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60.

一个一个来吧。。。。还能有什么办法呢。。。。_(:з」∠)_


正文:2905


60.


许一霖到了老龙头火车站接货,火车还未进站,燕林凑到许一霖身边说了句:“掌柜的,那边来了帮人,不是冲咱们吧?”

“怎么会呢,咱们又没——”许一霖跟着看过去,领头的确实有些眼熟,他皱了皱眉,燕林惊讶地呲着牙:“真是冲咱们?”

确实有几个穿着绸布褂子的人冲着许一霖来了,许一霖看着躲不过,只能转身等着几个人走近,他先拱了拱手:“解四爷,久违了,承蒙照顾生意,解四爷有事?”

领头的确实是解四,拱手道:“难为许掌柜记得!二哥让我们来提货!”

许一霖微笑了下:“二哥是……”...

【荣霖】艳荣。59。

现在的风气太差了,所有人跟我说话第一句都是,听说你艳荣没有更?/我觉得你还是先更艳荣吧!/你觉得你的艳荣还能完结吗?

什么鬼啊!!!

(╯‵□′)╯︵┻━┻


59.


“去天津?”许一霖看向索杰,又看向荣石,“你要我去天津啊?”

荣石皱着眉,“本来是不用你去的,只是……”荣石侧了侧脸,“清水对你太关注了。”

许一霖捻着一枚棋子,“那……是一直在那,还是——”

“当然不会,”荣石打断了他的话,“你家在这,一直呆在天津算怎么回事?我——”荣石看了眼索杰,“你没有别的事要干吗?”

“嘿!”索杰笑了下,“行,我走了,你们商量!”


荣石看着索杰离开...

【荣霖】艳荣。58

本月份的狗粮请收好。

因为五月病真是躺尸了好久……


58.


荣石闭着眼睛去摸床铺,没有摸到人,突然就坐了起来。

许一霖刚下了床,看他起身轻笑了下,“醒得这么早?昨天不是没睡好吗?”

荣石看见他便长出了口气,靠回了床头。许一霖走到床边,“怎么出了一头的汗,我给你湿块毛巾?”正要离开时,被荣石拽住手腕拉回了床上,顺势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把他结结实实压在身下。许一霖推着他笑了出来,“你要是没醒就再睡一下,别闹我,我要去店里了。”

荣石紧了紧胳膊箍紧了许一霖,没有丝毫要放开的意思,许一霖低头叫了声,“荣石?”荣石一句话也没回,只是抱紧了不松手,许一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

【荣霖】艳荣。57

突如其来的更新!!

因为特别想开车!!


57.


二人坐进车里,荣石靠向许一霖一边,许一霖向后躲了躲,眨着眼睛看他,荣石狡狯的弯着嘴角,看着窗外的清水二十三,抬手拉上了帘子。

“走。”荣石沉声说了句。

车上没有人说话,许一霖能感觉到荣石周身的寒气,他看了眼荣石,荣石只是黑着脸看着前面,不发一言。前座索杰扭头问了句,“小许,没事吧?”

许一霖摇了摇头,“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燕林到咖啡馆报信了。”索杰说。许一霖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索杰又问,“到底是什么事?谁抓你来的?竹木吗?”

许一霖摇头道,“是——”

“清水二十三。”荣石接过了话。

“嗯。”许一霖应...

【荣霖】艳荣。56。

56.


荣石放下杯子,“我听说林先生已经与城关的谢伯父家做了大笔的丝绸买卖了,怎么胃口这么大?连谢家都满足不了?”

林天颂微笑道,“我已经说了,是别人做不了的生意才能来找荣大少。”

荣石转了转戒指,“我荣家做事,有规矩的。”

“略有耳闻,”林天颂道,“荣家一不沾鸦片,二不做人贩子,三不开赌场。”

荣石道,“那还有什么事,是我能做别人做不得的?”

天颂轻笑了下,“我听说前一段……荣大少爷到天津去了?有兴趣往天津卫发展吗?”

