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0。

50.

 

“你跟吕良彪都说些什么?”荣石走回茶社后院。

“说……”许一霖想了想,“就说让他下次来带着立冬一起来。”

荣石微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怀疑你?”

“我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就是个掌柜的。他来店里,还能不知道这生意是谁家的啊?荣家生意这么大,帮工的和掌柜的这么多,有什么好怀疑的。”

荣石笑了下,抬手刮了下许一霖的鼻子,“嗯,你聪明!”

许一霖刚笑了笑,隔壁就跑过来了伙计,“掌柜的,这膏子行吗?”许一霖接过来点了点在手背上捻开了,一股脂粉气就飘了出来。“我先看看。”许一霖轻声打发走了伙计,转身给荣石看,“这行吗?”

荣石眨了下眼,“问我?我怎么知道这行不行?”

许一霖边笑边说,“让你看颜色!”

荣石托着他的手,“嗯,手真白。”抬眼笑了下,“这样看不出来,得上脸才能看得清!”

许一霖咬了下嘴唇笑了出来,“那我给东家上个妆看看?”说着手就伸长了抹了荣石脸颊一下。

“许一霖!”荣石喊了声,连忙擦了把脸,“你这一会让我怎么见人!”

许一霖嘟了嘟嘴,“那让我给你擦了。”荣石瞪了他一眼,侧过脸等他擦。许一霖三指暗暗抹了把,一下拍在荣石脸上,完了撒腿就跑。

“你给我回来!”荣石瞪着眼吼了声,掏出手帕擦了脸。

许一霖站在远处,“我回去等着你凶我啊!我有那么傻?”说完笑了下,闪到艳荣坊去了,拿着胭脂膏还给伙计,“东家亲自试了,说不错。”

荣石跟过来,看着场里来来往往的伙计,许掌柜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荣石“啧”了声,“许一霖,你有本事晚上就别回家!”伙计都站着不敢动,荣石转身出了工场。

碾磨房的门开了一条缝,许一霖伸头看了眼,“走了吗?”

燕林点了点头,“掌柜的,你这是跟东家……藏猫啊?”

 

回到咖啡馆时,索杰难得闲了下来正跟耿宇说话,看着荣石进门侧了侧脸,“呵,这脸是被人打了?”

荣石摸了摸,“还有呢?沾上胭脂了。”说着把手绢递了过去。

索杰接过边擦边说,“啧啧啧,还真是‘近朱者赤’啊。”

荣石说,“我刚才见着吕良彪了,在茶社。”索杰皱了皱眉,荣石用很不确定的口吻说,“好像……跟许一霖聊得挺好。”

索杰笑了出来,“什么什么?他俩是最不像能聊得好的人了。”

耿宇说,“掌柜的跟日本人也聊得挺好的。”

索杰点了点头,“人家这才是正经做生意的,哪像你这动不动灭人满门的黑道做派。”

荣石踢了他一脚,“不愿意看滚出去。”

 

两人坐下,索杰悄声说,“这会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粮食再供不上,不止同盟军连转移完的老百姓也得挨饿。”

“青黄不接也不能只不接咱们啊,”荣石端着咖啡,“这日本人也得吃饭吧。”

索杰睁了睁眼睛,“你想抢他们的?”

“这叫物归原主。”荣石轻轻放下杯子,“关键是怎么才能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运粮,咱们的眼线太少,情报一旦出错——”荣石没有往下说。

索杰试探地说了句,“能不能在茶社——”

“不行。”荣石当即打断,“你以前没他时候的怎么干活现在还怎么干,别总想着打他的主意。”

索杰摇了摇头,“人家一个老爷们,你能不能别当个家雀似的养着,这是护食的时候吗!”

荣石指着他,“你的账我可都记着呢,你想让我也砍了你你就直说。”

索杰放下杯子轻笑了下,“我去干活。”

荣石看着索杰出了门,这才又靠了回去,回首看着玻璃窗外。当初一时冲动砍了青木石川,倒是让他自己也认清了自己的底线,他可以散尽家财,可以把全家老小都送上战场,可是没人能碰许一霖,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荣石与承德商会众人开会,商会能跑的都跑得差不多了,剩下实在是家大业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索性仍旧开业。鲁大少跟荣石说起,宜萱一直闷闷不乐关在家倒是省心,可就是怕憋出毛病来,也就荣意有时来看望一下,言下也想让荣石去看看。荣石笑了笑说了句,他们小辈的在一起有话说,我让荣意多去陪陪她。

回家时已是傍晚,进门却看见宜萱正坐着喝茶,见到荣石也站了起来,确实清瘦了许多。荣石有些尴尬,轻点了点头,“宜萱来了。”

宜萱点了点头,“你最近好吗?”

“挺好。”荣石清了清嗓子,左右看着抬头便看见荣意在楼上看着他俩,荣石急忙说,“荣意,你……还不下来好好招呼!”

