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公仆组】天干物燥。一发完。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人生漫长,劝各位好生走路。



李熏然下车时间是3点40分,他打着哈欠揉着肩膀往家走,此时正是夜色最浓重的时候,天色如一块幕布盖住了所有的美好与罪恶。他忽然感到一阵凉意,他忘了拿外套了,又无奈地长出了口气,手机还在外套里。

他一转身,看见了站在车边的两个人影,他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忽然感觉背后又窜出了两个人。他立时感觉到了危险,四个人站位精准,防范住了他所有能逃走的位置。

他们是专业的。

他们是公安。

李熏然慢慢地向旁边的草地上退,问了句,“你们是哪来的?”

离他最近的人回答了声,“李熏然吗?”

“你是谁?”

“我们是检察院的,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李熏然咬着牙说,“你们是哪个检察院的?大半夜的来让我协助调查,见不得光吗!”

四个人已经渐渐把李熏然包围起来,“李熏然,你最好老实点,免得受苦!”

李熏然笑了下,他手里拿着车钥匙按了一下,车响了两声,一个人回头看了眼,他顿时向着那人冲了过去,抬脚踹了上去。

五个人顿时厮打了起来,李熏然没有缠斗,这时候能逃走才是最重要的,他明白自己不是这群人的主要目标,他手上的证据才是。

他打倒了一个人正要逃走,背后突然被打中了如同过电一样手脚都在颤抖,紧接着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这不知道是李川奇度过的第几个不眠之夜,他眼前正是他的顶头上司江州市委书记被群众举报的全部材料,三个月前公安局李局长亲手转交给了他,李局长说这是群众让我们转交给您的,他思忖再三决定跑一趟省纪委,中央巡视组已经到了省委调查,可是江州市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不可能仅仅靠这一纸举报材料就被扳倒。

他需要证据。

他这么跟李熏然说的时候,李熏然原本清莹透澈的眼神里满是怒火,他说,“你相信我,我能找到证据!”

三个月过去了,他们已经有了足够扳倒这只老虎的所有证据。

手机突然响了,李川奇看了眼,是李局,“李局您好!怎么还没——”

“市长,林彬失联了!”李局沉着声音说。林彬是发改委主任,正是市委书记的左右手。

“不会吧,这是什么时间了?”李川奇看了眼办公室的挂钟,已经过了上午九点,“只是今天没有来吗?”

“周五就没有来了,听说是陪他娘看病去了,可是周一也没来。”

“周末没有人联系过他?”

“市长,我怕他听见了风声要逃跑……他有同学在省委。”

“马上去找!不能让他逃出省界!”

“用不用……请示一下张市长?”

“这个您不用操心,一切有我!”李川奇挂了电话,起身要去市长办公室,忽然头晕了一下,他按着桌子,紧接着耳朵里尖声的响,整个脑仁都是疼的。

李川奇按着太阳穴想了想,他多久没吃东西没睡觉了,又转念一想,不知道熏然怎么样了?他扶着门勉强打开喊了声,“小明……”

外间没有人。

李川奇听到走廊里噼里啪啦地跑步声皱着眉,果然看见刘秘跑了进来,他叹了口气,“走廊里你跑什么呢!像什么样子……”

“市长……”刘秘脸色发白,“刚才刑警队给我打电话……”他看着李川奇不敢说。

李川奇等了一会,“你还说不说!我还忙着呢!”

“那个……您可千万得挺住,别着急!”

“嘶!小明!”

“李队长,失踪了。”

李川奇犹如兜头一盆冷水,让他僵在了原地,“什么,你再说一遍?”

“早上李队长没有去上班,打电话关机,刑警队就让人去家里找,结果李队长家里被翻过了,车上也被翻了,而且手机被踩碎了扔在旁边垃圾桶里。”刘秘深吸了口气,一股脑地全说了出来。

像是身边的空气顷刻间被抽走,李川奇屏住了呼吸,听着耳朵里嗡嗡的响。

他还是出事了。

从调查之处他就一直在担心,可是这靴子还是掉下来了。

他还记得李熏然笑着说,“咱们俩比比是谁能打?你还没怕呢,我怕什么?”

刘秘扶住了李川奇,“市长!”

李川奇坐在旁边沙发上,“你先去给我泡杯糖水,我现在眼前发黑,想不出办法来!”李川奇摸出了手机,打给了李局,李局那边无人接听,他刚才没有告诉自己,恐怕他也还不知道。

李川奇捋了捋头绪,起身出门,先去了市长办公室。

 

李熏然睁眼的时候发现屋子很黑,只有前方一盏灯,他嘴里又涩又苦,他皱了皱眉头模模糊糊眼前坐着的人,审讯?他动了动,他果然被锁在嫌疑人的位子里。

“李熏然,这一觉可够长的!”