荣石笑了出来,“我在自己的地盘好好的,去天津干什么?前几天?哦不就是你那个弟弟,我们许掌柜喜欢听戏,碰巧天津有个戏班子唱得好,这才去听的吗?他没...

【荣霖】艳荣。55

55.


许一霖回到茶社便看到林天颂细看着茶汤的颜色,然后轻啜了一口,缓缓地在舌尖轻吸。许一霖慢慢走到对面坐下。

天颂微笑着说,“你没有提这茶是从家里进的。”

许一霖微笑着说,“你家生意做得那么大,从你家里进的很奇怪吗?这批不是我进的,荣家识货的人只多不少。”他挽起袖子提茶壶给他续杯茶,又给自己添了杯,天颂轻叩了桌面。

“这个紫砂年头不小了吧?”天颂道。

“听说是鲁家大少爷送给荣石的,他不喝茶就让我讨了个便宜。”许一霖轻啜了口,低声说,“鲁家,你知道吧?”

天颂推了推眼镜,“晓得的。”

许一霖点了点头说,“自然是晓得的,想是你也把承德的局面打听的差不多了。”天颂...

【荣霖】艳荣。54

我能怎么办你们索我能怎么办!!!

最近催更的人怎么这么多春天来了吃这么甜不觉得齁吗!夏天还露不露肉了!


54.


荣石压着许一霖在水边的石头上,卷着他的舌深吻着,他们本就隔了几日没见,昨夜又没能说上几句话,此时荣石步步紧逼,手都伸进了许一霖长衫下的衣衫里。

“唔……”冰凉的手一伸进去,许一霖就哼了声。

荣石低声笑着,“凉吗?”

“嗯……”许一霖还在轻喘着气。

“这马上都七月了,你怎么还穿这么多?”荣石一下一下的啄着他的嘴唇、鼻尖,“有这么冷?”

“要换的,”许一霖说,“还没来得及。”

荣石的手指拨开了长衫领口和侧襟的盘扣,“我帮你换?”

“哎!”许...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包包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诚表情包制造商:

@双飞彩翼 

今天艳荣更了吗!!!!

【荣霖】艳荣。53.

这可能是个假的更新~

愚人如我,今日还算快乐~~


53.


晚上,荣石上楼转了一圈皱着眉头回了卧室。许一霖已经躺下了,看他又开始换衣服起身问了句,“怎么了?”

“荣树没回来,我出去找找,你先睡吧。”荣石回道。

许一霖走了过来,“我跟你去吧。”

“宵禁呢,我一个人方便点,”荣石捏了下他的下巴,“好好的。”

两个人走到了玄关门口,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荣石连忙开门,荣树喝得人事不省被两个兄弟架着正往回走。

荣石皱紧眉头,“这怎么回事?谁灌的?还想不想活了!”

“大少爷,二少爷是跟几个外地商人喝多了。”

“外地商人?”荣石问,“干吗的?”

“香料、布匹、...

【荣霖】艳荣。52

我还能怎么办呢~~ @fermihasnothingtosay 


52.


荣石站在门口,手插在兜里,一脸不悦地看着竹木下车。身后索杰和耿宇已经出了大门,荣石暗暗说了句,“呸,这小鬼子早不来晚不来,正赶上你爷爷在兴头上——”侧头看了眼许一霖,“你进去吧。”

许一霖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戏园子,藏在门后又回头看了眼,荣石已经上前和竹木交谈。

“以为你们不来了呢!”荣石朗声道。

竹木说,“清水君从城外回来,路上碰到了些障碍。”说着便看向了后车坐的清水。

荣石看向清水,“障碍?遇上什么麻烦了?是那种一箭穿心的障碍?”

清水道,“已经解决了。”

荣...

【荣霖】艳荣。51.

听了大家的建议,那我就放飞自我,毫无廉耻的开始撒糖了,请自备胰岛素


51.


