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15。

谢谢大家的厚爱和贺年,也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给彭德怀同志》

 


15.

 

岗岗营子离着镇上还算是近得,赶到也到了中午头了。

临近镇上,人和车都越来越多,镇政府门口各个屯子交公粮的马车都排出老远了。丁思甜和田晓萌坐不住非要下车,冯村长怕她们跑丢了出事,让王凯旋跟着两个人去邮局,王凯旋心花怒放满口答应,跟胡八一打了个招呼就要走,胡八一一把抓住王凯旋的领子,“胖子,你可别光顾着看那谁,都看好了,听见没!”

“知道了!哪能啊!”王凯旋拍了下胡八一的胸口,“一会哥哥给你买烟来!”

胡八一看着王凯旋带着两个姑娘往邮局去了,回头看了眼后面车上的齐勇,齐勇头一次到镇上来,正朝远处张望,头都没回说了句,“别看了,往前走!”

胡八一眨了眨眼歪着头转回一看,前面老秦头已经朝前走了,空出了一大截,连忙赶马向前。听着后面齐勇喊了声,乌云向前走了走。

胡八一向后喊了声,“你饿不饿啊?”齐勇没说话,胡八一又说,“我快饿死了。”说完就叹了口气靠着麦垛,后面依然没有回音。胡八一深吸了口气,刚出了声,“齐——”

“齐什么?”齐勇站在他的车边看着胡八一。胡八一一口气憋了回去,瞪着眼睛看着齐勇,“你你……”齐勇带着笑意斜眼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咽了咽,“你干吗?”

齐勇把手绢包塞回了胡八一手里,“还剩了点,你先垫垫吧!”

胡八一摸了摸,抬头看着齐勇,“你没吃啊?”

“吃了啊,没吃完。”齐勇说。

“这也没多少啊,怎么就吃不完啊?”胡八一想了下,“齐勇同志,榛子本身是没错的,不是因为是我剥的它就有毛病——”

“我知道!”齐勇打断了胡八一的话,“我是没吃完!说什么呢!”

胡八一点了下头,“哦,那你吃得也忒少了,”他转了转眼,勾着嘴角笑了下,“是不是专门给我留的?”

“别臭美了!”齐勇瞪了瞪眼睛,“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齐勇伸手就要去抢。

胡八一躲了躲,“吃吃,谢谢勇哥,谢谢勇哥!”

齐勇瞪了他一眼转身要走,胡八一拉着齐勇,“哎,坐着说会话呗?”

“后面车上没人!”齐勇甩开他的手,回了自己车上。

 

约莫排了一个多小时才排到了他们,老秦头、胡八一和齐勇负责卸货称重,村长去算账,呆在会计办公室一直出不来,三个人在外面又等了半晌,看见村长走出办公室时表情有些凝重。

胡八一走近了问了句,“村长,给咱留多少?”

“留啥?”村长看了眼老秦头,老秦头皱着眉喘着粗气,村长说,“还想留?没让补交就是好的。”

胡八一睁了睁眼,“就咱那几根玉米?撑到明年开春?冬天吃什么!”

村长低了低头,“先找地吃饭吧!”

“不行,我得问问去!”胡八一说着要进办公室。

齐勇一把抓着胡八一的胳膊,“老胡!”胡八一愣了下回头看着齐勇,齐勇看了眼村长,对他说,“别给村长添乱,先吃饭。”

 

出门看见有许多屯子都是山高路远,顾不上吃饭直接就回了。他们赶上车找到了邮局,邮局门口,田晓萌坐在台阶上正抱着丁思甜哭,丁思甜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王凯旋站在旁边左右不知道该怎么办,抬头张望就看见了胡八一他们,叫着两个姑娘一起走了过来。

“小田?怎么了?”胡八一连忙迎了过去。

“我……”田晓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是快要晕倒了,胡八一扶着她的肩膀,摸了摸身上他自己的手绢递过去,“这,刚才装东西有点脏了,你别嫌弃。”

田晓萌握着手绢低头痛哭,头抵在胡八一的肩膀上,胡八一叹了口气抬头看着王凯旋,做着口型说,“怎么回事?”

丁思甜解释了下,“刚才我们去拿寄到村上的信,刚好有封信是晓萌的,信上好像是她妈妈身体有点……不太好……”

胡八一点了点头,低头安慰了句,“那个,小田,阿姨是吉人自有天相是吧,她肯定没事,你别着急,这信寄过来都过了一个月了,说不定阿姨都好了呢,是不是?”

