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爬墙中】
冷邪推广大使。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3

费米太太说,又到了新的一月啦让我是不是试一下更新?

那我就试一下~

可不知道试得怎么样?还可否?(*^__^*)  @whatdidfermiparadoxsay 



我知道你的好。


33.

 

两个小祖宗回来的时候已经宵禁,荣石却是一副餍足的样子,懒洋洋地靠着沙发看报纸等着两个人进门。荣意和荣树以为又是一顿好训,谁知道荣石只是抬头看着他们半晌,说了句,“出门不会看天?知道下雨还去骑马?”

荣意眼睛转了转,眨着眼正在疑惑,荣树干脆就喊了出来,“哎哟,大哥!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

“以为什么?”荣石笑了下,“是不是皮痒了?还是——”

“没有!”荣树连忙岔开话题,“有吃的吗?我饿了!晚饭都没吃呢!”

荣意也跟着说,“我也饿了,留我们饭了吗?”

荣石收起报纸起身,“一起吧,都没吃呢!”

荣意抱着荣石的胳膊笑着说,“哥也没吃啊?”

“你俩不回来我吃得下吗?”荣石看着荣意,“指不定又给我惹什么祸呢!”

“惹祸得是荣树,我可没有!”荣意说。

“荣意!”

 

晚饭就三个人,荣石问说,“索杰没回来?”

“他就说了句您让我们赶快回去,就没跟着我们了!”荣树嚼着说。

荣意喊了声,“嘴里有东西不许说话!”

荣树伸了伸舌头,荣意跺了下脚气愤地哼了声,荣树笑着说,“有本事你打我啊!”

荣石笑着说,“荣意,踢他!”

“荣树!”荣意倒是没真踢过去,就是尖声喊了句。

荣石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眼卧室的方向,转而吩咐了声,“连婶,留份晚饭热着。”

“嗯?还有谁没回来啊?”荣树问了句。

“许一霖还没吃。”荣石说。

“哥,小许哥不是前天就回家了吗,我怎么一直没见着他啊?”荣意皱着眉头。

“发烧了。”荣石清了清嗓子。

“那他人呢!”

“在我房里。”

“在你房里干什么?”

“我照顾他啊!”荣石挑了挑眉毛,“怎么底?”

荣意猛然感觉背后一冷,聪明地说了句,“没事!荣树,你别抢我的!”

 

荣石端着晚饭,进门看见许一霖披着衣服坐在床上,便说了句,“醒了?”

“嗯。”许一霖穿上了睡衣,“他们回来了?”

荣石走了过来,“被荣意喊醒的吧?”

“没有。”许一霖笑了下,看见荣石举着端盘,想要起身去接,刚动了动就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瞪着荣石。

荣石已经到了床边放下端盘,看他一直瞪着自己,奇怪地问,“怎么了?”

“我好像作茧自缚,把自己套进去了,”许一霖紧了紧衣襟,“之前实在是不应该……”

荣石睁大眼睛,紧盯着许一霖,“不应该什么?”

许一霖低了低头,荣石一把攥紧了许一霖的手腕,拉着他抬头看着自己,“你是不是——”

许一霖本是一惊,可看着荣石的眼里也是一阵惊慌,他略微一想知道自己有些语焉不详,急忙摇了摇头,“我是说昨天不该由着你,我这两天连门都没出……”

“哦……”荣石显然松了口气,笑了出来。

“你想什么呢。”许一霖意有所指,目光里还有嗔怪。

“没有就好。”荣石垂眼笑了下,手上松了力道,指尖慢慢摩挲着许一霖的手腕,“挺好……”

“好什么?”许一霖轻声问。

荣石弯着嘴角,笑着看过来,“好什么你不知道?”