承德到六月里有了些暑气。


许一霖趴在枕头里半梦半醒,窗外海棠树上的花快要落完了,斑斑点点的光穿过彩色玻璃洒下来。

他轻声说了句,“这个时节……该是下黄梅雨的时候了……”

“嗯……我前些年在军队时到过……洗得衣服全都干不了……”答话的人并不在许一霖身侧,声音慵懒,像是刚刚睡醒。

许一霖似乎被什么逗笑了,扭头向后看,“你洗衣服啊?”

荣石正枕在许一霖的腰上,“我不洗我穿什么?你以为当兵我还带着佣人去啊?”

许一霖笑了出来,又嘟了嘟嘴,“我没洗过。”

荣石伸手说,“手...

【荣霖】艳荣。50。

50.


“你跟吕良彪都说些什么?”荣石走回茶社后院。

“说……”许一霖想了想,“就说让他下次来带着立冬一起来。”

荣石微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怀疑你?”

“我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就是个掌柜的。他来店里,还能不知道这生意是谁家的啊?荣家生意这么大,帮工的和掌柜的这么多,有什么好怀疑的。”

荣石笑了下,抬手刮了下许一霖的鼻子,“嗯,你聪明!”

许一霖刚笑了笑,隔壁就跑过来了伙计,“掌柜的,这膏子行吗?”许一霖接过来点了点在手背上捻开了,一股脂粉气就飘了出来。“我先看看。”许一霖轻声打发走了伙计,转身给荣石看,“这行吗?”

荣石眨了下眼,“问我?我怎么知道这行不行?”

许...

【荣霖】艳荣。49。

唉都……其实真的什么也没有,然后我不敢挑战就走链啦~


49.。。。。。。

【荣霖】艳荣。48.

广告时间!!!

朝夕万年预售地址~

想看知青组文的戳我的头像进来看呀~来啊来啊~


48.


荣石给许一霖“演”了一晚上的《长生殿》,折腾的许一霖第二日中午才醒了过来,出了房才知道荣石早就挂了电话说中午不回来。许一霖穿戴好了要去店里,却听见楼上喊了声,“小许哥!”

许一霖回头看见荣意噔噔噔地跑下楼梯,“我们一路走,我去咖啡厅。”许一霖点了点头,又听荣意说,“你知道徐大小姐……”她压低了声音,“在咖啡厅,我哥让我去问问她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许一霖皱了皱眉,“他自己不能问吗?还要让你跑一趟。”

荣意撇了撇嘴,“我哥说怕徐一航觉得不方便跟他说,他原来关心人家的时候可...

【荣霖】艳荣。47

广告时间!!!

朝夕万年预售地址~

想看知青组文的戳我的头像进来看呀~来啊来啊~

来来,让我们吃一把动情的狗粮。

47.

 

荣石像是凶横又像是情趣,直勾勾地盯着许一霖,“许少爷不只会听梁山伯,怕是连艳曲也没少听吧?”荣石凑到了许一霖的耳边,“你就不怕我不听《天涯歌女》改听《打牙牌》啊?”

许一霖眨了眨眼,“《打牙牌》是什么?”

荣石低声笑了出来,“没听过?”许一霖摇了摇头,荣石轻舔着许一霖的耳廓,“‘一爱情哥年纪小,二爱情哥长得好’。”荣石抬手摸着许一霖的脸颊。

许一霖脸上泛红,动了动唇,“这是什么词,听着就不像话……”

“‘手拉情哥叫情郎——’”荣石歪着头边笑...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这个时候~~

每年都要放一个番外出来,去年放的是半面妆本子里的新番外。

那今年就补两个链吧,这两个在本子里也是番外,也庆祝一下本子完售!

谢谢大家对虐狗夫夫的热爱~~

鞠躬~~


番外2和3,就是吃醋梗2和惩罚play的补链啦

【荣霖】艳荣。46.

为了答谢 @fermihasnothingtosay 老师的感叹号,我觉得我应该表示一下。


46.