“班长……”田晓萌听着胡八一的话哭得更惨了,拽着胡八一的衣服埋进怀里哭。

胡八一像是缴械投降的国军一样举起双手,动都不敢动,全身都僵了,王凯旋也是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忍着笑看着胡八一。胡八一示意他赶快把田晓萌拉开,王凯旋耸了耸肩,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伸头往后看了眼。胡八一看他的样子突然晴天霹雳般地想起来,齐勇的车就在后面。

王凯旋看着齐勇跳下车,绕到乌云前面紧了紧皮带,摸着马头跟它说话。胡八一瞪着王凯旋用眼神问他什么情况,王凯旋一副给胡八一送病危通知单的表情,胡八一呲了呲牙,王凯旋连忙低声跟丁思甜说,“小丁,把小田拉开吧?”

丁思甜点了点头,上前去轻声细语地安慰田晓萌把她拉开了,胡八一松了口气说,“小田,要不你到县上挂个电话回去?问问看怎么样?”

田晓萌摇了摇头,“我妈妈这个病已经很久了,蹲牛棚冻出来的,我知道的……”

几个人都沉默不语,村长站在旁边也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人是铁饭是钢,先吃饭!”

 

找了家做一锅出的小饭馆,要了四十个饼子就着几盘菜风卷残云一样的吃个干净。村长在饭馆碰上了黑风口北边屯子的村长,两个人坐着唠嗑,齐勇就说了声去后院喂马了。

齐勇端着盆水先喂给头车的老马,而后又打水喂给乌云,就听着有人说了句,“勇哥,别光喂你自己的马啊,我们家烈风也是没娘疼的娃,你也给喂点呗?”

齐勇扭头看着胡八一牵着烈风走了过来,“自己不会喂?”

“你喂的它才吃,我喂它喷我一脸!”胡八一斜眼瞪着烈风,烈风靠近乌云,也伸头到盆里去喝水。乌云脾气不好,打了个响鼻要生气,齐勇及时说了句,“乌云,别那么小气,还吃独食啊!”就是这样两匹马才相安无事的一起喝水。

胡八一走到齐勇身边往他兜里塞了一把,齐勇低头看着说,“干什么?”

“刚才胖子那拿的水果糖。”胡八一伸舌头让齐勇看自己嘴里的糖。

“我不爱吃甜的。”齐勇说。

“那怎么办?”胡八一笑了下,“要不我这个给你咬一块下来,你多少尝个鲜?”

齐勇扭头瞪着胡八一,端着水盆就要泼过去,胡八一急忙往后跑躲开了,站在远处说,“水是珍贵的,应该让它流回原处!”

“烟是有毒的,我也没见你少抽一根!”齐勇瞪着胡八一,“我看你是脸好了又找抽呢!”

“不行不行,我好容易才能见人!”胡八一整了整头发,挑着眉毛看着齐勇,“怎么样?有没有点‘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质?”

“你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气质!”齐勇忍着笑说。

“那是啥气质?”胡八一走近了。

“你要不要试试?”齐勇抬着眉毛,胡八一往后退了退,齐勇终于笑了出来,“你别来给我捣乱!滚犊子!”

胡八一赌咒发誓不再捣乱,齐勇才让它靠近了些,胡八一嘎吱嘎吱地把糖块咬碎吃完了,一摸身上已经没了,刚才那把糖全塞进齐勇口袋里了,又悄声说,“勇哥,我拿块糖。”

“你全拿走吧,我不爱吃。”齐勇点了点头。

胡八一剩了几块,其他又抓了回来,剥了一个递到齐勇嘴边,齐勇看了他一眼,胡八一抬了抬下巴让他尝尝,齐勇伸头吃进嘴里,胡八一自己剥了一个塞进嘴里。

胡八一问了句,“累不累啊?让我来吧?”

“闭嘴。”齐勇想了想,“对了,小田怎么了?”

“她妈妈好像病了,还挺重。”胡八一摸着烈风的头看着齐勇,“哭得快要抽过去了。”

齐勇看着胡八一,“不是有你呢吗!”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你看见了?”

“就在大街上,我倒是想看不见呢。”齐勇笑了下。

胡八一看着齐勇的表情,“你生气啊?”

齐勇歪着头瞪着胡八一,“我生什么气啊!跟我有什么关——”

“我以为你喜欢田晓——”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住嘴。

没有人再说话。

过了会,盆里的水眼看见底,胡八一问了句,“齐勇,你的糖是什么味的?”

“橘子。”齐勇把剩下的水倒掉,转身要走。

“我的是苹果味的。”胡八一微笑了下,站在齐勇面前挡着路。

齐勇抬头看着他,“那怎么了?”