许一霖知道荣石又在逗他,咬了咬唇,侧脸斜瞥着他,“我是怕你不知。”

 

许一霖的颧骨上向外透着绯红,眼里雾蒙蒙地一片水气,荣石咽了咽嗓子,手里握紧了许一霖的手,却是脸色变了变,伸手抚上许一霖的额头,皱了皱眉。

许一霖看着荣石脸色不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是烧起来了。

“先吃饭,我去拿药。”荣石指了指饭,起身要走。

许一霖连忙抓着荣石的手,“那个……”荣石回头看着许一霖等着他说完,许一霖思忖着该如何开口,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说法,只能挑拣着说,“我本来身子就弱,烧起来就容易反复,不关你的事……”

荣石看着许一霖歪了歪头,“你是说让你光着睡在地上跟我没关系,还是说刚才开着窗把你扒光了跟我没关系?”

许一霖紧皱着眉头瞪着荣石,气得张了张嘴,喊了声,“我再顾念你我就——”

荣石笑了出来,“你就怎么着?”许一霖抿着唇不再言语,荣石依旧笑得合不拢嘴,“怎么着啊许少爷?”

许一霖翻了眼荣石,“我能怎么着,你还指望我说话算话啊!”

荣石低声笑着,伸手刮了下许一霖的鼻尖,扭头走了。

 

一夜过去。

早晨荣石醒来时,许一霖早已起床了,他倒是知道许一霖多数是起得早的,只是不知身体如何了。裹上睡衣拉开门,却听到客厅里有斟茶倒水的声音,这一段时日荣石都在枪林弹雨的反扫荡前沿,已经许久没听过这样安逸舒缓的声音,就像那些硝烟火焰都只是黄粱一梦。

荣石听到许一霖轻声说,“您尝尝吧,这是你们过苏州时带的碧螺春。”

荣石微笑了下,从苏州带回的,又何止是古玩刺绣,清茶春风?

他刚要走出,便听见杯子放下,索杰的声音响起,“这其中之道,果然是要你指点后才能明了。”

荣石撇了撇嘴,原来是在跟索杰对饮。

“不敢当,索爷过奖了。”许一霖微笑着说,“是您护着我,要不我怎么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站稳脚跟,还要多谢索爷!”

荣石听着就不高兴了,心里暗道,“护着你的是我,索杰算是哪头蒜!”想着身子却往后退了退。

好在索杰急忙摆了摆手笑着说,“这你可就真是恭维了,护着你的不是那谁吗!我不过是看东家脸色啊!”

许一霖尴尬地低了低头,勾着紫砂壶为索杰又续了杯,勉强说,“不管怎么说,多谢索爷。”

索杰笑了声,“病好了吗?”

“嗯。”

索杰叹了口气,“这个……小许,你性儿好,别什么事都依着他,由着他欺负你……”

“什么?”许一霖一开始没听懂,而后就恍然大悟,却面露难色,“我……嗯……”

“你在这一没个亲戚二没个朋友,就这么一个活土匪,生吞活吃了你,你都不会反抗一下。”

“没有那么严重,”许一霖笑了下,“我也不是什么肉票,他也没欺负我。”

“没欺负你怎么生病的!”

“索爷……”许一霖刚叫了声,就听到后面走廊传出一声,“怎么生病你管得着吗!”

荣石说着就走了出来,指着索杰,“大早起挑拨我们,你很闲是不是!”

 

许一霖和索杰惊诧地看着荣石从里走出来,索杰对许一霖示意了一下,像是说,“瞧我说的对不对,是不是活土匪?”

许一霖起身说了句,“醒了就这么大火气?”端了杯茶水递过去。

荣石看向许一霖,气就舒了一半,接过了杯子闻了闻,略略抿了口。“口颊生香,果然好茶。”荣石说。

许一霖微笑着说,“你带回来的,你没尝过?”

