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3。

攀险呼俦侣,盘空识健翎。《登云麓宫联句》



23.

 

胡八一看到眼前黑乎乎的飘着一个身影,拿着工兵铲便死命地挥了过去,却听到“啪”一声打到了一个实体。那身影因为胡八一的这一敲,开始晃了起来。

齐勇举枪准备射击,胡八一拦了下,“等会,好像不太对。”拿起手电照过去,却发现是一个黑衣黑裤的尸体,只是被吊了起来,荡在眼前。

齐勇仔细看了看,“这是……在这上吊了?”

“嗯,”胡八一应了声,手电向上照了照整个吊起的尸体,突然觉得这装束有些眼熟,“这人跟外面的那个是一伙的。”

“你怎么知道?”齐勇跟着向上看。

“你看他们穿着的黑棉袄,还有那个红绳子,那是腰带,”胡八一看着洞里的环境,“这俩恐怕是盗墓的。”

齐勇歪着头想了想,看着胡八一,“不对啊,既然是盗墓的,干吗要在这上吊啊?费了那么大的劲,打盗洞开墓门进来了,然后在这吊死?”

胡八一撇了撇嘴,点着头说,“也是啊……”慢慢走进了洞里。

齐勇跟着进来,捂着鼻子,“这里好像也是个黄皮子的窝。”

胡八一说,“就是刚才咱俩没进的那个耳室,这地方挺大的。”胡八一照着头顶,顺着那具吊死的尸体拴着的石梁看,却在不远处发现了另一个吊死的尸体,胡八一指了指,“那是个啥?”

齐勇辨认了下,“好像是个动物也吊死了,是……是个……”齐勇睁大了眼睛,“是个黄皮子!”

胡八一又回去看那个吊死的尸体,跟这黄皮子的身形都是一样的,“以命换命,这俩人是被黄大仙讹上了。”

“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它们。”齐勇看向胡八一。

“不死不休啊……”胡八一叹了口气,“少不了弄死了它们中的哪个,我听说黑风口一个屯子里的猎人逮了几只回来,从那往后,夜夜窗户根底下都有黄大仙又哭又闹的。”

齐勇呲了呲牙,这种故事他小时候都是当睡前故事听的,现在亲眼看见才觉得毛骨悚然。

胡八一拿着手电又照向别的地方,地上还有各种腐烂发黑的尸体,看情形都是小动物的,这里的气味难闻除了是黄皮子的味,还有这些已经烂掉动物的气味。

齐勇捂着鼻子说,“快出去吧,熏得我头晕。”

胡八一点了点头,依然向里走,看到山壁上又出现了个圆形碗口大小的洞,与他们在之前的隧道里看到的一样,胡八一走近了仔细看,这个洞与这些山洞一样,都是山体自带,他伸手摸了摸,却没有之前的湿黏,向里伸了伸,却是摸到了什么,他掏出来拿手电一照,吃惊地张了张嘴。

“是什么?”齐勇走近了看他手里,眨了眨眼,“这是……蛇蜕的皮吧?”胡八一点了点头,齐勇拿过蛇蜕展开看了看,“这么粗的蛇,这得是蟒蛇了吧?”

胡八一看着洞口,又拿着手电看了看周围的山壁,也有大小不等的洞口分布,“我知道了。”

齐勇看着胡八一,“什么?”

“这个墓,”胡八一又看回了蛇蜕,“是个活的。”

 

齐勇咽了咽嗓子,扔下了蛇蜕,“你……别吓唬人,这墓怎么还有活的死的?”

胡八一看着一地的骨骼残渣,“这个墓依附于牛心山,就在山体中心却不更改山的结构走势,这山中的狐狸、蟒蛇这些动物都会从这些洞中出入,可这却丝毫不会改变这个墓的气韵,因为它吸收的是整个牛心山的生气,山在墓在。”

齐勇看着胡八一,“真的是三仙帮它守墓?”

胡八一点了点头,“这个祭坛刚巧就是黄皮子的窝,它们偷回窝里的东西在这吃了,都算是祭给了墓里的三仙。”胡八一看着齐勇,“我怕这里真会有什么。”

“你是说……闹鬼吗?”齐勇看了看周围。

胡八一摇了摇头,“那都是小事,黄皮子最擅长给人制造幻觉,狐仙那迷魂汤就更不用提,这还有个天龙……”胡八一看着齐勇,“白蛇传你听过吗?”