荣石打电话让咖啡馆备好下午茶,他穿戴整齐扭头说道,“跟我去咖啡馆吃吧,我顺便看看——”他顿了下,“嗯……”

许一霖正在扣侧襟的扣子,抬头看了眼荣石轻笑了下,“你自己去吧。”

荣石面上有些赧色,“我真的只是……我没有——”

许一霖走到他面前,“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抬手轻抿了下他的发丝,“走吧。”荣石张嘴想要再说什么,许一霖道,“你是觉得我心胸狭窄不把我男人……还是真的对她——”

荣石清了清嗓子打断了他的话,“你在家吧,我走了。”许一霖跟着就...

【荣霖】艳荣。43。

43.


承德也终于暖和了,许一霖这几日行动起来也会出些薄汗了,他本就觉得北地干燥得紧,此时更是饮茶饮得厉害。

“掌柜的,您来掌眼!”

艳荣坊有个北平的伙计叫燕林的,是许一霖盘下老店时带过来的,因为没处可去就留下跟着许一霖学南方水粉,年纪与立冬相仿,立冬被调走进了皇协军之后,许一霖看着燕林便时常想起立冬来。

许一霖过去看见燕林已是满头大汗,他轻笑了下拿出手帕递过去,“怎么就热成这个样子了?”

燕林看了眼手帕摇了摇头,“掌柜的,我们粗人用不惯着金贵物件,您还是自个留着吧。”说着用袖子擦了擦汗。

许一霖微蹙了蹙眉,抬手抓着燕林的手把手帕塞了进去,“我们的生意本就是要干净清...

【荣霖】艳荣。42。

42.


许一霖回了自己店里,又算账又盘货,折腾到半夜也不想回荣公馆,左右家里现在也没人等他了。不是说他有多么介意荣石没有等着他,只是他一心等着到了承德就回了家了,可没成想他的家长了腿,会自己到处跑。

而且……还是与徐一航……同去的。

许一霖强压着自己的念头不往那边想,徐家大小姐与荣石只有战友之情,毫无男女之意,这事荣石早就告诉过他。况且若是真的有什么情意,哪还能轮得到他与荣石交好?只是乍听之时,确是一阵心乱如麻,这和听到夏禾与谢棠的情意时完全不同,以前他只是觉得对不起夏禾,却不敢说有什么醋意。

可现在他心里七上八下,一笔账算了又算,终于把自己算恼了。他的脾性随母...

【荣霖】艳荣。41。

41.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许一霖刚一开口,声音就劈了。

他本来就害怕得厉害,嗓子紧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并没有比台上的两个姑娘好到哪里去。他愣在当场,惊恐地看向台下的竹木纯一,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

店里突然安静地没有一丝声响,竹木纯一轻笑了声与伊藤低声说了几句,清水在旁端着茶壶慢悠悠地倒满了一杯茶水,端起杯子起身走到了台下,“许掌柜,请。”

清水递过了杯子。许一霖咬着唇不敢接,清水抬头看着他,“许掌柜不用害怕,今天不会再有人死了,我跟你保证。”

许一霖垂着眼点了点头,连忙接过了杯子,“多谢长官……”

“请吧。”


许一霖闭着眼睛深吸...

【荣霖】艳荣。40。

KKKKKKKKKK生日快乐!!吉祥如意!!

摘下星星送给你,摘下月亮送给你,愿太阳每天都为你升起!!【我唱出来了……】


40.


荣家兄弟来回报说,立冬已经送到了吕良彪的皇协军里,荣石点了点头,“他还小呢,你们多照应着,让他自己也警醒点,万一有个闪失我没法跟他们掌柜交代。”

徐一航微蹙了蹙眉,“你还是要策反吕良彪,我以为这已经行不通了。”

索杰摇了摇头,“也不是行不通,吕良彪至今都没有透露荣石跟你里应外合的事,而且……他对于咱们救了他爹还是有些感激的,之前也因为这个……救了荣意和……”索杰看了眼荣石。

荣石捏着眉头没有接话,那日通话之后,许一霖就再也没有消息...

【荣霖】艳荣。39。

39.