“尝过。”荣石点了下头,“所以我才知道好在哪。”说着挑了挑眉毛。

许一霖眨了下眼睛,正巧小碳炉上的水开了,他只能低头去拿垫布,轻声说,“水正好,你喜欢就再饮些。”

荣石坐下,看着许一霖翻起的袖口处白生生的手腕,骨骼分明手指修长,沉腕慢点,他咽了咽嗓子,看着那手指推过了一杯茶来,然后说,“索爷一大早就等着你有事要说,你们商量,我去看早点。”

“我们说话不避你的。”荣石看着许一霖起身要走。

“我知道。”许一霖笑了下,“是我听不懂。”

 

索杰拿到的是皇协军中的眼线放下的情报,是告知他们要去扫荡的区域,却是没有办法知道更多山上的情报。荣石摇了摇头,“这不行,他们进山一躲起来,我们想找都找不到!”

“而且你在承德整出来这么大动静,砍了人家的少佐——”索杰刚说出来半句,荣石眼看着许一霖进了客厅,低声说,“别说了。”

索杰扭头看了眼,也低声说,“我是说你肯定被监视地死死的。”

荣石点了点头,“你说,咱们找吕良彪行不行?”

“你?”索杰一副不以为然的脸,“你们俩每次见面就狗咬狗——”

“你才是狗!”荣石瞪着眼喊了声,“我那是看不上他,他是什么人,土匪汉奸!配跟我坐一起说话吗!”

“那你是想让谁去问啊?我啊?”索杰想了想,“他看我就跟看你一样,压根不会待见我!”

“咱们家……谁是宝山村的?”荣石搓着手上的戒指。

“他老乡?”索杰笑了下,“大少爷果然是大少爷!”

 

三个人用过早饭,许一霖几天没去店里着急地要去看生意,自己坐黄包车先走了。荣石和索杰到了咖啡馆,吩咐了耿宇打听一下家里有谁是宝山村的。

耿宇打听了一圈才隐约听说,镖局里的长青是宝山村的,可现在正在包头回不来。兵工厂也有一个,只是上个月出了事故,被炸断一只手,还在医院里。

耿宇回报的时候,荣石听得揉着额头,“那村子离着承德太远,还真是难找。”

耿宇说,“大少爷,其实还有一个人,只是……是个孩子。”

荣石抬头看着耿宇,示意他接着说,耿宇说,“就是立冬。”

荣石眨了下眼,确认了下,“茶社那个?”

“对,许掌柜那边的。”

 

用过了午饭,阳光正是和煦,不冷不热,荣石独自一个就走去了艳荣坊,绕到后门,看见被自己踹了一脚的门板已经被擦得光洁如初,朱色耀人,许一霖是个爱干净的人,断不会让大门上还留着脚印。

门没上闩,一推便开了。坊内扑鼻的馨香,让荣石皱了皱眉,这样的香气对他来说还是太浓烈了。庭院里是原本搭好的紫藤架子,紫藤花已经结出了花骨朵,一穗穗的垂着,紫盈盈的透着可爱。

走了两步,就看见许一霖正坐在花架底下算账,袖口都翻着,露着白皙削瘦的小臂,长衫下襟却掖在腰里,荣石笑了下,走近站在许一霖身边。

许一霖一手拨着算盘,一手拿着钢笔正在算账,却发现账簿上一片阴影,抬头看见荣石,惊喜过望,连忙起身,“你怎么来了?”

荣石挑了挑眉,“看看我们家的新生意和新掌柜。”他指了指许一霖的长衫,“这是怎么了?你一个掌柜的还得干活,伙计都是干什么吃的?”

许一霖低头一看,连忙把下襟解了下来,又翻下袖子,“掌柜的不干活,等着喝西北风啊!”

许一霖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在紫藤还没繁盛的叶子下,露着点点阳光。

荣石说,“这院里收拾的真不错。”

“你第一次进来吗?”许一霖歪了歪头,“你上次来没看见啊?”

“我上次来黑灯瞎火的能看见什么啊?”荣石四周看了眼,又看向许一霖,“而且我上次来又不是看生意来的。”

许一霖低头笑了下,“那要我带着东家四处看看?”

“嗯。”荣石舔了舔嘴唇,“先去库房看看。”

 



评论(57)

热度(370)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