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18。

捞一把:半面妆余本链接,谢谢大家~


===


你是我唯一的救赎。


18.

荣石忽然觉得无比的干渴。

这种干渴不是口中或是腹中,简直是浑身每一寸皮肤都在呐喊着的渴。

院中放着一个盛水的缸,缸中是许一霖跑遍了近郊找到的最符合他心意的泉水。绵软甘甜,适宜泡茶。

荣石觉得他喝下这所有的水也难解他的渴。

如果许一霖不推开他,他接下来想做什么?


荣石扯了扯领口,他难以置信不敢想象,他快要窒息在那个地下室里了,他仰头看着天空大口喘着气,咽了咽发干的嗓子。在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张口结舌,词不达意了。现在想来,许一霖在昏黄的光下对着他的笑,他还是会脑子发热。

荣石舔...

【荣霖】艳荣。11。

慢慢来,我等你,跟上来。


11.

荣家新的生意悄无声息地在承德开了张。许一霖家里本就经商,算账经营也是从小跟着父亲学起来的,经营一个茶叶店铺还是不算难事的。荣石想要伪装新店铺的背景,从开张就没去过。

今天带着荣树和荣意上山看雪景,跟同盟军徐一航接头。

荣石与她分析,“最近竹木纯一在天津,想必第一战区战事不好过,张自忠之前把他们打得也是够惨的。”荣石笑了下,“我想他如果回来一定还会来找我筹备军需,咱们还是里应外合趁机咬下他的一块肉,你看如何?”

张贺首先同意,“这也好,咱们跟察哈尔的抗日武装可以共谋一下这次活动。”

徐一航问了句,“你想怎么干?”

荣石想了想,“我有消息说他最近...

【荣霖】艳荣。10。

首先是广告时间:半面妆的预售链接,谢谢大家支持~~


===


如果你觉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


10.

 香包压在枕下,香味隐隐幽幽地飘上来,荣石原本并没在意,沉浸在怎么策划把望月除掉的行动,直到早晨醒来,荣石才觉得自己睡了个难得的好觉,精神好得能单枪匹马冲杀进避暑山庄。

他拉开卧室的门,家里还安安静静的,荣意和荣树都还没起,他坐在沙发上才隐约闻到了茶叶香气,茶几上放着的青瓷茶碗,掀开碗盖还在冒着热气,清香悠长,让人忘忧。荣石拿起茶碗闻了闻,便听到门外争执了几句,他便起身到了门口。

许一霖被连婶推了回来,“好了好了,都是一道手,你就别动了。”

许一霖...

【荣霖】艳荣。9。

首先是广告时间:半面妆的预售链接,谢谢大家支持~~


===


世间之情,大抵都由有趣二字开始。


9.

荣石睡到半夜醒了过来,一时间竟然看不出自己究竟在哪。他坐起来看着书桌上亮着的台灯,仔细想了想才想起是在许一霖房里,他扭头看了看床上,许一霖已经睡下了。荣石轻手轻脚地站起来,走到门口,看了眼许一霖没醒,就带上了门。

“大少爷?”身后有人叫了声。

“嘶!”荣石猛然回头,看是索杰,轻声说,“你他娘的吓死我了!”

索杰笑了下,“大少爷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少废话,有事说事。”荣石瞪着他。

“我去小马家刚回来,明天入土,大少爷去吗?”索杰问。

“当然要去!”荣石不假思索...

【荣霖】艳荣。8。

首先是广告时间:半面妆的预售链接,谢谢大家支持~~


==============================


你终将顶天立地,长出铜枝铁干。


8.

“大哥,不能白白折了一个弟兄!”荣树站在门口看着荣石,“我去找他们算账!”

荣石垂着眼睛搓着指间的戒指没有回应,荣树看了眼索杰,索杰看着荣石没有阻拦就冲着荣树眨了下眼睛,荣树带着人就出了门。

荣石清了清嗓子,“索杰,竹木让咱们从天津带回的军服和棉花,清单给我放好,我要去查。”

“是。”索杰看了眼房间,“大少爷,小许怎么了?”

