向恒娘,“什么红线?”

恒娘眨了眨眼,“你们看不见红线啊?...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5。

2.

 

长亭伤心欲绝,化为原形,跑回了青丘之国。

 

正在魅树下当值的飞月远远看见长亭便飞身而去,拦在她面前,“长亭,你怎么了?”

长亭抱紧了飞月泣不成声,飞月抚着她的后背轻声问,“长亭,你是我们之中最有主意的,你这是怎么了?”

长亭哭诉道,“我对他以诚相待,从未想过用任何迷惑之术伤害他,我能感觉他对我不是没有感情,可是……为什么……”

飞月擦着她的眼泪正要再问,身边忽又跑近了一只狐狸化成人形,却是花月,“长亭?”

飞月道,“长亭被人欺负了!”

“是什么人!敢欺负我们青丘的人!我们饶不了他!”花月道,“长亭,你说是什么人?那人有负于你,我们定会为你讨回公...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4。

第十章


1.


刘彻撑着头看着石太璞大口大口地嚼着他带来的点心,石太璞眨了眨眼,“看着我干吗!”

“我原本没觉得这玩意有什么可吃的,可是看你吃得可真香,我看得都饿了。”

石太璞歪着头,“我不比你,我是人,我会饿的!”突然想到,“我祖师——”

“去时见他正与太乙真人论道,不过看样子是要回去了。”刘彻躺了下去。

石太璞算了算,“那我就得启程了,从这里回终南山还得几天脚程。”

刘彻嗤笑了下,“你求求我,我送你回去。”

石太璞嚼着半块点心暗笑了下,“我只听说龙能行雨,没想到……还能当坐骑啊?”

刘彻突然暴起,伸手抓过石太璞的手腕正要发火,石太璞被他捏得生...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3

祝大家元旦快乐呀呀呀呀!!!

我想了想送大家什么好……果然还是更新最有诚意吧!!


2017所幸有你

2018再走一程


3.


日长见短。


入了秋,只有午后还有些暑气,石太璞趁着日头还烈,便下水去沐浴。

自从得知自己的命定之人是长亭之后,石太璞便心思烦乱,坐不下去修炼。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刘彻,可是真正想来却搞不清自己到底想问什么。

是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是问,我的命定之人为什么是她?

可这些好像又都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

刘彻已走了两月,石太璞从未如此想念过他,如同今后再也见不到了一般。


石太璞正撩起水擦洗自己的肩膀,...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2.

2.


石太璞被树叶间漏下的阳光晃醒,午后的微风温暖和煦,轻拂过他的发丝。他裹着龙袍动了动,才发现自己正枕在别人的肩上,他扭头看过去,正逢着刘彻回头望着他。刘彻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太璞的转醒,仍是微蹙眉头,疼惜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太璞心里像被紧紧地抓了下,不知刘彻这样看了自己多久。

他张了张唇,不知该说什么,只说得一个字,“你……”

刘彻这才猛然回过头,深吸了口气,想要再说点什么来掩饰,只是他也如同死过一回一样,没有任何气力再去遮掩。他摸着身边的水袋递了过去,“喝吧。”

太璞接过了水袋打开饮了口,觉得甘甜清冽便问了声,“这水真好,你又去取来的白泽洞府的水?”

刘彻道,...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1.

第九章


1.


石太璞看着自己的手指,指间红线悠悠荡荡,缠绕数匝,这不需询问刘彻也能清楚,这是他的姻缘线。

石太璞微蹙了蹙眉,他一个修道之人何来姻缘?他随即握紧了手放下,没想在意。可却不由得想起一些画面来。

“你是不是娶亲了?”

“你帮不上……”

“你可知……那是犯天条的事。”

他早就注意到,刘彻无论面对他是何等的嚣张气焰,可是看向他的手指时却总是愁云惨雾,甚至刘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如此明显的变化。

石太璞再次抬手看了眼那红线,抬眼看向前方扭头看着他的刘彻。

你究竟瞒了我什么?


“你在后面绣花呢?”刘彻喊了声,“不是你求我救你的...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20。

3.


