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彩翼

冷邪推广大使。
【更新随缘,不用催更】
要记住,步子太大会扯着蛋。
在路上,风景烂得让人想骂娘时,我们总要互相鼓励。
站稳了,别晃。

你知道,西天用脚走,也是能到的。

【荣霖】艳荣。35。


35.

 

“一霖,我送你回家吧……”

 

许一霖向后退了退,难以置信地看着荣石,指尖都在微微打颤,他的嗓子干涩地发不出声音来,胸中被一口气憋闷地隐隐作痛,他咽了咽嗓子勉强说了句,“……你说什么?”

许一霖的眼神扎到了荣石的心里,他摇了摇头伸手去抓许一霖的胳膊,却被许一霖抬手挡开,许一霖看着他,用他从未见过的被背叛、被伤害的眼神,愤怒而失望。

“一霖!”荣石又向前一步,许一霖接着向后退,荣石眼看着身后就是池塘,他连忙摆了摆手,“你听我说!你……你,你先别动,你能听我说完吗?”

许一霖就站在池塘边看着他,不动也不说话。春雨濛濛,沾在他的头发上。又像是流进了眼里。

荣石深吸了口气,“你,你能看出来我,我跟索杰,还有山上的那群人在做什么。你也看到田斗和同盟军的那个战士,都死在你面前,”荣石叹了口气,“我带你出来的时候确实就是头脑一热,我不想看见你再在我眼前出事了,可是……可是我恰恰没有考虑到,我把你带进了一个更危险的境地里。”

许一霖垂眼微蹙着眉,荣石看着他向前挪了挪,“当初入伙的时候我就跟家里的兄弟都交代了,我是把全部的身家性命都赌上了,我可以不惜一切,财产、性命、我荣家所有的兄弟,所有的基业,只要能把日本人打出去,我都可以不要!甚至是……甚至我的荣意和荣树。”

许一霖惊诧地抬头看着荣石,荣石目光坚定,“这是我们家对承德的责任,拼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口气,也不会让小鬼子好过!”

“每一次出门我都不敢保证我真的能全身而退,我也不敢跟你夸下海口我真的能保护每一个人的安全,”荣石说着自己的无能为力,字字句句都像在自己的尊严上凌迟,“可现实就是这样,我……我在把我所有的兄弟往死路上送。”

“荣石……”许一霖抬手扶着荣石,荣石一把抓住了许一霖的手将他拉进怀里,抱着将两人转换了位置,许一霖挣了挣,“荣石?”

“我能舍下所有,我能放弃所有,可是这唯独不能牵扯你!”荣石咬着牙说。“我,我必须把你送走!”

“荣石!”许一霖喊了声,挣开了荣石的手臂。

荣石的睫毛都被雨打湿了,他咽了咽嗓子,轻声说,“如果日本人被打跑了我还活着。我会——”

“你闭嘴!”许一霖又喊了声。许一霖的天阉声音天生就高,平常只能轻声说话掩饰,此时大喊出来又尖又脆,震得荣石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许一霖紧攥着长衫的衣襟,“立冬一个孩子也知道保家卫国,荣意一个大家闺秀也会为了掩护战士铤而走险,他们都能做得,难道我就做不了吗?还是说,在你荣石的眼里,我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只能被远远地送走,连女人和孩子都不如了?”

“我,我,不不是……一霖,你……”荣石越着急越说不出话来。

“还是说,”许一霖垂下眼,淡淡笑了,“你觉得我回家会活得更好?”

荣石哑口无言,许一霖抬眼看着他,眼内如深潭,冰冷绝望。荣石懊悔地想扇自己几个耳光,是他亲手把许一霖带出的火坑,难道现在要把他推回去?

“荣大少爷,说来说去,您究竟也没有把我当做一家人……”许一霖转过身。

“我不是,你听我说!”荣石打断了许一霖的话,“我明白了,我不——”

 

“小许?许一霖!”远处有人喊。

许一霖循声望了过去,是索杰,他连忙应了声,“哎。”

“有事!”索杰看见荣石也在,就没再往前走。

“来了!”许一霖抬脚就跟着索杰去了。

“一霖!”荣石喊了声。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转身看着荣石,“荣石,如果说这些日子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我看清楚了我自己,我不是许家的什么少爷,我就只是我自己,不依靠家里,我也有自己能做的事,不依靠你荣家,我想我也不至于饿死!”说完便离开了。

留下荣石在蒙蒙细雨里,悔不该说那貌似冠冕堂皇的混账话。

 

许一霖回到客厅,看见索杰正坐着等他,见了他淋得一身连忙起来说,“怎么这么好兴致还出去淋雨,荣石让你陪他啊?”

许一霖摇了摇头,“索爷有事啊?”

“有点事。”索杰拍了拍面前的账本。

许一霖指了指自己的房间,“进屋讲吧。”

 

索杰大致说完了事情,许一霖瞪大眼睛眨了眨,“我去?他能听我的?”

“就是让你去查查,没让你干什么,有问题告诉荣石,毕竟东家是他啊!要杀要剐得他说了算!”索杰微笑着,“不敢啊?”

许一霖低头皱了皱眉,刚被荣石气过,心里正憋屈着,脑袋一热就答应了,“那有什么不敢的,行,我去!”

“那好,我让耿宇跟你一起,毕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谈完了事,许一霖送索杰出门,正碰上孤魂野鬼一样晃荡进门的荣石,二人四目相交,许一霖垂眼关上了门。

荣石叹了口气,索杰前后看了眼,走到荣石身边低声说,“闹别扭了?”