荣石边上楼梯边说,“咱们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得让他先知道,没有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现在...

【荣霖&楼诚】楼诚及衍生同人本《半面妆》预售开启!!

谢谢大家的等待与支持,半面妆终于,终于,终于生出来啦!!

预售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qGSvMv&id=530490128360&qq-pf-to=pcqq.c2c

首先要感谢 @参虎解毒丸 丸子太太的字简直太帅气了!!!帅气到飞起!!帅气得我上了天!!

 @画画の黄狸  阿狸狸此次倾情提供了三张插画,其中一张烽火佳人我看草稿的时候就哭了!!还有一张R18的好害羞!!最后重磅的是楼诚那张!!那种温情脉脉地相互支持相互守护的感觉QAQ真的泪奔啊...

【荣霖】艳荣。7。

你不明白,我就教给你,这世上除了家,还有国。


7.

 承德前日刚下了大雪,陡然一阵凉风过去,让许一霖缩了缩脖子,他抱着臂,看着周围白雪皑皑的景象,“这么大雪?”

荣石刚要进门,忽然回头看着许一霖,“哎哟,我还忘了这个,没见过这么大雪吧?”说完就笑了起来。

许一霖张了张嘴,“确实不常见。”凉风吹得许一霖鼻尖有些发红,连着耳朵都是红的。

“冷了吧。”荣石刚要伸手去碰许一霖的耳朵,许一霖低了低头,荣石才住了手,“快进屋吧。”


许一霖跟着荣石进了大门,荣家院中都是欧式的庄园植物,身边的兄弟也都是一水的西装礼帽。

院子深处洋楼的门打开了,最先跑出了一个女孩子,

【荣霖】艳荣。6。

那是我家,从今以后,也是你的家。


6.

“你可愿帮我?”


荣石看着许一霖,弯了弯嘴角,“你以为我在干什么?”许一霖松开了手,正要开口,被荣石一个话头截了去,“要是道谢就免了。”许一霖眨了下眼,荣石笑了下,“我把你偷了出来,你没报官抓我就已经对得起我了。”

许一霖笑了下低下头,荣石想了想,“你唱的是什么?”

许一霖抬头看向荣石,疑惑地蹙着眉,突然他明白了荣石问得是什么,是那天雨夜里,荣石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疯了一样的唱着戏。他抿了抿唇,“梁祝,哭坟。”

荣石点了下头,“唱得真不错。”

“听过很多遍了。”许一霖侧过脸。

“不能同生求同死……”荣石低下头,“倒也是件美事。”

“...

【荣霖】艳荣。5。

你懦弱、自卑、见识狭隘,然而我爱你。


5.

许一霖披着荣石的大衣,靠坐在床上,捧着碗喝水。

荣石坐在椅子上,看着许一霖的脸埋进碗里,细长白皙的手指衬得粗瓷碗都有了白玉的光泽,荣石垂眸想着许一霖唱那一出时手指挽出的兰花,真是双少爷羔子的手。

“我知道,这在谁看来都是绑票。”荣石沉声说,“你敢说你回去真的不会再去寻死?”

许一霖放下碗,擦了擦嘴,抬眼看着荣石。

荣石看着他的眼睛,“这当然管我的事!你是我救的,老子救了就要救到底,我前脚走你后脚再跳,呵,没那么容易!”

许一霖垂下眼,别过了头。

荣石看着许一霖的样子就气恼,拍了下扶手就想开骂,许一霖突然被惊地看向他,他却被许一霖的...

【荣霖】艳荣。4。

你想说什么,我想听。


4.

荣石的两条货船沿着运河开始向北边的无锡行进。

许一霖的情况相对好了些,只是热度还是下不去,脸上被烧得通红,嘴上都起了皮。荣石扶起许一霖,把水慢慢灌下去,却还是撒得多喝进的少。

“这人再这么烧会不会烧出什么毛病啊?”索杰看着许一霖,“这药都灌下去了,怎么就是不退呢!”

荣石把水碗递过去,又把许一霖放下,“比前两天好了些,就是热度还是反反复复不退。”许一霖的嘴唇动了动,荣石连忙凑近了耳朵,“你说什么?”