刘彻埋进太璞的衣服里。他第一次与太璞挨得这样近,近到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气味,是树叶、溪流和泥土的气味,是真实的、干净的、人类的气味。这不是刘彻所熟识的所有神仙缥缈空灵的气味。石太璞是真的,是温热的,是实实在在的。

太璞叫了声,“刘彻。”刘彻收紧胳膊不应声,太璞的指尖放在刘彻的后颈上,也同样安静了下来。

入夜的郊外凉快了下来,周围此起彼伏的蛐蛐叫,大地返潮,树林带着湿润的气息,太璞仰头看着天上,淡淡一道银河,碎银般散落的群星,他不知天宫是什么样的情形,只是看到刘彻的样子,他突然不想修仙了。当神仙有什么好?

他想起上次他对刘彻说起时,刘彻说是失望不如说是绝望的眼神,...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19

2.


太璞只觉有人握着自己的手,他动了动,手便立刻被扔下了,继而又听到一个声音。

“你醒了没啊?醒了就快起来!你倒是可好,压着我睡得还挺香是吧!”

太璞皱着眉头睁开眼,他忘了昨天怎么睡着的睡得还确实不错,他侧脸看了看,自己躺在那玄色龙袍上,耳后还有个硬物硌得他难受。他伸手去摸了摸,指间一片温润,却是一块美玉。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何人腿上,他转头去看时,正看见刘彻垂眼瞪着他。

“还不快起!”刘彻道。

太璞连忙起身,眯着眼睛看向刘彻,“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刘彻冷哼了声,“我还没刚坐下,你就倒了过来,睡得可好?”

太璞歉意地笑了下,“这样啊……真是抱歉,你可...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18

第八章


1.


太璞紧抿双唇望向刘彻,总是光华的双目显得悲伤委屈,“……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刘彻迎接到了太璞的目光,迟疑不决辗转难定,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太璞低头顿了顿,再看向刘彻时已经褪去了哀伤,微笑着说,“倒是不常见你这样。”

“嗯?”刘彻蹙眉。

“我识得的你都是高兴做什么便做什么,从不知你还会顺应天意。”太璞道。

刘彻仰头长叹一声,“你才识得我几日,怎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

太璞正色道,“是你才刚认识我,我已经认识你十几年了。”

刘彻心中一颤,万没想到太璞会这样说,惊喜又感慨地看向太璞,太璞被看得有些尴尬,面上微红,却仍旧含笑看向刘彻。...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17

广告时间!!!

朝夕万年预售地址~

眼瞅着预售咻一下就要完了,想看知青组文的亲爱的们都看了吗?

2.

 

“你还生气!你有什么可气的!该气的是我!”刘彻下意识吼了回去,说完了才反应过来,“什么哑巴?”

石太璞坐起身瞪着刘彻,刘彻别过了头,石太璞道,“我知你是怕我误入歧途,虽是我再怎么也不如你见识的多,可你也好歹该信我,你说得好话我不会不听。”

刘彻忽然扭头看向太璞,太璞低头道,“你对我说过,修道并非只为了长生不老,我也深以为是,斩妖除魔是我的本分,不论是谁求到我门前我也不能置之不理,何况长亭身为狐族一心向善,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帮她。至于你说那个……我能感觉到她不会。”...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16

广告时间!!!

朝夕万年预售地址~

眼瞅着预售咻一下就要完了,想看知青组文的亲爱的们都看了吗?


第七章


1.


石太璞愣在原地,面上慢慢的泛了红,他错开了眼神,张了张嘴,终于叫了声,“长亭……”

长亭向前走了一步,“石——”

突如其来一阵巨风,吹得两人都眯起眼睛,长亭落在脚边的披风被吹得飞了起来,挡住了太璞的视线,待到披风落下,眼前的长亭却突然消失了。

刘彻紧扣着长亭的脖子将她推到了假山石上,长亭被掐得脸色发白,一句话都发不出。

“刘彻?”石太璞叫了声,“你干什么!快放手!”

刘彻听罢,却使力更猛,长亭满嘴血沫顺着嘴角流了下...

1 2 ————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