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0。

我要预警一下,本章开始进入灵异单元。



雾满龙冈千嶂暗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20.

 

齐勇皱了皱眉说,“胡黄二仙?哪个神仙姓胡啊?”他扭头看着胡八一,“你知道吗?”

胡八一挑着眉毛,“你不知道?”齐勇摇了摇头,胡八一笑了下,歪了歪头,“你可真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啊,根正苗红成这样?”

齐勇瞪着眼,“不说算了。”转身要走。

胡八一一把抓着齐勇的手,“你就不能耐心点?我说我不说了吗?”胡八一站得近了些,凑到齐勇耳边,“胡黄二仙,这胡指的是狐仙,黄嘛就是黄皮子,在这那得叫胡三太爷,黄二大爷。”齐勇眨着眼,胡八一又说,“五仙你总听过吧?”

齐勇恍然大悟,“我小时候听老人说过,这一时怎么想得起来?”

胡八一点了点头,“这可能是破四旧的时候有人进山把这个供奉砸了。”

齐勇疑惑地看着胡八一,“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胡八一眨了下眼,“我们家供得灰仙,忘了?”齐勇突然想起来胡八一在粮库与那群老鼠的谈判,胡八一抬了抬眉毛,“要不然能保证粮食不被祸祸吗?”

齐勇歪着头,“你怎么对这些懂得这么多?”

“我可是封建流毒余孽。”胡八一的语气不太好。

齐勇看着胡八一,知道他想起了最不愿回忆的往事,难得好声好气地说,“我又没说你流毒,你干吗生气啊?”

胡八一看了眼齐勇,手电的微光映在齐勇眼里,真诚而信任,齐勇弯着嘴角对他微笑了下,胡八一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低了低头,“你不觉得就行。”

 

两个人出了山洞,燕子抱着狗立刻迎了上来,“你俩咋进去这么久啊?”

胡八一抬头看了看,“不下雨了?”

燕子着急地说,“咱快走吧,一会黑了出不去了!”

“走。”胡八一说了句,三个人一起手脚并用地往上爬。

最先爬上坡的必然是栗子黄,站在坡上嗷嗷地叫了两声,燕子问了句,“八一哥,洞里面是啥啊?”

“没啥,供得保家仙。”

燕子一听就明白了,回头向下看了眼,自己嘟囔了句,“怎么供在这?”

胡八一看着燕子,“怎么了?”

“保家仙这山上确实有,可是前几年已经给推了啊!”燕子皱了皱眉,“而且这地方这么偏,不是咱们滑下来都找不到,谁会在这供奉啊?”

爬上了坡,胡八一回头看了看地形,好像是有点奇怪。齐勇说了句,“我看那个房檐还是新茬,好像是新打断的,里面的牌位也不像是旧的。”

胡八一像是突然灵光一闪,“这里难道原来是个狐狸窝?”

 

“燕子,你记不记得吴瞎子是怎么瞎的?”胡八一说。

燕子皱着眉,“就是人熊打伤了嘛!”

胡八一看着燕子和齐勇,“你爹跟我说过,吴瞎子原来可是有妻有子,一家子和和睦睦的,”胡八一看了眼坡下,“可是因为有次进山得罪了胡三太爷,所以才会妻子难产,儿子夭折啊。”

燕子想了下,“我都不记得了,也就是听说过……”

“你爹那次地瓜烧喝多了告诉我的,解放前的时候,吴瞎子有次进山翻下坡,却是发现了一窝小狐狸,他就一窝端的全都带回家剥皮换钱去了,结果当晚狐仙就托梦给他,说会让他断子绝孙,让他死于非命!”胡八一长出了口气,“吴瞎子的人又臭又硬的,不信这个邪,几次上山到处放皮馄饨要逮狐仙都没逮住,而且他再想打别的猎物却也打不着了,他有次明明看见了那个老狐狸,跟着跑过去的时候,却是正碰上人熊。他废了个招子把命保住,从此手艺也废了,便是收敛了,听说还带贡品上山供奉。”

胡八一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自己的思绪,“不对,哪里不对。吴瞎子不是打不到任何猎物所以才收手的吗?”