“冷……”

荣石看了眼许一霖,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了三天来第一个微笑,“有意识了就好。”

索杰看着荣石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急忙问了句,“说了什么?”...

这是一个群宣哦!╰(*°▽°*)╯

因为入了很多楼诚及衍生的群,却真的没有一个荣霖的群,

所以跟基友一起搞起了一个群,

貂皮里的小桃花 555370466


希望大家一起来玩啊!!\(^o^)/~


【荣霖】艳荣。3。

你想说什么。我现在还不懂,可是以后我都会明白。


3.

荣石看着许一霖的手在眼前掉了下去,他握着许一霖肩膀的手紧了紧,“喂!”

许一霖合上了眼,荣石连忙拍了拍许一霖的脸,许一霖的嘴唇还在蠕蠕地说着什么,荣石耳朵凑近了听,只是听见细弱地声音说着,“苦啊……”

荣石四处看了眼,偌大一个院子连个仆人都没有,他用力抱起了许一霖才发现他真的是只剩下一把骨头,一个大男人就这把重量还真是让荣石惊讶。

荣石抱着许一霖进房将他放在床上,胡乱抓起房里的衣服把许一霖脸上身上的雨水都擦干净,边擦边喊,“喂!醒醒!”许一霖仍然是昏昏沉沉不省人事。

荣石摸了摸许一霖的额头,此刻还是冰冷的,可是看他这情形,要...

【荣霖】艳荣。2。

我还以为都在骂我混更,谁知道反响还不错,(*^__^*) 


2。

许一霖趴在河边又咳又吐,终于把水吐干净了,死而复生像是抽干了他的元气,他即使活了过来,也还是恹恹地趴在地上起不来。

荣石倒是站起身拍了拍耳朵,拨了拨头发,看着趴在地上的许一霖,皱着眉头说了句,“大老爷们说不上一句就跳河,你挺出息啊!”

许一霖听着这话扭头怒视着荣石,荣石被他看得一愣,这少爷眼睛像是会说话,写满了他的愤懑与委屈。

“你有什么——”荣石本来要说你有什么难事我可以帮你,可还没张嘴,这许家的老爷就到了。


“许一霖!你这不肖子!你这、这像什么样子!”许老爷横眉冷对,不像救人倒像是要...

【荣霖】艳荣。1。

半面妆前传。


最早是 @月巴的时空旅行 说让他们好好谈个恋爱,不要总是开火车。所以这其实是 @玻璃小米粥 的首杀掉落的扩写。因为 @九禾禾 也说想看前传来着,所以我试着开始一下。


我并不会谈恋爱,不要报什么太大的幻想……_(:зゝ∠)_


1。


“那就这样吧,我先下山了。”荣石看着徐一航,“你们进城千万小心,我走之前会跟兄弟们交代多加照应。”

徐一航点了点头,“你路上也小心。”

荣石笑了下,转身要走,徐一航叫了声,“荣石!”荣石扭头看着她,她咬着唇,情难自已可却勉强维持。

荣石低头叹了口气,又恢复了坦然...

【荣霖】七宗罪——暴怒


荣石X许一霖

北平。

 

许一霖下了戏,本以为能等到荣石,谁知等来得却是索杰。

索杰看他收拾停当了就说,“你收拾妥了就跟我走。”

许一霖瞪着眼睛,“干什么啊?”

“荣石等着咱们去救驾呢!”索杰拉着许一霖就向外走,许一霖问了句,“怎么了?”

索杰边走边说,“尹老爷记得吗?”许一霖点了下头,索杰看着许一霖,“他那老来得女,记得吗?”

尹臻臻可不是一般的老来得女,尹老爷是汉八旗的旧贵,尹臻臻那在前几年也能叫一声格格了,尹老爷疼闺女疼得跟眼珠子一样,娇宠非常,尹臻臻也是一派贵族做派,眼高于顶,冰山外面裹着玻璃碴子。

许一霖停了下来,看着索杰,“她是不是……”

“就是说...