“不是报恩的吗,怎么了?”齐勇歪了歪头。

“你有恩让它报吗?”

齐勇连忙摇了摇头。胡八一也摇头,“我也没有。”

“那你问这个干吗!”齐勇皱了皱眉。

胡八一笑着说,“逗逗你,免得你太紧张。”齐勇深吸了口气,圆睁着眼睛,胡八一说,“放心,我说了肯定带你出去。”

“胡八一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齐勇吼了一声没搭理胡八一向前走。

胡八一笑着紧走几步去拉齐勇,齐勇甩了下胡八一的胳膊,“滚犊子!”

胡八一向侧里一歪,便喊了声,“哎呀!”脚下一滑,人便噗噗噜噜向下掉。

齐勇一听便赶紧回身去抓胡八一,只够得着胡八一一只手,这地上也有个天然而成的洞,洞底不知道有多深,齐勇也滑到了洞口,趴在那紧抓着胡八一。

胡八一吊在半空,看了眼脚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一起滑下来的动物骨骼听着掉落了好大会,磕在山壁中间的石头上好几下,才终于落了地,胡八一咽了咽向上看着齐勇,齐勇紧紧攥着他的手,极力维持着,胡八一感觉他们交握的手之间慢慢的湿了,他喊了句,“我操,齐勇,你出手汗也太严重了吧!”

“你他妈给我闭嘴……”齐勇闭了闭眼,仍然紧紧抓着胡八一,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

胡八一以为的手汗顺着齐勇的手背流到了胡八一的手上,接着向下淌,胡八一才想起齐勇的手上的伤,喊了声,“齐勇,你……”

齐勇努力向上拽胡八一,“那只手给我!”

齐勇伸手抓住胡八一的另一只手,开始向后用力的拉,胡八一两只脚在下踩着山壁,攀着齐勇的手终于爬了上来,翻身躺在了地上。

手电甩到了远处,齐勇也躺在地上大喘着气,肾上腺素让他的手脚有些发抖,他扭头看着胡八一,胡八一闭着眼睛喘着大气,也是跟他一样的情形。

“你——”齐勇刚开口,胡八一就坐了起来,抓着齐勇受伤的那只手查看,血已经浸湿了手绢,他皱着眉头咬了咬嘴唇。

齐勇看他一副内疚心疼的样子就想把手抽回来,胡八一抬头看着齐勇,齐勇清了清嗓子,“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

“是我不该在这种地方开玩笑。”胡八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不是怕我紧张吗?”齐勇微笑了下。

“这本来就是因为我才伤着的,”胡八一看着齐勇的手,“我他妈真该掉下去——”

“胡八一!”齐勇喊了声,“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掉下去我当然要救你上来了,难道我掉下去你不救吗?”

“这不一样!”胡八一抢着说,“我救你那是我有私情,你救我说明你是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齐勇听着就笑了出来,“行了,都上来了别瞎扯了,赶快找人是正经!”

 

胡八一拉着齐勇站了起来,捡起了手电和工兵铲,照了一圈寻了条路走,齐勇在后跟着他,却觉得胡八一只四处观察着环境,没有之前的轻松自在、游刃有余,沉默地都不像他了。

齐勇一直以来都觉得胡八一的话忒多了,特别是跟王凯旋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没完没了。了解得多了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没心没肺,反而心细如发,可只是一味的伤春悲秋、自怨自艾不是他们军人般铁血的性格,苦中作乐才是胡八一说的革命的浪漫主义。

“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齐勇跟着胡八一走在又一条隧道里。

“你不是嫌我话多吗?我改改。”胡八一低了低头。

“我都习惯了。”齐勇低着头边走边说,“你还改什么……”却撞上了停步不前的胡八一,齐勇抬头看着胡八一,“怎么不走啦?”

“你的手——”

“我知道。”齐勇说了句,打断了胡八一。

胡八一转过身,“你知道什么啊,我——”

“我知道!”齐勇看着胡八一的眼睛,“用不着,我比这重的伤也受过,没事别瞎操心。”

胡八一没趣地点了点头转身要走,齐勇又说了句,“你……”

胡八一又扭脸看着他,齐勇有些难为情地低了低头,“这个……要是真刀真枪的跟那些蟒蛇狐狸的打,我怎么都不会怕,只是现在……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我有点没底。”

胡八一眨了眨眼,不明白齐勇跟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齐勇抬眼看着他,“你说能带我出去,我信了你的话,心里才能站得住。”齐勇抿了抿嘴唇,“你别在意是我救你还是你救我,这些没那么重要,只要我们都好好的就行。”

胡八一点了点头,齐勇接着说,“你也别内疚了,要不然……出去给我打只兔子抓几条鱼好好补补就好了,嗯?”

