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知青组】朝夕万年。29。

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


29.

 

病床边的小柜上放着个网兜,装了有几个大苹果,王凯旋伸手拿了一个蹭了蹭,胡八一斜眼看着苹果,就见王凯旋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那清脆的声音和甜蜜的果香顿时就让胡八一一嘴的口水。

胡八一咽了咽口水,“……那是给我的吧……”

王凯旋边嚼边点了点头,“是,支书和小丁来的时候拿来的。”

“你也真好意思张得开嘴!”胡八一瞪着他。

王凯旋笑了下,“你有本事就自己啃一口。”

胡八一全身都是疼的,一点啃苹果的力气都没有,微侧了侧头,“吃吧吃吧,噎死你!”

王凯旋又重重地咬了一口。

 

“老胡啊,不是我呲你,”王凯旋吃着说着,“就那火炮仗那样,他知道啥叫以身相许!你他妈以为他是黄花大闺女呢!”

胡八一闭着眼,“他当然不知道……我就怕他不知道……我怕他觉得这是他的真心呢……”

王凯旋摇了摇头,“我说,我说你什么好啊!你整天想那么多干什么!管他知不知道,这个高地咱们攻下了、守住了,这就是革命的胜利,你还管俘虏是不是真心投降干什么!”

胡八一扯了扯嘴角,“不当吃不当喝,一块玩玩乐乐就行了,还指望万寿无疆吗……”

王凯旋撇了撇嘴,“你这孙子不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吗?”

胡八一眼光看着一处,可眼前却全没了焦点,“我是孙子了点……可他不是,他是个好人,他就是太好了……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挺带劲的,可越处越觉得,我他妈太自私了,我就为了我自己舒坦,完全没想过他到底玩不玩得起……”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行?”王凯旋看着胡八一失神的样子,“你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是老爷们。”

胡八一笑了出来,眼角迅速地滑了一滴泪下来,“就让他平平安安,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三个月……就回去吧……”

王凯旋指着胡八一,“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孙子,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说追的是你,这眼瞅着要追上了你又说不追了,你怎么那么多心眼啊!我跟你说,就你这号跑偏的人,压根就不能信!”

胡八一不想说话,索性闭上了眼睛。

王凯旋起身站到窗边,隔了良久才说了句,“我看见他哭了。”胡八一没有回答,王凯旋长出了口气,“我出去抽根烟。”

胡八一知道王凯旋的意思,齐勇这样流血不流泪的人,到底是怎样的疼才能让他哭出来?

他还记得,记得晦暗不明的森林,记得未卜的命运,记得拥抱的力道,记得尘土和血液的气息,记得吻。

比所有他曾经有过的,都纯洁,都真诚。

 

我唯一的红太阳。

唯一的明月。

永远的。

 

王凯旋站在齐勇病房的门口,冲他笑了下说,“哎,老胡醒了,不过这会又睡着了,还跟我要苹果吃呢!没事了啊,你也好好养伤吧!”

齐勇惊喜地支起身子,眼里顿时就有了光,“醒了?其他没毛病吧?”

“没有,”王凯旋摇了下头,“就是好像更孙子了!”

齐勇笑了出来,“又怎么了?他说什么了?”

王凯旋低头笑了下,“没啥……”

齐勇正要说去看看胡八一,王凯旋却皱了皱眉说,“哎哟,我先去撒泡尿,走了!”就离开了。

齐勇靠着床头终于放下心了,胡八一终于醒了。

胡八一……齐勇搓了搓嘴唇,这之后要怎么办?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吗?胡八一若是问起呢?难道他要说是胡八一强吻的他?

那真的……只是强迫而来的吗?

齐勇愁眉苦脸地笑了下,谁敢强迫他?