荣石瞪着索杰,索杰皱了皱眉,“你俩才好了几天啊?这热乎劲还没下去呢就能闹别扭?”

“你哪那么多话啊!”

索杰抬了抬眉毛,“我多愿意管你似的,要不是看你对着他结结巴巴说不成——”

“嘶!索杰!”荣石瞪着索杰。

索杰挥了挥手,“得得,我走了!”

“你等会!”荣石抓着他,低声说,“我……好像是,说错话了。”索杰看着荣石点了下头,荣石接着说,“我说,想把他送回家。”索杰皱着眉瞪着荣石,荣石急忙说,“我是怕咱们这三天两头枪林弹雨的——”

索杰摆了摆手,“你是把人家当你的一块手绢,还是一顶帽子啊?想抢过来就抢过来,想送回去就送回去?始乱终弃啊?你要不要脸啊?”

“你会不会说点好听的!”荣石咬着牙瞪着索杰。

索杰叹了口气,“我原来看你跟徐一航,觉得你这辈子都找不着媳妇了,然后,”索杰顿了顿,“跟许一霖,我以为是你突然开窍了。现在看来,你还是你,许一霖跟你,纯粹是他瞎。”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抽你!”

索杰拍了拍荣石,笑了下,“放心吧,你们俩这是天造地设,多般配啊,我保证没事。”说完就离开了。

荣石深吸了口气,咂摸着索杰的话,这话是好话,怎么听起来不太对味呢?

 

许一霖躺到半夜还是睡不着,披衣起身想去找酒,又想起荣石的酒柜在二楼书房,此时上楼拿酒要是被人看见又解释不清,还是作罢。靠在床架上听着窗外水滴滴在叶片的声音,雨已经停了。

许一霖打开了窗户,潮湿的空气一下涌了进来,带着青草和海棠的香气,后院里的海棠下了这么许多雨,也不知道被打落了多少。

许一霖深吸了口气,却是吸进了一大口烟气,呛得他顿时咳了起来,他连忙伸头出去看外面谁在抽烟。窗外却是没有人的,可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许一霖?”

许一霖向着声音一看,旁边的屋子也是开着窗的,而旁边住的,正是荣石。

许一霖咳嗽了两声,想把窗子重新关上,却听到外面“扑通”一声,他连忙去看,荣石已经从他的窗户跳了出来。他们虽是一楼,可离着地面还是很高,荣石跳出了窗户转身就向着他的窗口来了,许一霖向下看着他,“你——”

刚说了一声,荣石踩着突出的石棱站在了窗口前,按住了玻璃,冲着许一霖笑了出来。

许一霖看着荣石,“你,你……”

“你也睡不着?”荣石轻声说。

许一霖咽了咽嗓子,没回话。

“我也睡不着,好像忘了你没在旁边的时候,我到底是怎么睡得了。”

许一霖张嘴想反驳,可却实在说不出,只能不搭荣石的话,转而去说,“你这……你有话说不会从门走吗?跳什么窗户!”

荣石看着他,“那你给我开门吗?”

“我——”许一霖看了看他,“不开!”

荣石抬了抬眉毛,“那我就只能走窗户了,这个叫……楼台会?”

许一霖笑了出来抬眼看着荣石,荣石微笑着正看着他,许一霖没再避开他的目光,“你这哪是楼台?楼台会又不是什么好兆头,你是还想让我走是吗?”

荣石摇了摇头,“什么时候学得越来越刁?”

“什——”许一霖瞪着眼,“你自己说得混账话——”

“我说错了,”荣石伸出手,“以后不说了。”许一霖看着荣石也不伸手,荣石接着说,“以后你生是我荣家的人,死是我荣家的鬼。”

“谁是你荣家的人!”许一霖回了一句。荣石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许一霖再也没有挡开。荣石看着他,“许少爷答应过,不会生我的气?”

“要是你再说让我走,搬出玉皇大帝也没用。”许一霖低着头。

“玉皇大帝,哪有许少爷一言九鼎,人贵言重啊!”

“呸,戆胚。”许一霖轻声骂了句。

“什么?”荣石拉近了许一霖。

许一霖笑了下,“下次没这么便宜。”

荣石低头摩挲着手里许一霖的手背,“我,不想让你再看见……那些……”

“我什么也没看见,”许一霖轻声说着握着荣石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你挡在我前面呢。”

荣石抬手抚着许一霖的脸颊,轻点了下头,“那就好。”微笑着亲吻上许一霖的嘴唇。

 

亲了一下,许一霖看着窗台,“你要进来吗?”

荣石笑了下,“好。”双臂撑着窗台正要使力,脚上踩着的石棱因为下雨被淋湿打了滑,荣石一下掉了下去。

“荣——”许一霖连忙去看。好在楼层不高,荣石虽然掉了下去,却没有摔着,只能抬头看着他笑。

许一霖说,“还笑!快从大门进来吧!别再跳窗户了!”

 

许一霖看着荣石向着门口走,转身出了房门去客厅开大门等着他,等了会却不见人来,又走了出去想去迎他。

外面漆黑一边,许一霖向着荣石来的方向走着,却突然被拉到了旁边的树丛里。

许一霖被按在树上接着亲吻便落了下来,荣石的气息里带着潮湿的皮革和烟草气,深深地吮着他的唇瓣,紧扣着他的腰,硬生生地钳进自己的怀里。许一霖紧攥着他的肩膀,翻搅着舌尖共舞。

 

山盟海誓岂能违,我生死都随梁山伯……




评论(57)

热度(356)

©双飞彩翼 | Powered by LOFTER