【荣霖楼诚】《半面妆》印量调查。

《半面妆》完结了之后想出个本子做纪念,问一下有没有小童鞋想要一起留念的。

CP大家都知道是荣霖&楼诚,副CP是wuli小明X顾清明。

页码:300P↑

字数:暂定13w【现在是11,大修后大概是13吧

价格:待定

规格:A5


因为文还需要大修,有很多简略处需要扩写【对,就是那些拉灯的地方需要扩写……你懂的╮(╯_╰)╭】,还有bug需要修复,所以大修完的文可能会多出很多字来,但是大体的跟lo上放出的不会有太大差别。

所以时间上可能会延长一些,大家如果想先看文的可以走

这里

大约是赶不上only,所以大概是走通贩。


请有需要的小童鞋在评论里说明一下~~谢谢大家...

【楼诚/衍生】半面妆。38。完结。

the final

大家春节快乐!


54.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


明楼跟着谈判队伍见到了周副主席,周副主席握手时对他微笑了下。当晚,阿诚带来了中央的决定,眼镜蛇继续潜伏,伺机而动。

“双十协定”签订后,几乎同时,明楼便被委任军统上海站副站长,明诚任行动科科长。


荣石在山海关下了火车时,已经是胜利后的三个月了。

许一霖看见荣石蓬头垢面的一张脸,忽然就笑了起来,然后眼泪就扑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许一霖轻声问了句,“都结束了吗?”

荣石点了点头,拥抱着他,“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荣...

【楼诚/衍生】半面妆。37。

倒数第二章,今天两更。


大家除夕快乐!!


53.

1944年,夏。

明楼命阿诚将明家现有资产全部转移到花旗、渣打、汇丰等国外银行,换成美元和金条。

8月,延安下令,上海情报组保持静默,并单独提出,眼镜蛇身份重要,必须保存革命力量,马上撤离。

阿诚接到朱徽茵送来的电报,立刻下令朱徽茵转移,并通知刚从江西根据地返回的黎叔保持静默,不要再进行任何活动,静等局势变化。

当晚汇报明楼后,阿诚问,“咱们去哪?”

明楼皱了皱眉,“军统怎么说?”

“还没消息。”阿诚又问了句,“大哥,咱们去哪?”

“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明楼扬了扬手,“让我想想他这是什么意思。”

明楼仔细思...

【楼诚/衍生】半面妆。36。

本章开始进入尾声。是时候该说再见了,亲爱的。


52.

1944年,春。

北平金升戏班子开箱大戏,荣水生连唱三场,《霸王别姬》、《红鬃烈马》、《贵妃醉酒》。

荣石终于能够摒去任何纷扰,安安生生地听许一霖唱完最后三天。《贵妃醉酒》一场直谢了三次,最后饶不过只得又清唱了一遍“海岛冰轮初转腾”才作罢。

明台与顾清明也在台下当了一把观众,戏院散场时,二人与荣石匆匆见了一面。

荣石握了握明台的肩,“咱们离得不远,有事千万记得,你有家人在承德。”

明台眨了下眼,“我记得的,荣大哥。”

荣石看向顾清明时两人都笑了笑,重庆往事历历在目,荣石道,“你既然是我带回来的,我自然会负责到底。”

顾...

【楼诚/衍生】半面妆。35。

51.

明台站在病房里依依不舍就是不走。

“大哥……”明台委屈的撇着嘴。

明楼和明镜一样,顶受不了明台撒娇。明台坐在病床上一瘪嘴,像是又回到了幼时要糖吃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明楼都会将他抱在怀里,从口袋里变出他最喜欢吃的各种小零嘴,青团啊、糖糕啊、酥糖啊……然后看着明台笑呵呵地叫哥哥,亲在他的脸颊上。

“我一走,又要好几年见不到你了……”

明楼眼睛红着,“行啦,还小啊!胜利了一样可以回家来的,还怕家里没有你的位置啊?”

明台噙着眼泪,“大哥,你能不能别再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你再这个样子作死,小心阿诚哥不要你……”

明楼流着眼泪笑了下,“快滚!”

明台抹了把眼泪,站起来退了几步,跪...