齐勇蜷起那条好腿撑着他低下的额头,他还记得,记得胡八一的嘴唇干裂,记得胡八一的背心湿透,记得胡八一的汗水,记得胡八一的爱抚。

那时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清胡八一的表情,他只记得听到胡八一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就像他的一样。

 

齐勇没有去看胡八一,胡八一也没有去看他。

胡八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只是看着窗外的天一点一点的黑了然后又一点一点的亮了,一天过去了。

离齐勇回部队又近了一天。

住在医疗所快十天了,胡八一的颈托已经摘了,他身上没有大的伤口,只是摔得一下太狠,让他一活动就骨头疼。这天,他看着窗外树叶子落了一地,才感叹这里的冬天来得真早,这才九月下旬连树叶都掉光了。

田晓萌终是没有醒过来,老早就送了县里,支书说联系了她的家人来,而后他也不知道了。胡八一叹了口气,这一趟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种战略上的重大失误直接导致了我军在围剿敌人中的被动场面,真是经验主义害死人!

胡八一提着输液瓶子去茅厕,出门一抬头就看见了齐勇正要进门,医疗所病房不多,他俩就隔了中间一个屋,齐勇看见胡八一也是一愣,怔怔的没有讲话。

他们离得这样近,却隔了那么远。

 

胡八一像是要将齐勇每一寸就记在心里。他只是看着齐勇,齐勇的额头,永远明亮的眼睛,微笑弯起的嘴角,紧张时会滑动的喉结,紧攥过自己的手指,被那畜生狠狠咬了一口的腿,然后深深记在心里。

胡八一微笑着说,“腿……怎么样了?”

齐勇轻蹙了下眉头,他觉得胡八一有些不太一样,他说,“没事,就是皮肉伤。”

“那就好。”胡八一笑了下转身要走,竟没再多说什么。

齐勇抿着嘴唇,他发觉哪里不太对,他看了眼胡八一的背影进了门,他已经不用拐杖,支书说这几天就能接他俩回去了。

齐勇坐在床上歪着头想,他本以为胡八一不说来向他邀功也必然会更亲近他,可今天胡八一连多一步都没走,这是……突然转性了?可是……看他那样子又不像,那眼神像是把他扒开了一样,都快把他看恼了。

齐勇摇了摇头,不对,胡八一有问题。

 

两天后,老秦叔和王凯旋赶了车来把胡八一和齐勇接回屯子。

齐勇和胡八一面对面坐着,齐勇一向话少,可胡八一却也呆坐着不吭声,王凯旋觉得他背后的空气就凝滞了,回头看了好几次,两个人都是低着头,完全不想跟对方交流。

“八一啊,你个瘪犊子别是被熊拍哑巴了吧!怎么一句话都没有!”老秦叔也觉得气氛安静的不太对。

胡八一笑了下,“没有,我这心里头正在翻身农奴把歌唱呢!你可不知道我在那医院,呆得真是够够的!”

“哎哟呵,那别再心里唱了,唱出来大家乐呵乐呵吧!”

“啊?”胡八一尴尬地干笑了下,“老叔,我这还是病号呢!让胖子唱!小胖,你快唱个‘毛主席战士最听党的话’,给我们大家鼓鼓士气!”

王凯旋马上就应承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就开始唱了起来,齐勇这才抬了抬头看着王凯旋微笑了下。等着王凯旋唱完,齐勇说了句,“凯旋,这没外人,你唱点不让唱的!”

“哎哟勇哥!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种人!”王凯旋扭头看着齐勇,齐勇抬了抬眉毛,王凯旋低声说,“你是听‘夜来香’还是——”

“‘敖包相会’。”齐勇说,“会吗?”

王凯旋看了眼胡八一,“这不是老胡压箱底的手艺吗?”

胡八一看了眼齐勇,又看向王凯旋,“说了我是病号!”

“得!那我来了!”王凯旋扬了扬头,“听哥哥我的!”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只要哥哥你耐心的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嗬……

 

胡八一垂着眼听着胖子鬼哭狼嚎的“敖包相会”,想起他们三个人坐在河边吃鱼聊天。情歌是有心人唱给有情人的。可有情人还在,有心人却再也唱不出了。

胡八一抬眼看向齐勇,正逢着齐勇看着他的眼神。

目光一经胶着,便似再也解不开剪不断。


评论(71)

热度(477)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