竹木纯一只是依稀记得曾经在承德见过许一霖一面,他是荣家的人。竹木皱了皱眉,荣家此时在他这里是个烫手的山芋。荣石一个软硬不吃的刺头,护食护得像条疯狗一样,之前一刀砍了青木让竹木无端损失了一名少佐,何况青木家族颇有势力,军部得知当即就要判他军事失误的大罪,幸好几位旧识说情才压了下来,其中便有此时办公室里的伊藤进,他这次到这也是为了这个来谢他的。

“徐掌柜怎么在这?”竹木问。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长官您……贵人多忘事,我姓许,言午许……”他咬了咬唇,带着小心地看着竹木。

竹木看到这个眼神倒是想起来了,他与荣石同在这个许掌柜的茶社喝过茶。他笑了下,“许掌柜,得罪...

【荣霖】艳荣。37。

差一点忘了,这个月还没有po~~


37.


行程既定,许一霖和耿宇就立刻要动身了。

汽车停在火车站外,荣石坐在车里不发话,车里四个人没一个敢动。许一霖看了眼荣石,轻声说,“大少——”

荣石清了清嗓子,索杰突然反应过来说,“耿宇我还有事情跟你交代,咱们下车说。”

许一霖看着索杰和耿宇下了车,扭头看着荣石,“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荣石转脸静静地看着许一霖不发一言,瘆得许一霖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荣石抬手抚着许一霖的脸颊,“你想做事情我不反对,”荣石眼光暗了下来,沉声说,“可下次有什么事要提前告诉我。”

许一霖皱了皱眉,“可是……我这是去查账,是去自己家的厂子,有什...

【荣霖】艳荣 。36。

O(∩_∩)O哈哈哈这回不算是有生之年了吧!!


36.


荣石被咖啡的香气叫醒的时候,窗外已经晴朗。

荣石闭着眼睛摸着旁边的床褥,摸不到人又再往前摸,却摸到了一片绸缎衣摆,是长衫的衣料。荣石听到有人轻笑了声,便展臂搂过了床边坐着的人的腰身。

“哎!”许一霖喊了声,“荣石!”

荣石压着许一霖躺在他怀里,“你怎么这么早……”

“以为所有少爷都像你啊。”许一霖说。

“昨晚上我没怎么睡啊,”荣石蹭着许一霖的脖子,“你也没睡好吧……”

“嗯,也不知道怪谁。”许一霖低头看着他。

荣石闭着眼睛笑了下,手顺着衣摆往里伸,许一霖一把按着他的手,“别,一会索杰找我——”说着...

【荣霖】艳荣。35。

35.


“一霖,我送你回家吧……”


许一霖向后退了退,难以置信地看着荣石,指尖都在微微打颤,他的嗓子干涩地发不出声音来,胸中被一口气憋闷地隐隐作痛,他咽了咽嗓子勉强说了句,“……你说什么?”

许一霖的眼神扎到了荣石的心里,他摇了摇头伸手去抓许一霖的胳膊,却被许一霖抬手挡开,许一霖看着他,用他从未见过的被背叛、被伤害的眼神,愤怒而失望。

“一霖!”荣石又向前一步,许一霖接着向后退,荣石眼看着身后就是池塘,他连忙摆了摆手,“你听我说!你……你,你先别动,你能听我说完吗?”

许一霖就站在池塘边看着他,不动也不说话。春雨濛濛,沾在他的头发上。又像是流进了眼...

【荣霖】艳荣。34。

垂困死中惊坐起,还有艳荣没有更……【真的是困死……】


34.


艳荣坊本就是个小作坊,地方不大,荣石好歹走几步就看了个遍,侧身问了句,“机器怎么只上了一套,没钱吗?”

许一霖笑了下,“那倒不是,索爷给我的钱还有,只是我头一次,还是先试试水吧。”

边走边说就到了库房,许一霖看着荣石,“要去看库房吗?”

荣石瞪着眼睛,“真的?”下意识扭了扭头,看了看来来回回正工作的人,“现在?”

许一霖微蹙了蹙眉,“你想什么呢!”转身推门进了库房。


库房的陈设倒是没有变过,恐怕是荣石记得最清楚的地方了,只是那边放置花苞花朵的麻袋山比上次来时要小得多了。荣...

1 2 3 4 5 ————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