【楼诚/衍生】半面妆。34。

现实又残忍又无情,然而我们有爱。


50.

明诚坐在曾经汪曼春和易怀礼都坐过的位子上,看着76号的嫌疑人员名单,紧锁眉头。他抬眼瞪着76号行动队和情报处的人员。

“别说我不知道你们抓人的本事,从梁仲春那时候起你们就惯会抓回些无关紧要的人,有时甚至是街边的老弱妇孺也填进来充数,”明诚摔下名单,“我的眼里从来不容沙子,你们最好皮都紧着点,明先生醒之前把这些人的嫌疑都给我理清楚!”

行动队的两个组长平日都是与明诚交好的,此时不免有些不顺气。

明诚笑了下,“可别怪我丑话说在前边,明先生是什么样的人物咱们都清楚,他遇刺首先就是你们76号办事不利!是你们没有及时上呈情报!特高课追究起来,他...

【荣霖】吃醋梗。2。

 @那年我想注个册 没有太监哟~


1甜了,所以2该污了。


许一霖还穿着一身铁镜公主的装扮就被荣石硬塞进车里,旗头高耸根本让他抬不起头来,荣石坐进驾驶室一发动车子就踩实了油门。

许一霖在后座上被突然开动就飞跑的车子晃地东倒西歪,冲着前头荣石喊,“你慢点!开这么快做什么!”荣石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许一霖看着他,“你就不能等我把妆卸了!”

荣石笑了下,“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什么时候等过!”

许一霖咬着唇,“你对人家都那么客气,怎么对我就是一副土匪样子!”

荣石皱了皱眉,看了眼镜子里的许一霖。许一霖别过脸,手摸着头上的发钗,拔下了五六个,总算把旗头卸了下...

【荣霖】吃醋梗。首杀掉落。

 @Fridaysunshine  首杀掉落接好!!!!

虐狗夫夫真是敬业……


徐家姐妹进城的消息是许一霖听兄弟报信说的,荣石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们在咖啡馆商量事情让他别担心。偏巧赤峰来了个请帖,让荣老板过去演三场戏,许一霖当即就答应了,跟来报信的兄弟说,“麻烦孝义哥跟荣石说一声,这几日我也不在家,我带了五、六个兄弟走,让他也别担心。”

到了地方见了合作的是从锦州请的何老板,名气虽响人却和善,两个人倒是很谈得来。首场合作便是《四郎探母》。

戏园子经理给两个人安排了一间大化妆间,何老板来得时候看见许一霖已经在房里坐着了,穿着中衣,也不化脸,也...

【楼诚/衍生】半面妆。33。

你要如何成为他的盔甲而不是软肋。


49.

明楼醒过来时,正是午夜。

他只迷迷糊糊看见了一个电灯,然而电灯是关着的。他的眼睛转了转,看到右边的架子上挂着药水瓶和血袋。

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小指微微动了动,又试了脚趾,也是能动的,这才放下心来。

左边撒过来微弱的台灯光亮,是为了起夜方便点亮的台灯。

明楼轻微动了动脖子,视线缓缓移向左边。

这个病房尤其的大,怎么阿诚难道没有安排单人病房吗?

这不可能。

明楼疑惑地看向左边,左边的确还有个病床。

病床边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趴在床上睡着了。

床上倒是坐着一个人。

明楼闭了闭眼,又睁开,仔细看着坐着的那个人。

阿诚!...

 @迷妹的自我修养 

首杀掉落小甜饼~

许一霖因为给荣树打掩护撒谎,惹恼了荣石,被抓着折磨了一晚上。几次临近高潮都让荣石压了回去,直到最后只有荣石发话说了可以,许一霖才能痛快地射出来。许一霖那点道行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当即就晕了过去,荣石又不能让许一霖这么一身腌臜的就睡,只能抱着他去洗干净。

洗干净了放进浴缸里时许一霖就醒了,气鼓鼓地闭着眼装死人。听着荣大少自己洗澡,然后踏进浴缸把他圈在怀里,在热水里一点一点按摩他的腰。

腰和腿真是酸的不是自己的了,许一霖越想越生气,正巧荣石捏到了大腿内侧,许一霖突然就叫了出来,“疼!”