胡八一看着齐勇笑了出来,“哎,知道了。”

 

隧道尽头进到了又一个墓室,这里则更像是没有修葺过的山洞,按照规格此处应该是前墓室的所在地,也依应摆放有山石制成的长明灯,左手边是各制式的大小器皿,都蒙着黑色,右手边则是摆了辆铜马车,地上的殉葬坑看起来也有八匹马的殉葬,规格颇高。

齐勇看着山壁上好像隐约有画,就仔细地看着山壁,胡八一则是看上了那堆陪葬品,刚要去看就想起之前齐勇的话,拍了他一下,“我去那边看看,你在这等我。”

“嗯。”齐勇点头。

壁画显然比前面的雕刻要精细一些,只是年久色彩都掉了,只能勉强看出男女形状,看样子倒是女的多些,第一幅有出现众多女眷一起游玩的样子,众人簇拥着这辆铜车马,铜车马里坐了个女的。齐勇扭头看了眼马车,是一样的。第二幅还有两军交战的样子,这个马车在一军背后,那个女人显然是个指挥的角色,齐勇看着这马车所在的一军,装束打扮却都不像是汉族的样子。

“齐勇。”胡八一喊了声。

“嗯?”齐勇扭头看着他。

胡八一笑了下,“看你之前那么生气,来,送你个玩意消消气。”

“什么?”齐勇看着胡八一那笑脸就觉得有问题。

胡八一递过去,是个小巧的发梳,发着黑,想必是银制。胡八一说,“送你个发卡。”说完就笑了出来。

齐勇抬腿就要踹他,“你别跑!”胡八一笑着躲远了些,齐勇追到身边,“还跑是吧!”

胡八一摆了摆手,“我开玩笑,不过真的有东西给你。”真的递过去了一个皮质的长包。

齐勇接了过来,狐疑地看着胡八一,胡八一弯着嘴角,“这个猎枪装子弹装的太慢,不如这个好使。”齐勇打开了皮套,拔出了一把铁质匕首,匕首因为套在皮套里隔绝空气水分,此时仍然寒光闪闪,森气逼人。

“这个我们就这么拿走……行吗?”齐勇眨了眨眼。

胡八一想了想,“按说呢,咱们是应该点灯的,可是我现在连个火都没有别说蜡烛了。”

“点蜡烛干什么?”齐勇问。

胡八一抬了抬眉毛,“祖师爷的传统,人点烛,鬼吹灯。”胡八一说着最后几个字,专门凑近了齐勇耳边,吹了一下。

“胡八一!”

胡八一跑远了说,“所以咱们就只能学着小胖的那套他们是最大的土豪劣绅,必须要踏上一万只脚的理论了!”

齐勇拿着匕首挥了挥,又插回了皮套里,把皮套绑在腰上,抬头跟胡八一说,“这个好像是个女人的墓,我在画上看到,她似乎地位挺高的,而且不是汉族的。”

“不是说牛心山原先是大金国的地界吗?”胡八一在远处看着另外一边,“说不定就是金国的什么娘娘。”

齐勇点了下头,回头接着看画,可是之后的画都模糊不清,他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人经过的痕迹,就说,“小田是不是根本就没进来啊?咱们这一路也不像是有人啊!”

正低头看成套的金属器皿陪葬品的胡八一姑且答了声,“兴许是吧……”

齐勇叹了口气,看了眼远处像是个石碑,左右也无事就想看看到底这墓里是谁,向着那边走的时候胡八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小心点。”

“哎!”齐勇踏上台阶时小心的踏了踏,没有什么异常才向着石碑去,站在石碑前仰头看着,却听到石碑底座“碦哒”响了声,齐勇大惊知道不好,要往后跑时脚下便已经空了,他大叫了声,“胡八一!”

胡八一当即向着齐勇跑了过来,谁知一踏上台阶,两边山壁便同时开了一个洞口,胡八一只能卧倒,乱箭射出,让他抱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等着乱箭射完,胡八一抬头看过去,石碑前已然没有了齐勇的身影,他连滚带爬地跑到石碑前,却不敢靠近,趴在地上砸着石板拼命地喊道,“齐勇!齐勇!”


评论(26)

热度(378)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