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41。



41.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许一霖刚一开口,声音就劈了。

他本来就害怕得厉害,嗓子紧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并没有比台上的两个姑娘好到哪里去。他愣在当场,惊恐地看向台下的竹木纯一,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

店里突然安静地没有一丝声响,竹木纯一轻笑了声与伊藤低声说了几句,清水在旁端着茶壶慢悠悠地倒满了一杯茶水,端起杯子起身走到了台下,“许掌柜,请。”

清水递过了杯子。许一霖咬着唇不敢接,清水抬头看着他,“许掌柜不用害怕,今天不会再有人死了,我跟你保证。”

许一霖垂着眼点了点头,连忙接过了杯子,“多谢长官……”

“请吧。”

 

许一霖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饮尽了杯中水重新开始再念一遍,直到顺利念完了“春色如许”的最后一个音才算定下心,慢慢开始唱了起来。

清水并没有回座,依旧站在台下看着他,好在这段戏他从小看到大,才没有惊慌之下忘了词。许一霖原本以为他是不是还想说别的,后来看他只是站着听戏也就随他。惊惶之下,许一霖唱得并没有多好,他都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发颤,不要说玩赏旖旎春光,就是连消遣惬意都谈不上,他只希望这几个人不常听昆曲,好让他能蒙混过关。

他缓缓展开扇子,眼光之处看见竹木与伊藤也并无不悦,这才放下心顺利将这一折唱完。等最后一声飘散在空气中慢慢落下,许一霖收起了扇子,微笑道了句,“献丑了。”

竹木与伊藤慢慢鼓起掌来,店里其他客人并不敢跟着一起鼓,只有清水也抬起手跟着拍了几下,许一霖点了下头,回身下了台。耿宇连忙迎上了许一霖,许一霖轻声道,“……怎么样?”

耿宇咽了咽嗓子,“许掌柜……我哪里懂这个,我连戏词都听不懂!”

“那就好……”许一霖松了口气。

“可是……”耿宇凑近了说,“大少爷知道了,肯定不会高兴的。”

许一霖抬眼看着他,“那你就不要告诉他!”

耿宇皱了皱眉,“可……那是大少爷,他要问我怎么能不说!”

“你不说他怎么会问!”许一霖瞪着耿宇。

 

“许掌柜。”清水走了过来,“没想到,中国还有这样的戏曲。”

许一霖连忙转身看着他,微笑着说,“那是自然,各地风貌不同,喜欢的曲子也都不一样。可是……几位到满洲这么久,没有听过这一折吗?”

“我才刚到,想必竹木君会知道,”清水弯着嘴角,“许掌柜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不敢当。”许一霖连忙摇了摇头。

“我是指,到了承德之后。”清水说。

许一霖睁大了眼睛,“承德?你……”

“没错,我这一次要跟竹木君一起去承德。”清水微笑着说,“许掌柜与我们同行吧?”

许一霖勉强摇了摇头,“……不敢麻烦长官,我们还要留下处理染厂——”

“许掌柜!”竹木走了过来,“没想到许掌柜还有这样好得本领,果然是与荣家其他人不同,荣石也必定十分器重你。”

“不敢当,您抬举了。”许一霖拱了拱手。

“竹木君,我与许先生说要一同去承德,可是他还要留下来处理什么染厂。”清水用中国话与竹木纯一说,摆明了就是要让许一霖听着。

竹木纯一笑了下,“既是如此,我们可以等许先生两天,许先生以为呢?”

许一霖轻皱了皱眉,“怎么敢劳烦——”

“不麻烦,就这么定了吧!”竹木道,“我们回去接着吃饭吧,请!”

 

索杰已经安排运过来的坯布进了荣家的染厂,因为是用作军需确实是质量上乘的好货,可解同盟军一时燃眉之急。只是粮食问题在承德还是无法解决,荣家的粮仓早就运进了山里,现在也是捉襟见肘,此时到哪去找粮食。

荣石正是着急之时,突然又有人送来了一封电报,天津来电,“婶子家想开个胭脂水粉店,意欲跟荣老板合作经营。”

索杰看着荣石,“天津催货呢,给他们运吗?”

“运!”荣石道,“拍个电报过去让他们——等等,他那里会不会有粮食?”

“从天津运过来?太远了吧?”索杰说。

“总比我们在这一筹莫展得强!你去问问!实在不行我再去一趟!”