李熏然哼了声,“要不然我给你来一枪,你也睡一觉?”

那人拍了下桌子,“少嬉皮笑脸的!”

呵,这套路都一样,肯定是公安,但是到底是哪的?

李熏然仔细辨认了下,光线昏暗,看不清人脸,只是他确认他没见过,不是他们局的,其他分局还是哪个郊县?

“李熏然,你自己也是公安,其他我就不说了,你自己痛快点吧。”

李熏然笑了下,“你想让我说什么?”

“交代一下副市长李川奇的问题。”

李熏然突然一惊,他们不是问证据的?他说,“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就要问你了!”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要我说什么?”李熏然看着他们。

“你们是什么关系!”

李熏然想了想,“他是副市长,我是刑警,你说什么关系,为人民服务的关系。”

“李熏然,你严肃点!”

“我没说什么不严肃的啊。”李熏然弯着嘴角。

 

张市长与省委通话时,李川奇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赶紧起身到了门外接起,“李局长!”

“我们已经锁定了林彬!”

“好的,还有曲副市长,要严密关注他!”

“好,你放心吧!”

“李局!”李川奇喊了声,他看了看周围低声说,“熏然失踪了。”

“什么!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您别着急——”

“我先挂了!”

“李局!”李川奇话没说完,李局便挂了电话。

李川奇回到市长办公室,张市长说,“书记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是让你拿着证据马上去省委到巡视组去,而且让我们提高警惕,谨防他的反扑!”

李川奇点了点头,“我已经知道了。”

 

李川奇回到办公室,看见刘秘正在接待两个人,正是李熏然刑警队中的队员,他们点了下头,“市长,李局让我们来保护您的安全。”

李川奇皱了皱眉,“保护我?我有什么好保护的?你们不是该去找你们队长吗?”

“我们也想去,可是李局说,您现在的安全——”

“我用不着保护,把你们队长找回来就是对我的保护!”李川奇一贯地和颜悦色是出了名的,连刘秘也没见过他说过这么重的话。

他深呼吸了几次,“对不起两位同志,我的意思是,应该把警力用到更重要的地方。”

“李局已经通知了薄博士和简瑶,他们是专业的,您放心吧!”

李川奇淡淡笑了下,“放心?我怎么可能放得下心?”

 

李熏然所有的物品都被搬了出来,可是翻遍了都没有找到他留存证据的优盘和资料。薄靳言说他肯定是放在了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可是他家里、车里、局里都没有发现,还有哪里是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李局扶着额头想了半天,“瑶瑶,会不会放在你家?”

“可是我最近——”简瑶想了下,“我,我好像替薄靳言收了一份快递,没有署名,也没有标注,就是个优盘,我忘了放在哪。”

与此同时,刘秘也接到了快递的短信,您有快递已放在小区门口的收件箱内,请注意查收。

简瑶打开优盘时,需要密码,薄靳言幽幽地说了句,“你生日。”简瑶试了试,果然打开了。

青山村案件卷宗材料。

这是市委书记的拆迁政策下的第一大血案。

 

三天后,市级劳动模范表彰大会,副市长李川奇出席并发言。

李熏然不知道第几次被惊醒,这几天以来,他不能睡觉、不能吃饭、甚至不能喝水,反反复复只是一句话,李川奇到底有没有问题?

他的嘴唇翘着干皮,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胡茬都长了出来,他抬头死死瞪着眼前的那个人,一句话也不说。

负责审讯的人显然只有两个,那就证明这不是真的组织上对他的正式审讯,他只是被绑架了。那个人被盯得发毛,起身出门去换另一个人进来,可是迟迟也没见另一个人进来。

李熏然恍惚间听见了门外隐约有声音传了进来,大概是谁在看新闻,新闻里传出的是副市长李川奇的讲话,他在表彰劳模,说他们是爱与信念一起成为了永恒。

李熏然闭着眼轻笑了出来,爱和信念一起才是永恒的。

他轻声念叨,“那你就是我的信念……

 

他们总不能让李熏然就这么死了,一个人进来给他喂水,李熏然抬着头看着他,“你们跟我一样是公安,你们头上顶着国徽,做这种事,安得下心吗?”

“你少啰嗦了!”

“当初上警校的时候一心报国,打击犯罪,怎么也没想到会成为犯罪的工具吧?”

“你闭嘴!是不是要把嘴给你堵上。”

“你知道,”李熏然看着他的眼睛,“报国,那不是工作,是信仰。”李熏然动了动,“信仰这种东西啊,有的时候你看不见,却会给你力量。”

那人笑了下,“哦?什么力量?”

“比如这个!”李熏然抬起了已经松开手铐的胳膊打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招架不住倒在地上,李熏然撑着一口气暴起接连补拳,摸着他的身上,掏出了枪对准他,“不许动!”

