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10。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沁园春·长沙》


10.

 

王凯旋看着胡八一拍了下齐勇然后走了过来挎着他的脖子,他低声问了句,“哎哟?你们已经是可以这样的关系了?”王凯旋说着拍了胡八一一下。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王凯旋笑了出来,“你的脸还是疼得轻!”

胡八一捶了王凯旋肚子一下,王凯旋顺势捂着肚子装作中枪的样子,“啊……甫志高,你!”

胡八一笑了下,突然说了句,“对了,身上有烟没?”

王凯旋晃着脑袋就是不回答,胡八一皱着眉头,“我从昨天就一根没抽过了!快点!缴枪不杀!”

王凯旋眨了眨眼,“你不说你抽了一根吗?那一根去哪了?”

“我……你别管!你到底有没有?”胡八一说了句。

王凯旋挑着眉毛歪着嘴一副怀疑地下党员的特务表情,狞笑了下,突然喊了声,“齐勇!”

齐勇本来摸着乌云,心里正是七上八下的,突然被王凯旋叫了声,下意识就应了声,“干吗?”

胡八一瞪着王凯旋,王凯旋问了句,“昨天老胡的那土烟你抽得惯吗?”

“啊?”齐勇疑惑地看着胡八一,胡八一看着他眨了下眼,是个放心的意思,齐勇点了下头,“抽得惯啊。”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老胡啊!你这个重色轻友——”王凯旋痛心疾首地看着胡八一。

胡八一一把推开王凯旋,“你大爷的,昨天最后一根留给谁了!”

王凯旋想了想,突然笑了出来,“所以我就说,我们老胡绝对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

“少他妈废话!快点拿出来!”胡八一伸着手,搓了下手指。

齐勇看这样子也知道了是胡八一烟瘾犯了,结果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烟抽了,最后两根,一根给了他,一根在食堂给了王凯旋。

王凯旋磨磨蹭蹭地拿出了两根,“我就有两根,你行行好——”

胡八一瞪着眼睛,凶神恶煞地抢了过来,“那就孝敬大爷了!”掏了一根噙在嘴里,转身叫了声,“齐勇。”招了招手。

齐勇走近了几步,胡八一扔过来了一根烟,叼着烟卷笑了下,齐勇接住了烟卷,看着他俩。

王凯旋叹了口气,摇着头,“嫁出去的——”胡八一伸手打了他一下,王凯旋从另一个口袋又摸出一根叼在嘴里,“幸好我认得清形势,早有准备。”

胡八一笑了出来,催着王凯旋赶快点火,回头看着齐勇歪了歪头,让他过来点火。

 

三个人站在河边抽烟,王凯旋说了句,“老胡,我可听说这晚上可能有狼啊。”

胡八一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凯旋,“你别瞎扯了!”

王凯旋点了点头,齐勇跟着说了句,“是,这地方离山近,不止有狼,说不定还有人熊!”

“有!”胡八一和王凯旋一起答了声,齐勇看着他俩异口同声的样子笑了下,胡八一说,“狼不会跑出来吧?”

“不跑出来,人怎么知道有狼的?”齐勇吸了一口,边吐烟边说,“你害怕啊?”

“你不怕?”胡八一挑了挑眉毛。

齐勇摇了下头,“我打过几次吧,在我们兵团里。”

王凯旋惊呼着笑了出来,“这故事我爱听,说说!”

齐勇笑了下,简单地讲了经过,王凯旋听得直叫唤,瞪大了眼睛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却只是微笑看着齐勇,难得他开口多说几句话。

 

太阳落山了。

齐勇喊马回来准备回棚子,三人前面窸窸窣窣地跑过了什么,胡八一喊了声,“站住!”其他两个人吓了一跳,王凯旋问了句,“什么玩意?”

胡八一喊了声,“过来!”说着他向前走了几步,趁着最后一点亮光,齐勇终于看清好像是只松鼠。

胡八一捡起个大个的松塔扔给王凯旋,王凯旋接住就掰着看了眼,松塔里满满的松子,王凯旋笑了下,“老胡!”

胡八一抓起松鼠塞进胸前的口袋里,笑了下,“我得去看粮库了,你俩也回去吧!小心狼出来!”