“你他妈吓死我了,你醒了倒是出一声!”荣石手...

【楼诚/衍生】半面妆。32。

那些可能的生活。


47.

荣石突然转身瞪着许一霖,“你说什么!”

许一霖咬着唇,“荣石……”

明台走近了几步,“荣大哥!我替我们全家求您了!”

阿诚听了许一霖的话几乎怔住了,又顺着许一霖的目光看向荣石,他张了张嘴,“荣大哥,我的这条命从此就是您的,你能不能……”

荣石如何宝贝许一霖,大家都看在眼里,他那个土匪性格,万一六亲不认,连许一霖自己都不敢确定荣石会不会让他献那么多血。

荣石皱着眉头,看了眼阿诚和明台,“你们别着急我问清楚!”荣石摇了摇头,看向许一霖,“你确定吗?你什么时候验过?”

“在重庆,也是要救人的时候,大夫给我验过。我确定。”许一霖笃定地说,接着又眨巴着眼睛看

【楼诚/衍生】半面妆。31。楼诚,荣许,明明

小明智商实力上线

前文血型flag还记得吗~


47.

明台搂着顾清明的肩膀正美,突然扭头看着顾清明,“你杀的易怀礼?”

“怎么了?”顾清明奇怪地看着他。

“等会,让我想清楚,”明台快速地重复着自己了解的任务片段,“我只开两枪,引开76号的特工,你只负责杀易怀礼,然后把我隐蔽起来,许一霖只负责把我送出楼,然后到咖啡店等人。”明台的脑子里快速组合,“,阿诚哥在开车,我大哥在车里坐着,不对,这里还少一环。”明台扶着墙站了起来,“荣石呢?他在干什么!他不可能没有任务,我大哥说了他的任务是非他不可!”

顾清明也站了起来,“我杀易怀礼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惊魂不定,完全没有怀疑我。”...

【楼诚/衍生】半面妆。30。part 2 。楼诚,荣许,明明。

书接上回。 


明楼问,“车子备好了吗?”

阿诚点了下头,拿过大衣为明楼穿上,整理好领子,又扣上扣子,明楼双手握上了阿诚的手,“从现在开始,全看你了。”

阿诚抬眼看着明楼的眼睛,“你要是敢有个三长两短,我就——”

“阿诚!”明楼瞪了瞪眼睛。

“是。坚决……完成任务!”阿诚额头的青筋都在突突地跳。

明楼深吸了口气,大步迈出了办公室。


易怀礼带着三个76号特工呼啸而来,到了市政府门前,车还没停稳,易怀礼就推门跳了下来,三步两步地上了楼梯。

正当要进门时,却看见明楼和明诚两人急匆匆地从大门出来。

“明长官!”易怀礼喊了声,“我有极其重要的情况,要跟您...

【楼诚/衍生】半面妆。30。part1

复健。小更一段。


你们还记得前文么?不记得的话,出门右转→有前文


46.

易怀礼听从阿诚的建议,在76号加大情报搜集和查封电台的精力投入,很快锁定了贝当路的一个秘密电台,在电讯处朱徽茵夜以继日地破译下已经初见成效。这是一个重庆方面的地下秘密电台,是捣毁军统上海站的重要线索。

朱徽茵向易怀礼汇报,“我们现在只能初步判定这个电台的性质,至于破译工作,我们的人员及设备的素质都太差,耗费时日过去,说不定这个电台就已经秘密转移了,不如易先生求助一下特高课?”

 特高课的破译工作自然是卓有成效的,76号的判定是没错的,这是军统下达给上海站的命令,电文全文是,“行动目标:明楼。行...

嘤嘤嘤!!!

我荣哥哥说话太霸气说的我浑身发抖~~~

说到这,我好像很久没更半面妆惹……荣哥哥俺想恁啊可想可想咧~~



狐狸老板娘:

靳老师教你用霸道总裁体说话~

七大黄金案例,手把手言传身教带精华例句和语境搭配。

这样都学不会的话,还是老老实实承包个鱼塘吧(。


1 2 ————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