荣意抱着盒子下了楼,“我去给宜萱姐拿东西呢!”她下楼看了眼,“小许哥呢?”

宜萱说,“他去把咱们下午剪的枝子拿进来。”

荣石看着荣意,“你又叫他跟你们出城了?”

“怎么了?”荣意眨了眨眼睛。

“你们三个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你怎么不叫别人,叫他干吗?”荣石面有不悦。

“哥!”荣意叫了声,冲着身后笑了下,“小许哥。”

荣石转过身,看见许一霖正抱着桃花枝子站在门口,桃花此时已经快要过季,一团云霞粉雾间已经有了绿色枝叶。

许一霖看着荣石,“我来的太晚了,应该聆听大少爷当面教诲。”

“呃……”荣石张了张嘴。

“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现在学也晚了。”许一霖走近了些,“荣家怕是容不下我这么没用的人了?”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荣石结结巴巴地说。

许一霖看向荣意,“这个想放在哪?”

“放我房间,”荣意道,“还有我哥的书房。”

许一霖点点头,“那我去了,”转身抬眼看了眼荣石,“插花这种事,好在用不着力气。”说罢便上了楼梯。

荣石眨了眨眼,转身对荣意说,“你们聊,我回书房了。”

荣意眨了眨眼,扭头看着宜萱,“我哥……刚才,是不是被教训了?”

宜萱点了点头,“我也是第一次见。”

 

许一霖到书房插好了枝子要出门,正赶上荣石进门。许一霖躲了躲,却被荣石堵着路,左躲右躲,房门就那么大,怎么也绕不开。

许一霖抬眼看着荣石,荣石咽了咽嗓子,“你怎么又,跟她们去,我说了怕你出事。”

许一霖想起便笑了出来,“你妹妹好想是……想让我入赘到鲁家。”

“什么!”荣石伸手抓着许一霖,“胡扯!”

“怎么了?我不配吗?”许一霖歪了歪头。

“这是配不配的事吗!她——”荣石顿时气结得说不出话,“我去找她!”

“哎!”许一霖抓着荣石,笑了下轻声说,“放心吧,鲁小姐可没这心思。”许一霖手按在荣石心口,“心里装着荣大少,谁还能装得下别人。”

荣石看着他,“你觉得吓唬我挺有意思的?”

许一霖低头看了眼剩下的桃花,“荣意还要给你放桃花,也不知道想要你祸害多少家好姑娘。”

荣石伸手捻了一瓣花瓣放进舌尖卷了进去,直直地看着许一霖。许一霖垂眼笑了下,“我该出去了。”

荣石也不答话,只是站着不动。许一霖看着他的模样,抿了抿唇上前轻吻了他的脸颊。荣石侧脸噙住了他的唇瓣,如同品尝那片花瓣一样吮吻着许一霖的唇。

放开时,许一霖轻喘不止,“还有人在呢。”

“今天的账还没跟你算呢。”荣石贴着他的脸颊。

许一霖轻笑了下,“怎么了?”

“我现在一身的脂粉气。”荣石轻咬了下许一霖的耳垂。

许一霖看着荣石的眼睛,“那不好吗?你现在闻起来就跟我一样。”

荣石笑了出来,许一霖轻声说,“看谁还喜欢一身脂粉气的荣大少。”

 

夜里回房,荣石喂他的宝贝鹦鹉,许一霖在拨算盘。喂完了鹦鹉拍了拍手,走到许一霖眼前,“来吧,许掌柜咱的账也清了吧?”

许一霖抬头看着他,“怎么清?”

荣石捏着他的下巴,“你说呢?”说着顺势压了下去,许一霖笑着抱住了荣石,荣石枕在他的胸口,嘟囔着说,“你说是唱一段‘情哥哥’还是演一段《长生殿》,自己选。”

许一霖笑着说,“土匪恶霸都是这个做派吧?”

“嗯。”荣石搂紧了人,点了点头。

许一霖轻抚着荣石耳廓,轻声哼唱,“……心似秋江一样清,一清到底见鱼鳞,但愿君心似我心,心心相印心连心……”

荣石听不懂许一霖唱的什么,但就像是回到了幼时的荣家,爹娘都还在的荣家,他只是个无法无天爬树掏鸟撵狗抓鸡的小孩,玩得累了躺倒就能睡着,不用愁家族荣辱,不用忧国土沦丧。

许一霖停了下来,听到荣石绵长的呼吸,他轻叫了声,“荣石,上床睡。”

叫了几声荣石才醒,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抓着许一霖的手腕往床上去,许一霖说,“我还有点没弄完。”

荣石按着他的嘴,“嘘,睡觉。”

 

 

===

艳荣这个进度真心有点磨叽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想看他们俩撒狗粮……

是他们先动的手!

评论(59)

热度(353)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