“咋啦?”燕子咽了咽口水。

胡八一看着齐勇,“你记得我被鹅打得那次吗?”齐勇点了点头,胡八一皱着眉说,“我分明看见他家后院挂了个兔子!他什么时候能打猎了?”

齐勇张了张嘴,胡八一正在纳闷,燕子指着远处颤颤巍巍地喊了声,“八……八一哥,那是啥玩意啊……白乎乎的……”

齐勇连忙转身顺着燕子指的方向看过去,树林掩映处确实有一块白影,可却看不分明。胡八一眯了眯眼,“那好像是树上挂了啥东西吧?我去看看。”

“啊,别,别去了吧……”燕子拦了下。

胡八一笑了下,“没事,我们是唯物主义战士,信仰的是马列主义,就这点胆子怎么迎接即将到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说着端起了枪,“你要怕就在这?”

“我……”燕子想了下,“我还是跟着你吧……”

胡八一看向齐勇,齐勇摸着工兵铲甩开,胡八一歪了歪头示意他,他微点了下头。

三个人慢慢向着那团白影前进,胡八一和齐勇首当其冲,燕子抱着栗子黄跟在后面,正当快要接近时,栗子黄突然嗷嗷叫起来,吓得胡八一一哆嗦,回头看着燕子,“你能不能让它先别说话?”

齐勇已经打开手电看清了那团白影,竟是一张钉在树上的狐狸皮。

胡八一扭头从上到下细细地看,“咱这可不产白狐狸啊……”

齐勇扭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动物皮毛多是为了隐蔽自身的,咱们大兴安岭是林区,这林区自然是棕色皮毛的狐狸多,也有赤色的,这些狐狸只有腋下到肚皮这一小片是白色,所以才有‘集腋成裘’这一说啊!”胡八一看着齐勇。

“那这……”

“这狐狸得是多少岁了啊……”胡八一念叨了一句,又回头看着坡下的断壁,想想吴瞎子家后院吊死的兔子,“这得是吴瞎子逮住那个狐仙了吧?”

燕子抬头看着树上,“那也不用这么大仇,钉树上啊……”

“人家家可是家破人亡啊……”胡八一叹了口气,“这个恐怕没那么容易了结吧?吴瞎子人呢?”

齐勇说,“屯子里男丁都去林场了啊!”

胡八一看着齐勇,眼神里竟是有些遗憾,齐勇想了想,“不,不会出事吧?”

胡八一为难地长出了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先离开这!”

 

三个人准备离开这里回屯子,燕子放下了栗子黄牵着狗绳,栗子黄却是冲着一处叫了起来,扯着燕子非要过去,胡八一说了句,“是不是找到田晓萌了!”

燕子一想索性跟着栗子黄一起跑过去了,胡八一和齐勇也随后跟着过去,栗子黄奔着山上走了一阵停了下来冲着燕子叫了起来,燕子蹲下一看,“哎!是一只布鞋,是不是小田的?”

话音刚落,天上突然一声炸雷,把燕子吓得尖叫了出来。

一道闪电直劈在了刚才他们站着的树上,齐勇抓着胡八一,“老胡!”

胡八一眼看着那棵树就这么着了起来,像是刚下过大雨的潮湿根本无法妨害到它的燃烧,那棵树连同树上的狐狸皮一起烧了起来。

栗子黄像是被吓住了,尖叫着扯着燕子非要走,也不知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扯得燕子站都站不住,只能跟着它走。

“八一哥,齐勇哥!快走!”燕子喊了声。

胡八一拍了齐勇一下,“快走!”齐勇点了点头,转身向着燕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燕子被扯得跑得飞快,胡八一跟着喊了声,“燕子,你慢点!看着点路!”胡八一看着齐勇没有跟上来,回头准备喊他,却看见齐勇像是正低头甩着脚上扯着的树藤。胡八一喊了声,“燕子等一下!”转身就向着齐勇跑过去。

“咋了?”胡八一走近看了眼。

齐勇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就缠上了。”

“行,快走。”胡八一抓着齐勇的胳膊,向前看了眼,燕子已经不见了踪影,胡八一说了句,“咱们快追!”

