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55


55.

 

许一霖回到茶社便看到林天颂细看着茶汤的颜色,然后轻啜了一口,缓缓地在舌尖轻吸。许一霖慢慢走到对面坐下。

天颂微笑着说,“你没有提这茶是从家里进的。”

许一霖微笑着说,“你家生意做得那么大,从你家里进的很奇怪吗?这批不是我进的,荣家识货的人只多不少。”他挽起袖子提茶壶给他续杯茶,又给自己添了杯,天颂轻叩了桌面。

“这个紫砂年头不小了吧?”天颂道。

“听说是鲁家大少爷送给荣石的,他不喝茶就让我讨了个便宜。”许一霖轻啜了口,低声说,“鲁家,你知道吧?”

天颂推了推眼镜,“晓得的。”

许一霖点了点头说,“自然是晓得的,想是你也把承德的局面打听的差不多了。”天颂抬了抬眉毛,许一霖道,“我原以为是我爹托你来寻我,不曾想……你到这里根本不是为了我来的。”

天颂轻笑了下,“你说得哪里话,我自然担心你的,你想不想知道夏禾到哪里去了?”

许一霖睫毛微抖,深了口气,“我不想知道,是我放她走的。”他微蹙眉,“你连这个也能知道?”

天颂向后靠在鸡翅木的座椅上,笑而不语。

“你到承德干什么?”

“做生意。”天颂歪了歪头。

“这里离家千里,林家的生意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了?”

“我自己的生意,我在天津有个铺子,那边形势复杂,想在外找个突破口,荣家的名声太大了。”

许一霖仍是将信将疑,天颂接着说,“你安排我和荣石见一面吧?”

许一霖睁大了眼睛眨了眨,“你……你都有本事去灌醉荣树,见荣石……不是什么难事吧?”

天颂笑了出来,“你知道的也不少啊?荣家对你还真放心。的确,见荣石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引荐的应该有所不同吧?”

“我只不过是这种小店铺的掌柜,有什么不同?你想太多了。”

天颂伸手拿起茶杯,“这是避暑山庄里的御供吧?连这个都能说给就给,是我想得多吗?”天颂放下杯子笑着说,“你安排吧不着急,我还有事,有消息了通知我。”

 

荣石窝在书房的座椅里,看着手上查出的林天颂的资料,没有经过索杰的细查也只有表面上的生意茶叶、布匹、香料。他斜眼看着桌面上正在爬的两只王八。

我是汉奸王八蛋,可还上赶着来找我做生意?

听着楼下荣树嗷嗷叫了起来,他皱紧眉头起身出了门,“荣树你嚎什么!”

荣树的宿醉拖到晚上也没好,头疼的瘫在沙发上,许一霖回家见到问了句要不要给他揉揉,荣树毫不见外的说,“要。”

许一霖抬头看着他,“你在家啊?”

“嗯。你别理他,让他自己作!”荣石斜瞥着楼下。

“哥,他们那是拿‘闷倒驴’的架势来灌我,我哪有驴扛得住啊!”

“你离驴差得远吗!”荣石骂了句。

许一霖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是在骂谁。”叹了口气道,“我给你泡茶吧,多喝点解酒。”

 

荣石坐在主位上看着茶壶在小灶上慢慢冒了汽,荣树横躺在沙发上哼哼唧唧的让荣意接着给他按摩,荣意坐了老远就是不听,许一霖原本要拨碧螺春想了想又放下了,换了新进的白茶来,沏好茶端给荣石看了他欲言又止,接着又分给荣树和荣意。

荣石歪着头看着一边坐着的许一霖,“你想说什么?”许一霖垂眼看着茶叶罐,荣石道,“说就是了,还能怎么我?”

许一霖笑了下,“谁能怎么你啊!”他长出了口气,“我表哥想见一见你,说是……想与你做生意,只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荣石轻啜了口茶,咂咂嘴,“你也会看人了?不说你们亲厚了?”

“你!”许一霖看着他眨了眨眼,“做生意看人还看不懂吗?我好歹也是顶门立户许久的人了!”

“懂懂懂,”荣石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家大业大!”