门外突然听见了跑步声,然后听见了几声,“不许动!”

有人找到他了!

李熏然拉开门,被门外的强光照得眼前一黑,当即晕了过去。

 

李川奇难得坐在他的宿舍里,只是静静地坐着,等着。

门外响了起来。他立即起身去开门,市委武书记。

“武书记,您好,请进。”李川奇毫不意外。

“我知道你在查我。”武书记进来劈头就说。

“我知道您知道。”李川奇微笑着说。

“我也知道你还没去,”他抬了抬下巴,“你给我两天时间,就两天,我不会让你白等。”他扔过来了一张卡。

李川奇捡回了卡,“我现在的工资,够花。”放回了他身前。

“李川奇,你知道我最烦你什么吗?你这个岁数就已经是副市长了,你还想怎么着?你知道我在你这个岁数——”

“是县长,年轻有为,找到了一整套的建设新农村的方式方法。我听说过您的政绩。”李川奇道,“您写的《耕地保护新型方式方法》,现在还在我案头放着。”

“我已经快退休了!你就不能让我平安降落吗!你以为不是所有的出路都被封了,我会来找你!!”

“我恐怕那青山村血案的老少不会让您平安降落,那被迫拆迁的400多个村,170多万人民群众,不会答应。”李川奇说。

“李川奇!”

“您从前是我的榜样,是我最敬佩的人。是您带领江州一路建设至今,可是只要政绩不要稳定甚至不要群众,这不是我认识的您了。”

“你少花言巧语!你不明白,你升的太快了,你根本不明白我的难处!你不知道当你坐在这个位置上,许多事情你就不得不做!”

李川奇紧皱眉头,“我的确不明白,我不明白什么时候江州成了你的一言堂,你成了保护伞,任由你的亲信们以你的名义大肆敛财!你还记得你坐在人民政府的大楼里吗!你还记得你曾经脚踩过的土地吗!”

武书记摇了摇头,“我手上有谁你知道,你让我走,我让他平安。而且,窗外有把枪正对着你。”

“我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不得不做,百炼成钢,死地求生。说到底不过一句话:舍得牺牲。”李川奇微笑着说。

“你不要命了?连那人的命也不要了?”

李川奇点了点头,“你敢开枪吗?”

门一下被推开了,检察院的同志走了进来,“武书记,李市长,我们是中央第五巡视组,请你们跟我一起回去协助调查。”

武书记站了起来,“你!”

“李熏然失踪当天晚上我就把证据送到了青山村,让人证带着物证到了巡视组,他们比我更有说服力。”李川奇说,“我是你的目标,我不能动。你离我太近了,可是很多事就是这样,当你靠的太近,你的视野就会变得狭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骗。”李川奇叹了口气,“走吧,老领导,我再陪你走最后一程。”

 

李熏然严重脱水和疲劳在病床上睡了两天,李川奇从省委回来就窝在病床边没动过,李局长本来要劝一句,隔着玻璃看了眼李川奇趴在床边哭得稀里哗啦也不好意思进门。旁边刘秘看着叹了口气,“啧啧,好好一个青年才俊哭得跟狗一样……”

李局瞪着刘秘,“你怎么说话呢!你就这么跟你们市长说话的!”

“嘿嘿,李局,”刘秘不好意思,“我们市长脾气好——”

“脾气好也不是让你背地里喊他狗的!”

“这是褒义!我这是在夸他爱媳妇呢!”

“你说谁是媳妇呢!!!”

 

“市长,早上有个会。”清早刘秘把李川奇晃醒了说。

“哦,行,让我洗把脸。”李川奇去洗脸。

病床上终于有了动静,“川奇……”

“熏然,你醒了!”李川奇从洗手间冲了出来。

李熏然抬手蹭了下李川奇脸上的水,“这是什么?你哭了?”

“没有,这是我——”

“李队长,你不知道,我们市长哭得山河变色,日月无光!”刘秘轻声说。

李川奇瞪着刘秘,“你是不是该出去一下?”

“哦……市长你快点……”

熏然笑了出来,“你哭了啊?”

“我……”李川奇清了清嗓子,“你要不要喝水?想吃点什么?”

李熏然摇了摇头,“怎么样了?”

李川奇抚着李熏然的手,“事成了。”

“那就好。”熏然微笑着点点头,捏着李川奇的手指,“人家电视剧里不是说了嘛,抗战必胜。

“可是我不想让我的然然去抗战,我想让他平安。”李川奇起身吻了下熏然的额头。

门上轻敲了敲。

熏然轻声说,“快走吧,我再睡会,等你回来,我就全好了。”

“哎,”李川奇亲了下他的手,“我下了班就回来。”

 “好。”

 


 @mimi剑雨秋霜 

评论(27)

热度(277)

  1. 出本啦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