两个人跟着燕子跑过的路追了过去,却是再也找不到了燕子,林子里此时更暗了,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两个人踏在泥水里的跑步声。

转过一棵树胡八一突然停了下来,抓着齐勇不让他再向前一步,齐勇喘着气看着他,“怎——”

胡八一捂着他的嘴,手指挡在自己的嘴前,示意齐勇别说话,然后给他指了指。齐勇疑惑地顺着胡八一的指尖看过去,远处的一个地势略低的洼地,在一圈树的包围下,一群没有衣服的人都低着头,默默地蹲在一起。

齐勇张着嘴想要叫出声,胡八一从后一把捂上了齐勇的嘴,拖着他退开了这里。

 

两个人昏头昏脑地不知道跑到了何处,再也看不见燕子在哪,胡八一扯着齐勇躲在一棵树后休息,齐勇大喘着气看着胡八一,“哪……哪来的人……他们……”

胡八一四处看了眼,看向齐勇,“那不是人。”

齐勇瞪大了眼,“不,那……那是,什么?”

胡八一皱了皱眉,“不是人,你说是什么?”

 

齐勇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胡八一。天色晦暗看不清他的脸色,可胡八一却感觉齐勇像是突然连呼吸都发着抖。

胡八一轻叫了声,“齐勇?齐勇?”晃了晃他,“你没事吧?”

齐勇咽了咽口水,说不出一句话来。

胡八一靠近了齐勇,“你害怕?”他本以为齐勇会像从前一样回上一句,“你才害怕!”可齐勇什么也没说,只是仍在大喘着气。

“你真的——”

“你闭嘴!”齐勇终于说了一句。

胡八一笑了下,歪了歪头,“惊马和狼群都吓不倒你,这些算得了什么!”说着按着齐勇的肩膀,“没事的。”

齐勇看着镇定冷静的胡八一不知为何心里便有了底,他点了点头,四周看了看,“燕子呢?”

“跑丢了。”胡八一说,“咱们大概是迷路了。”

齐勇看了看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他咽了咽口水,轻声问了句,“这个是……”

胡八一想了下,“这八成是个人殉坑,你看见周围那一圈槐树了吗?那里阴气最重,所以逢着日子不好的时候就会有事。”

“人殉?”齐勇惊讶地说。

胡八一点了下头,“这附近应该有大墓。”

这一连串的变故简直搅乱了齐勇的脑子,他摆了摆手,“你等会……你让我屡清楚……”

胡八一起身说,“你慢慢屡,咱们得找个山洞避避风,晚上再下雨咱们得冻死,顺着山找吧?”

齐勇此时倒是听话,跟着他起身去找山洞,边走边问,“你怎么知道这附近有墓?”

胡八一笑了下,“你怎么问题这么多?”

“我没心情跟你闹,快说。”齐勇回了句。

“我爷爷,”胡八一扭头看着齐勇,“原来就是干这个的。”

“你不说他是算命的吗?”

“也算命啊。”胡八一点了下头,“他年轻的时候干得营生可多了去了!”胡八一正经地说,“你听过一句话吗?叫,七十三行,摸金为王。这个摸金啊,就是倒斗的,也就是盗墓。比如我跟老秦头打听吴瞎子的事,其实也就是听个热闹,但是这在行里叫踩盘子,那是倒斗之前的必做的工作。”

齐勇听着胡八一说话慢慢放松了下来,“这是黑话吧?”

胡八一点了下头,“我也是家学渊源,所以略知一二,献丑献丑。”

“你看着可不像略知一二啊,”齐勇说,“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眼睛都放光。”

胡八一拉着齐勇停了下来,“我就是想告诉你,我还是有点用处的,特别是在这方面。所以,别怕。”

他们离得不算太近,齐勇只是能看清胡八一的轮廓,可是他的言语坚定,让他温暖。

就像一直以来他给予自己的一样。

齐勇垂着眼睛没有回答,胡八一转身要接着走,齐勇张了张嘴,“我没觉得你没用。”胡八一看着齐勇,齐勇低头笑了下,抬眼看着他,“我只觉得你话太多。”

胡八一笑了下,齐勇微笑着说,“快走吧。”

 


评论(38)

热度(391)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