两个人与徐一航通了气,徐一航道,“我跟你去!”

“你别掺和!现在到处都在抓你,你自己不知道吗!”荣石说。

徐一航正想说什么,小五又来报了声,锦州来电话了。

荣石连忙起身,“我去接!”

“大少爷,”小五说,“是耿宇,他没法多说,他们现在跟日本人在一起,让我告诉您刘掌柜死了,许掌柜现在脱不了身,恐怕要跟竹木一起回承德。”

荣石咬着牙,“脱不了身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索杰拦住了荣石说,“小五你去吧!”等小五出了门,他才说了句,“荣石,他们要一起回来,那就是说许一霖没事,他活着!”

荣石看着索杰点了下头,“对,没错……是这个意思……”他攥着拳头撑在额头上轻声嘟囔,“刘琳死了……他肯定吓坏了……”他坐不下去起身想出门,突然又回身指着索杰,“他回来之后,你敢再差使他我就——”荣石瞪着索杰,没往下说。索杰也没有回答,荣石没再说话,离开了房间。

徐一航低头想了想,“徐什么?”

索杰说,“许一霖。”

“许一——”徐一航突然看着索杰,“荣石上次受伤说得那个……”索杰垂着眼睛没搭腔,徐一航瞪着他,“你知道那是谁你怎么不说!”

“我说什么,”索杰道,“你看到荣石的样子了,就差要绑在皮带上随身带着了。你最好也当作不知道,越少人知道他存在越好,否则荣石那个脾气,我都摸不准他什么时候翻脸。”

 

许一霖将染厂的账目封存之后带走,暂时发了工钱放了工人的假,等着新掌柜来再重新招人回来上工。竹木说出那话来,许一霖也不敢不答应,只得随同竹木和清水一起回承德。

竹木路上与许一霖说话,“这次回去,许掌柜也算是立功了吧?”

许一霖心里一阵酸楚,刘琳人都死了,到底功在何处了。他轻蹙着眉,“我只管作好大少爷交代的事,立不立功倒是……没所谓的……”

“许先生看起来书香门第,上次见你记得还在写字,怎么会到了荣石这儿呢?”竹木说。

“我……”许一霖想了想,“大少爷救我一命。收留我在这做事。”

“那你家是……”

许一霖轻声道,“我家……就是荣公馆,没有别的了。”

 

暮色降临,火车到了承德,许一霖随同竹木等人一起,一出站便看到了荣石的车,许一霖看了眼耿宇,耿宇说,“索爷来了!”

索杰走近了,对竹木拱手问好,扫了几人一眼走到许一霖面前,“小许回来了,大少爷让我来接你们,这回辛苦了!”

“他——”许一霖顿了下,压着声音问,“大少爷亲自来了?”

“没有,”索杰笑着摇了摇头,“他带着荣意和荣树去天津玩了,走的时候交代我,等你回来为你们接风洗尘!”

许一霖有些失落又强撑笑脸应了声,“哦,有劳索爷了……”

索杰冲着竹木道别,“竹木长官,我们就先告辞了。”

许久不说话的清水突然说了句,“许先生,有机会我再去拜访你。”

许一霖勉强点了点头,“恭候您的大驾。”

坐回车上,索杰才说,“荣石这次是有任务不得不去,小许你别介意,他也不想,只是他不去不行。”

许一霖摇了摇头,“我没有……他,他怎么带着荣树和荣意去了?”

“呃……”索杰犹豫了一下,“他们打个掩护……”

耿宇问了句,“是不是山上下来人了?”

索杰清了清嗓子没有回话,耿宇没敢再问,许一霖看着索杰的样子有些不自然,想必是自己在不方便说,也没有再深究。

回到了咖啡厅,把账簿放下,又交代清楚了前因后果,索杰说还得荣石回来最后拍板,许一霖也就准备告辞回去,又想起耿宇的伤不知道怎么样了。找到耿宇的时候,听见他正跟小五说话。

“山上是不是下来人了?”耿宇低声问。

许一霖感觉还是非礼勿听,正想离开,小五低声说,“是……徐家大小姐……”

“徐一航自己?”

“嗯……”小五低声又说了什么,许一霖已经听不见了。

 

徐一航……他们……一起去得天津?


评论(32)

热度(267)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