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河神】纵横四海。段子4

4.

 

小河神变成了铁拐李。

郭得友因为脚伤拄着拐,站在楼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看着那些叫花子拄拐的时候挺轻松的,怎么到我这就这么累呢!

丁卯抱臂坐上观,你还上不上得来了,要不你就在一楼睡得了。

丁卯——郭得友单腿站在楼梯上,气得鼻孔冒火,你还能不能有点人性了!丁卯没在意反倒大笑出来,郭得友瞪大了眼睛,你师哥伤成这样,你于情于理你不该好好关心关心吗!你还站在那!还笑!你给我下来!!

丁卯翻了个白眼,走下楼梯,站在郭得友身边,干什么?

你背着我吧……我实在跳不上去了……郭得友拉着丁卯的胳膊皱着眉,像是一只被人踢了的落水狗,我不想在我屋睡,我的床又冷又硬,对我养伤也不好啊,行行好吧,卯……

丁卯挑了挑眉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老人家不是还生我的气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郭得友伸了三个手指,而且……我昨天不是没走嘛……

丁卯笑了下,那我这……算是于情还是于理啊?

郭得友咽了咽嗓子,嘴唇也不动,哼哼唧唧地说,于情于理嘛……哪有分开说的……

那算了。丁卯转身要走。

哎哎哎!郭得友抓着他,你……你别闹了行不行,我这身心俱疲的!

那下次我让你干什么,你不许一生气就跑,听见了吗!

郭得友皱了皱眉,得得。

丁卯又下了两级让他趴在了背上,郭得友乐呵呵地说,得嘞,走吧!

丁卯把郭得友背到了房间放到床上,郭得友立马躺下长叹一声,舒坦~

丁卯转身要走,郭得友一把抓着他,我跑到哪你还不知道?

我知道是我的事。丁卯扬了扬下巴,总之你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走!

啧,郭得友摇了摇头,敲了下丁卯的脑门,我不就是知道你知道,我才走的嘛!

丁卯眨了眨眼睛,……是谁说得我心眼多的?你的也不少!

 

一大早,大门上铃铛响了。

二哥!小神婆的声音传了进来,放我进来!二哥!

来了!丁卯跑着过来开了庙门。

二——小神婆刚要往前扑愣了下,哎?怎么是你?我二哥呢?

丁卯指了指里面。

二哥!小神婆风风火火地跑进去了。

丁卯笑了下看着后面的肖兰兰,你们回来了啊!

嗯,昨天回来的,给小河神带的东西,拿进去吧!

 

小神婆冲进院里没看见郭得友,大喊了声,郭哥你在哪呢!我回来了!

我在这儿呢!遥远的声音应了声。

小神婆竖着耳朵,这儿是哪啊?

傻不傻啊你!二楼!郭得友又说。

你才傻呢!你怎么还不起床啊!

我起不了啊!

 

小神婆上了二楼看见郭得友正坐在床上——擦靴子。

没错,丁卯的靴子。

嚯!这丁卯太~~~有手段了!小神婆感叹。

说什么风凉话呢!我这被他鞭挞呢!擦不完靴子没有饭吃!郭得友扔下靴子,你也走了太久了吧!我还以为人贩子把你卖了呢!

小神婆坐在郭得友身边,想我了吧?

我跟你说这有钱人心眼儿多着呢,你可别傻了吧唧的,肖兰兰把你卖了你还给她数钱!

嗯嗯嗯。小神婆点着头应承,二哥我给你带的好吃的,你等一下我拿给你。然后跑出去喊了声,兰兰,兰兰,我给二哥带的点心呢!

 

郭得友和小神婆面对面啃鸡腿,丁会长和肖小姐靠着桌子看着他俩吃。

小神婆兴奋地说,二哥我听说你替我做了件法事!哈哈哈哈哈!

你给我闭嘴!郭得友拿着鸡爪子指着小神婆,要不是他——他指了指丁卯,丁卯瞪了瞪眼,郭得友接着说,我能现这么大眼吗!小神婆把鸡爪子抢了过来。

我这屋漏偏逢连夜雨,脚还伤了,这会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只能被这个丁大会长欺压!

小神婆呸呸呸地吐了一嘴的骨头,可是……二哥,这活要是交给别人,那肥水不就流给别人了?你想让谁跳啊?

我——郭得友想了想,说到底还不是你,你没事瞎跑什么!

小神婆晃着脑袋嘻嘻嘻地笑,二哥,我跟你说,本来我还想到别处玩,可是肖家打电话说他们家大管家被一个卖大力丸的给拐跑了!我们才回来的。

这年月连卖大力丸的都这么有本事了,你说说你怎么还这么不长进,整天跟我抢吃的!郭得友恨其不争地摇了摇头。

丁卯看了眼窗外,出太阳了,出去晒晒太阳吧,伤口长得快!

不!我下不去!累死了!我不晒!

嗯!没事!小神婆噙着骨头起身撸了撸袖子,我抱你下去!

不行!顾影!你住手!你把我放下!啊!!

 

郭得友最终还是坐在院里晒太阳了,只不过戴着一个大头娃娃的面具。

丁卯差点笑背过气去,师哥,没事的,这脸嘛,丢着丢着就习惯了!

 


评论(5)

热度(72)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