 

齐勇晚些到了粮库,看着胡八一在粮库中间点了堆火,周围摊的都是淋湿的麦子。

“在这点火不怕着了啊!”齐勇走进粮库问了句。

胡八一扭头看着齐勇,“你来干什么?”

“我替换你啊。”齐勇走了进来,“你回去吧。”

“用不着。”胡八一说。

齐勇皱着眉说,“我说替你就替你,赶快回去!”

胡八一嘶了一声,“我说齐勇啊——”

“闭嘴,快滚!”

胡八一起身点了点头,“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胡八一叹了口气,快步离开了粮库。

 

岗岗营子这地方冷得早,晚上气温降得厉害,偌大个粮库就只有齐勇一个人,感觉越发地冷了。齐勇看着周围火光照不到的角落,没再听见细碎的耗子爬动的声音,也不知道胡八一是怎么谈判的。正想着,就听见粮库外面有走近的脚步声,齐勇起身走了过去,看见胡八一抱着被子又回来了。

“这会就开始冷了。”胡八一走近了就说,“昨晚上快冻死我了。”

齐勇眨了眨眼,“你又回来干吗!不是说了替换着来吗!”

胡八一抱着被子放在了麦垛上,“我代表党和人民来看望一下前方指战员。”

齐勇撇了撇嘴刚要开口,胡八一笑了下,“还有事呢!”胡八一俯身摸了摸麦子,叹了口气,“还是湿的。”

“怎么了?”齐勇问了句。

胡八一说,“我在这坐一会你不介意吧?”

 

齐勇看着胡八一拿着一把麦子在火旁边烘干,胡八一胸前的口袋动了动,一只松鼠从里钻出了头,看了看外面,接着就窜了出来,顺着胡八一的旧军装爬了下来。

齐勇看见松鼠,“哎”了一声,胡八一看过去,齐勇指了指他身前,胡八一笑了下,看着松鼠说,“不许吃麦子,听见没!”随即掏了掏口袋,扔给齐勇一个大松塔。齐勇接着松塔就看着胡八一,胡八一说,“喂喂它。”

齐勇点了下头,胡八一看着松鼠说,“过去。”

齐勇剥出一颗松子喂给松鼠,看着松鼠磕松子吃得欢快竟笑了出来,看了眼胡八一,胡八一低着头只顾着烘干麦子。

“是所有鼠类都是你们家亲戚?”齐勇问了句。

胡八一抬眼看着他摇了摇头,“只有老鼠是。”

“那这只松鼠怎么回事?”齐勇问。

胡八一看了眼松鼠笑了出来,“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神了?这只松鼠是我跟胖子到这的时候逮回宿舍养的,已经养熟了,要不然怎么这么听话。”

齐勇张了张嘴,“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胡八一笑着说,“以为我会神仙方术?”

齐勇低着头咔吧咔吧地掰松塔,胡八一也没多说接着干自己的事,齐勇想着还是不对,“可是昨晚那个……”

胡八一看着齐勇神秘地点了点头,“那个,才叫神仙方术。”

齐勇眨了眨眼,“真的假的?”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我可没在别人显过。”

齐勇侧了侧脸,“那胖子——”

“他不知道。”胡八一直接说。

齐勇抿了抿嘴唇,“你……你就不怕我去告你?”

胡八一歪了歪头,“别人或许有可能,你不会。”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胡八一摇了摇头,“我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怎么会说我喜欢——”胡八一硬生生地停住了,只是微笑着又摇了下头。

 

我喜欢你。

 

齐勇低头剥下松子扔给松鼠,胡八一清了清嗓子,“那个……今天那个……你也放心,你在我面前说什么都没关系。”

齐勇抬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点了点头,接着微蹙了下眉,“只是,你以后做事还是先想清楚再做。如果我在,我会想办法帮你,可是以后你走了,要是再不过脑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怎么办?”

齐勇睁了睁眼睛,胡八一叹了口气,“像是这次冲到支书面前说要他开除你,这种没脑子的事,以后少干!”