“你想不想尝尝?”胡八一收起了笑容,直视着齐勇的眼睛。

 

如同那天夜里他说,我喜欢你。

 

烈风的头蹭着乌云的脖颈,乌云没有再生气,而是向后躲了躲。

 

胡八一笑了下,“我还得采买用度,你要一起去吗?”

“我……喂马……”齐勇张了张嘴。

“好,你忙。”胡八一拍了拍烈风,转身离开了后院。

 

午后,老秦头就觉得这天气有点不对,风有点凉,他跟村长说咱们得赶快启程,怕是要天黑才能到家。村长急忙让齐勇去找胡八一他们,他们留下来套车。

齐勇问着人找到了供销社,看着王凯旋已经抱着一堆牙膏肥皂手套袜子什么的,胡八一抱得都是盐糖佐料,是给食堂采买的。

齐勇说,“买完了吗?村长让咱们走呢!”

胡八一看了看,“差不多了……哎等等,同志,雪花膏给我拿两盒。”

齐勇眨了眨眼,“你擦雪花膏啊?”

胡八一扭头看着齐勇笑着摇了摇头,“咱们带了俩女知青出来,就剩了王娟一个在家,还不给她带点东西,万一她有情绪怎么办?”

齐勇点了下头,笑着说,“你还挺有心的。”

“哪是!”胡八一拍了拍胸口,“我可是人民敬爱的好班长。”

“臭美,快走吧!”齐勇帮着抱了些货物,三人一起出了供销社。

 

回家的路上,胡八一的车仍然走在中间带着田晓萌,给她抓了把糖块哄着她。没有了麦垛的阻隔,后面的车能清楚的看见胡八一不时回头跟田晓萌说话逗她笑。丁思甜坐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回头问王凯旋,“凯旋,是不是小田跟你说让你跟她换位置,她要坐班长的车的?”

王凯旋愣了下,也不敢说是自己求田晓萌换位置,只能支支吾吾地应了声,“呃,啊,啊……”

丁思甜接着说,“我说她怎么要唱红莓花儿开呢,原来是有个姓胡的少年已经是她的心上人了。”丁思甜笑了出来,“凯旋,班长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有没有心上人?”

“啊?”王凯旋看了眼齐勇。齐勇拽着缰绳一句话都不说,扬鞭子打了下乌云。

“啪!”的一声异常响亮。

胡八一在前面听得浑身一紧,扭头看了眼后面,“这是怎么了?不是不让使劲抽吗?”

 

风越来越急,天越来越暗,暴雨将至。

老秦头在前面点起了风灯,天色暗的看不清前路。三辆车都跑得飞快,他们只能尽力加快速度,争取赶在雨前到家。

突然老秦赶的老马猛然一停,长嘶了起来,老秦连忙拉紧了缰绳,稳住了马车。胡八一看到前车出了状况急忙拉紧缰绳,烈风被拉得两只前蹄都抬了起来,大声嘶叫着,胡八一和田晓萌坐在后面的车上全都被烈风掀了下去。

齐勇跟在最后,看到老秦的车况有异已经及时叫停了乌云,眼看着胡八一的车上人仰马翻,王凯旋跳下车大喊了声,“老胡!”

齐勇扔下缰绳跳下车就向着马跑,烈风被惊过一次,最怕就是再出状况,万一发起疯来,胡八一和田晓萌都有危险。

“烈风!”齐勇跑到了烈风身边,烈风仍然不安定的不停地踢着前蹄走来走去。

王凯旋跑到胡八一身边把他扶了起来,胡八一像是给摔散架了似的浑身都是疼的,回头看了眼田晓萌已经被丁思甜扶了起来,虽然摔得头晕眼花的,好在没有大伤。

烈风抬起前蹄踢腾着,长嘶一声,胡八一扶着王凯旋站了起来,生怕烈风踢着齐勇,他想了想回头冲着乌云喊了声,“乌云!”

乌云听见叫唤了一声,打了个响鼻,烈风才慢慢平静下来,齐勇靠近了烈风摸着它慢慢安抚。

胡八一和王凯旋往前走到老秦和村长的车边,王凯旋吆喝了声,“老秦叔!怎么回事啊!”

“别吵吵!”老秦头扭脸瞪着王凯旋低声说。

 

胡八一顺着老秦头和村长的眼光向前看过去,山路远处,最为晦暗不明的地方,影影绰绰的,似乎亮着两盏青绿色的小灯。

 

 


评论(75)

热度(424)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