“荣石!”许一霖咬着牙低声叫了声。

荣石翘着腿向后靠过去,仔细回想着他查到的资料,那些还触不到皮毛,林天颂还有东西可挖。

“那就见呗,我还怕见人啊?”荣石瞪了瞪眼。

 

许一霖与林天颂站在容易咖啡厅门口,许一霖道,“其实你自己来也找得到,还非要我来带你去。”

天颂笑着拱手,“劳烦许弟。”

二人进门,便有人指引进了房间,荣石正倚靠在沙发里端着杯子舒舒服服地喝蓝山,抬眼看到他们来了也并没动过。

“大少爷,这是我表哥林天颂,他说想求见您,我就带他过来了,不打扰吧?”许一霖道。

荣石看着许一霖眯着眼睛微笑了下,慢慢放下杯子,缓缓站了起来,“林少爷,久仰。”

林天颂拱手道,“荣大少的威名,如雷贯耳。”

荣石轻笑了下,“听说你想见我,不知有何贵干?”

“可否坐下详谈?”

“哦是了,林少爷远道而来,荣石怠慢了。”

三人坐下,有侍者为林天颂与许一霖端上了咖啡,林天颂看了眼轻笑道,“许弟怕是饮不惯咖啡吧?”

许一霖正要说话,荣石道,“慢慢喝,总会习惯的,他在我们家还能不喝咖啡吗?林少爷若是喝不惯,我给您换别的,远来是客嘛。”

三个人都不是傻子,林天颂略抬了抬眉毛,低头扶了扶眼镜,“我小弟受荣大少的抬爱了。”

荣石撑着脸弯了弯嘴角,“你不就是因此才能见得我吗?若是按你之前的手段,我可是不会被人轻易灌醉的。”荣石收起了笑容,“说吧,到底见我干什么?”

“我是生意人,自然是做生意来。”天颂仍是淡定微笑。

“做什么生意值得你跑这么远来?”

天颂眨了下眼,眼神突然逼视着荣石,“自然是只有荣家能做,全热河别人都做不了的生意。”

荣石的眼神凌厉与他对视,张口却说了句,“这没你的事,回去看店吧!”许一霖愣了下没有动,荣石转眼看向他,“回去。”

许一霖点了下头,“好——”

天颂看向许一霖,“一霖要走?你可不像这么听话的人。”

“因为我说了要他回去。”荣石道。

许一霖起身,“你们慢聊,我先回去了。”

 

荣石看着门被合上,林天颂笑了下,“荣大少不让我弟弟接触这事,是还不信他?”

“我不让他接触,是心疼他身上干净,”荣石咬牙瞪着林天颂,“你这个当哥的倒是毫不避讳!”

“我弟弟在许家也是顶门立户的大少爷,不止于这点担子都担不起。”

“这不是许家,这是荣家,”荣石道,“我说了算。”

 

突然被撵出来的许一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荣石说过他说什么都不会避他,只是看他没有兴趣之后,荣石再与索杰讨论秘密事宜时,都尽量避开了许一霖。如今把他轰出来,一定也是跟这个有关。

林天颂什么时候也会扯上抗日了?

许一霖边走边想着往店里走,老远听见艳荣坊里有声音,他快步走过去才看到是荣意带着小姐妹来玩,许一霖连忙上前招呼,陪着她们试这个试那个。

忽然门外有伙计跑进来,“掌柜的,有个日本车朝这边来,瞧见咱们门头了,好像是冲咱们的!”

许一霖一愣,“快把大小姐带进去!荣意,你们从后门走!”

“日本人来着干吗?”

“干什么你也不能在这呆着,快走!”许一霖连推带搡地把两个小姐妹推进了后院让人送走。

转眼店铺的伙计就跑进来,“掌柜的,他们说来找你……”

许一霖转到铺子,“几位有何贵干?”

“许,清水长官,要见你。”日本军官伸了伸手,门外的车正开着门。

许一霖蹙眉咽了咽,“我这……还有活没干完——”

“清水长官的命令,不许延误!”日本军官上前去拽许一霖的胳膊。

许一霖躲了躲,“好,我知道了,你不必动手。”扭头对伙计说,“清水长官要见我,回头你们收拾收拾就收工吧。”说完便掸了掸长衫和袖口,向着车子走了过去。

 


评论(30)

热度(320)

  1. fripside双飞彩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啾咪啾咪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