“你说谁没脑子呢!”齐勇反驳了句。

“你觉得自己干得很漂亮吗?”胡八一抬了抬眉毛。

“胡八一,你别蹬鼻子上脸啊!”齐勇喊了声。

胡八一摆了摆手,“当我没说。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齐勇瞪了眼胡八一别过脸,胡八一低声嘟囔,“反正我能兜就兜着,有多少能耐使多少,谁让我倒霉呢。”

齐勇皱紧了眉头,“你怎么还不走啊!”

胡八一长出了口气,把已经烘干的麦子打了个捆结成一束,向着角落里扔了过去,说了句,“这就走。”

齐勇看了眼麦子又看向胡八一,“这是干吗?”

“停火协议啊。”胡八一站起身,“你晚上好好睡吧,它们不会出来闹。”他又摸了摸身上掏出个松塔扔了过去,齐勇接住了看着他,胡八一说,“松鼠留下来陪你吧。”

齐勇眼睛亮了下,胡八一对松鼠说了句,“听话,别乱跑!”

松鼠扒着齐勇的裤子爬了上来,沿着胳膊爬到了手上,拿着手上的松子吃,齐勇摸着松鼠笑了出来,胡八一交代了声,“注意火。”就离开了粮库。

齐勇正在逗松鼠,应了一声也没在意,再抬头时胡八一已经走出去老远,齐勇站在门口看了眼胡八一的背影笑了下。

 

早晨吃饭,齐勇坐在了胡八一对面,胡八一还正奇怪着,感觉松鼠顺着裤子爬了上来,钻进了胸前的口袋,齐勇看着松鼠还有点舍不得,王凯旋嚼着窝头看了眼,“圆圆回来了?”

齐勇低头笑了下,“你俩给它叫圆圆?”

王凯旋说,“你看它眼睛多圆。”胡八一接着点头,“是啊,跟你挺像的。要不改名叫小勇——”

齐勇抬脚踹了胡八一一下,胡八一捂着嘴忍着没叫出声,紧闭着眼睛喘了口气开口说,“叫圆圆……”

王凯旋斜眼看着胡八一,“我也是头一回见你这号,为了追人不要命的——”

没等王凯旋说完,齐勇就一脚踢了过去,王凯旋深吸了口气,瞪着眼睛看着胡八一,低声说了句,“卧槽……”

胡八一看着王凯旋,眼神交流问他有没有暴力对抗的可能性。王凯旋揉着自己的腿,“敌我悬殊,按兵不动,从农村包围城市。”

 

王凯旋吃完了饭,意犹未尽地吧唧嘴,“老胡,咱们得想法子解救一下世界上那三分之二的受苦大众啊!”

齐勇看了眼王凯旋,王凯旋一脸严肃,又看向胡八一,胡八一嚼着窝头解释,“那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每天都生活在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攻击下。”

“对,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挺身而出,对着那些糖衣炮弹大喊‘向我开炮’!”王凯旋说。

胡八一点了点头,“糖衣炮弹是不是土豆烧牛肉做得?”

王凯旋低声说,“不是牛肉也行,什么肉都行。”

胡八一眯了眯眼,“咱们把上次那两只鹅……”胡八一做了个手势。

“那是公社的,敢偷吃了,咱们就等着被踏上一万只脚吧!”王凯旋说。

胡八一想了想,“要不去打只兔子?”

王凯旋惆怅地望天,“我这整天割麦子割豆子,胳膊都快抬不起了!”

胡八一嘶了一声,“那——”

“河里有鱼。”齐勇说了句。

王凯旋咽了咽,仿佛看见活蹦乱跳的鱼就在眼前一样,“是吗?老胡,咱们去钓鱼!”

胡八一为难地皱了皱眉,“这河流速这么快,你钓得上来吗?”

“那我去借个渔网?”

“那如果人家问你干什么,你要怎么说?”

王凯旋闭着眼睛低头抵在了饭桌上,“哎,革命道路的艰辛曲折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齐勇叹了口气,“砍根竹竿削尖了就能扎上来,要什么渔网!”

胡八一看着齐勇笑了出来,齐勇弯了弯嘴角接着吃饭,胡八一扭头看着王凯旋,“瓦西里同志,我说什么来着,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评论(41)

热度(400)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